新浪军事

德国不愿做核炮灰 美欧对美在欧核武器部署分歧升级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热点新闻:

近期,美国与欧洲关于核武器问题争吵不断升级。自德国社民党领袖罗尔夫•穆策尼希在议会要求美军从德国领土撤走其核武器后,美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回应公开指责德国政府正在破坏北约的核威慑政策,要求其更好地履行在北约防务体系下对盟友承担的责任,而美国驻波兰大使莫斯比赫则提议,如果德国执意要求撤出核武器,可以考虑部署在波兰。对此,俄罗斯直截了当回应指出,若北约在波兰部署核武器,将会使欧洲地区上演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

点评:

北约核框架是其防务战略的重点所在,同时也是美国全球核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美国维持全球霸权的主要工具之一。美国在欧洲部署核武器,可以为后者提供一定程度的核威慑力,但同样也将其置于危险之中,如果一旦美俄发生大规模战争,欧洲必然面临毁灭性危机,因此欧洲各国对于美国在欧洲部署核武器问题争议很大。而且,随着近些年欧洲内部不安定因素的增加以及国际恐怖主义的扩大,美国部署在欧洲的核武器也成为了一个可能会面临扩散的潜在不稳定因素,一旦发生任何差池,所造成的后果将难以想象,这些都成为美欧争议的内容,同时也需要双方共同努力去面对和解决。

核武器是北约安全战略的核心

回溯北约的发展过程,核防务框架始终是其战略依赖的重心,也是维护北约盟国安全的最高保证。从北约发布的各种安全防卫文件可以看出,北约始终把核武器的威慑力作为其安全战略的核心部分,重点强调应对任何可能会对北约产生的核安全威胁。但是,由于受到《核不扩散条约》等诸多国际协议的限制,目前北约只有美英法等少数国家能拥有核武器。为此,对于其他非核国家,北约采取了一种“核共享”的防务政策,即由拥核国家在若干其他国家境内存放部署一些核武器,并在适当的条件下允许其使用,从而使得这些非核国家也具备执行核作战的能力,以体现北约一体化的集体防御概念。

目前,在欧洲的核力量结构中,美国的核武器毫无疑问是主体。冷战时期,在当时北约坦克数量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美国在多个欧洲盟国部署了大量战术核武器,以对付苏联的常规武装力量优势,这些战术核武器均由所在国美军负责看守和维护,成为北约抵抗华约进攻的主要手段。冷战结束后,随着欧洲安全局势的缓解,再加上欧洲国家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多,美国撤出了部署在欧洲的大部分核武器,但仍然保持着一定的数量规模。据相关数据统计,目前美国在欧洲5个战略地理位置关键的国家保留有大约180枚B-61战术核武器,而被部署核武器的相关国家可以参与相关的作战情报、指挥、侦查等行为,通过这种所谓的“核共享”机制,获得了部分的核打击能力,

此外,英国和法国是世界上继美国和苏联之后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其核武器在北约核武库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但是,相对于美国的“三位一体”核力量体系,两国的核武器并不是非常完整。例如,目前英国仅拥有单一的海基核力量,而且战略核潜艇上搭载的“三叉戟”D-5型核导弹也是从美国买来的,没有美国政府同意,英国不得擅自使用核导弹,而且核导弹的发射也需要美国卫星导航系统和情报的支持,因此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很高。

法国虽然拥有独立的核力量,但更多的是将核力量视为大国地位的一种体现,强调的是后发制人,主要目标是以此来增强其外交政策的独立自主,摆脱美国的操纵,因此仅发展有限的核反击能力。目前,法国已经销毁所有陆基核武器发射系统,只保留战斗机和潜艇两种投掷力量,其中空基力量所搭载的核弹主要面向俄罗斯,而潜射远程导弹则负责全球威慑。总体来说,整个北约核框架的主体还是以美国的核武器力量为主,美国的延伸核威慑是北约最大的核保护伞,而英国和法国的核力量作为北约核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配合美国和保护欧洲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共同构成了北约维护欧洲安全与稳定的重要支柱。

美不会轻易从欧洲撤出核武器

战时,部署核武器的地区虽然具备强力的核打击能力,但同时它也是被首先攻击的目标,因此,欧洲许多国家对美国在欧洲部署核武器持反对态度,纷纷表示希望美国撤走核武部署。特别是被誉为“欧洲领头羊”的德国,甚至将美国驻军和部署核武器,与美国对德国的军事占领等同起来,认为部署在德国的美国核武器是冷战时期的产物,已经不合时宜,表现出很强的排斥态度。

实际上,早在1998年,当时德国的外交部长菲舍尔就提出北约应该放弃核武器,结果遭遇了“既得利益集团”(美英法)的一致反对。后来随着核裁军规模的扩大,在德国的强烈要求下,美国于2004年从德国撤出了130余枚B-61核炸弹,但仍在比谢尔空军基地部署有约20枚。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特别是《中导条约》失效后,美国和俄罗斯的中导对抗再次回到欧洲,德国乃至整个欧洲都成了美俄战略对抗的“前线”,为此,德国政府内部出现大范围的质疑声,越来越多的议员、党派与官员公开要求美国撤出所有在德部署的核弹头。根据近期英国民意调查机构“舆观调查网”进行的一次民调显示,22%的德国人预计最近10年内将会发生核战争,59%的德国人支持将所有美国核弹运出德国。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公开表示支持德国撤出美军核武器,表示愿意将欧盟国家的国土安全作为法国核战略保护范围。

对于美国来说,北约的核政策与美国的全球霸权战略构想有着密切的联系。从战略对抗考虑,美国在欧洲部署核武器,一方面可强化美国领导下的北约在欧洲防务中的核心作用,进而保持美国在欧洲防务政策上的发言权和影响力,另一方面也可保持对俄罗斯的核威慑,为与其进行的核裁军谈判增加筹码。如果北约这个集体安全组织没有核武器作后盾,那么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发号施令的威力将会大打折扣,这不仅会影响美国在北约内的主导地位,而且还会损害美国的全球利益。为此,美国的一些政要和议员反复强调,北约的核战略必须要考虑对付来自防区之外的威胁,要把北约军事打击的范围扩大到北约疆界之外,从而将其变成能够在世界范围内保护美国利益的军事工具。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只要北约的集体军事安全职能还存在,美国将会尽力保持在北约非核武成员国内部储存和部署核武器,即便是面临更多的反对声音,也绝对不会轻易从欧洲全部撤出核武器。

美俄对抗使欧洲成为“新冷战”主阵地

对于美国将核武器部署在欧洲的非核北约成员国,从某种意义上给欧洲国家产生了很大的困扰和矛盾。一方面,欧洲国家一直希望构建一个安全稳定的外部环境、减少外部对抗,不愿被捆绑在美国谋求全球霸权战略的“战车”之上,但随着美国与俄罗斯对抗的加剧,面对近在咫尺的军事压力,欧洲国家不得不依靠美国寻求安全,希望能够形成以美国为核心的“核共享”行为体,以获得应对外部安全威胁的绝对优势。

对于北约来说,目前所面对的最大的外部安全威胁被认为是俄罗斯。特别是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更使得欧洲安全局势不断恶化。例如,北约认为俄罗斯部署在加里宁格勒的“伊斯坎德尔”系列导弹,因为具备携带战术核弹头的能力,将会对北约腹地造成严重威胁。为此,2020年5月10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德国《法兰克福报》发文表示,面对俄罗斯越来越先进的核武器,北约必须要保留相应的核武库,以遏制可能出现的俄罗斯侵略。

此次美国驻波兰大使莫斯比赫则提议将核武器部署在波兰,实际上也是蓄谋已久。波兰是东欧距离俄罗斯最近的国家之一,为了增强自己的安全感,近年来波兰不断增强自己在北约中的地位,除了积极参与北约联合军演外,还耗费巨资兴建大型军事基地,并邀请美国驻军来协助保护波兰的国防安全。此次波兰抓住美德关于撤出核武器争议的机会,更是明确表示希望美国将部署在德国的战术核武器转移到波兰境地,愿意承担起在北约框架内的核义务,这将使俄欧关系更加紧张。

波兰与德国不同,毕竟部署在德国境内的战术核武器,如果真要使用的话,顶多也就是威胁到加里宁格勒,很难打击到俄罗斯本土,但如果这些战术核武器部署到波兰就不同了,由于波兰距离俄罗斯只有一线之隔,这些核武器将会构成对俄罗斯的直接挑衅,势必会引起俄罗斯的反击。俄罗斯已经表示,只要波兰境内一旦部署核武器,俄罗斯将毫不犹豫地进行核打击,那样北约边界的国家将会彻底成为大国对抗的 “炮灰”,整个欧洲也将再次沦为美俄对抗的“人质”,并在步步紧逼中成为“新冷战”的主阵地,从而对整个世界安全局势产生重大影响。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