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中美俄战略轰炸机竞赛:轰20研发进度远不及美俄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俄罗斯官方媒体报道了俄罗斯开始生产下一代远程战略轰炸机PAK DA首架原型机的相关报道,标志着俄罗斯在下一代战略轰炸机的研制上暂时领先了其“老对手”美国空军;而美国空军在最近连续多次使用B-1B战略轰炸机在全球进行的行动,也表明战略轰炸机这一装备在当下时代里依然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新一代俄罗斯战略轰炸机

5月26日,俄罗斯塔斯社援引消息人士提供的内容报道称,俄罗斯已经开始制造其下一代远程轰炸机项目(PAK DA)的第一架原型机,这一代号为“产品80”的项目已经完成了设计工作,与制造相关的材料转运工作已经开始。另有消息声称,PAK DA首架原型机的座舱制造工作已经在进行之中,整机的总装按照计划将在2021年进行。

尽管该机的设计部门——图波列夫设计局的媒体服务部门拒绝对这些消息进行评论,但2019年12月,负责国防事务的副总理阿列克谢·克里沃卢奇科曾对媒体透露,该机已经获得俄罗斯联邦政府的批准,图波列夫设计局也已经在着手进行具体的设计工作,并且进行飞机各系统的研制和测试。今年2月,克里沃卢奇科还表示为该机配备的发动机将在今年内开始测试工作。

在有关PAK DA的新闻之后的第二天,5月27日,俄罗斯国防工业部门对外表示,第二架图-22M3M超音速轰炸机的原型机已经进行了超音速试飞工作,表明俄罗斯空军对于图-22M3系列轰炸机的升级和改进还将继续,考虑到俄罗斯此前已经开始着手的复产图-160M战略轰炸机的工作,俄军在战略轰炸机领域“巩固一代,量产一代,研制一代”的思路已经非常明显。

尽管俄罗斯是苏联战略空军力量最主要的继承者,但与美国空军的战略力量发展相比,俄罗斯战略轰炸机在冷战结束后的发展历程要坎坷艰巨的多。由于90年代全面崩溃的经济形势和四分五裂的工业体系,俄罗斯远程轰炸机航空兵在冷战后的前十几年,一切努力都只能用“收拾”来形容。俄罗斯通过债务谈判从乌克兰换回了8架图-160轰炸机,又通过将喀山飞机制造厂内苏联时期遗留的4架未完成的图-160进行续建,将其机队规模从解体初的6架增加到17架(2003年坠毁1架)。直到2014年,图-160机队才开始逐步接受包括航电系统等的升级。

从2015年开始,俄罗斯军方提出了重新复产图-160的计划,并计划在2021年完成第一架全新制造的图-160M2轰炸机,2023年开始以每年3架的速度进行量产。2018年,俄罗斯正式向喀山飞机制造厂下达了10架图-160M2的订单,目前生产工作正在按照计划进行之中。尽管生产的仍然是冷战时期设计的旧型号轰炸机,而且订单所消耗的经费无疑会影响到处于研制中的PAK DA,但这一批订单对于俄罗斯航空工业恢复战略轰炸机的生产能力和重新打通相关的产业链而言极为重要,对于PAK DA日后的量产也必不可少。

相比之下,PAK DA战略轰炸机作为俄罗斯在冷战后,上世纪90年代末期才开始启动的远轰炸机研制项目,在技术路线上与苏联末期作为图-160后继型号的预研项目的差异可谓巨大。苏联时期的图-160后继者原本计划是继续高空高速路线,最大飞行速度要求在3.5甚至4马赫级别的“钛合金怪物”,而如今的PAK DA战略轰炸机则变成了一款使用飞翼设计布局,飞行速度只有亚音速,强调隐身性能,具备12000公里的航程,最多可以携带30吨弹药,或者实现长达30小时留空能力的“俄版高级B-2”。当然作为一款战略轰炸机,虽然已经有了外形想象图,但更多的详细情况目前依然是高度保密的,该机具体的设计和配置,也要等到轰炸机原型机完成总装下线之后才能大白于天下。

从技术的角度看,亚音速隐身布局的战略轰炸机从难度上要远小于最大平飞速度接近4马赫,最大升限25000米的超音速战略轰炸机构型。特别是对于航空发动机的研制来说,目前构型的PAK DA只要一款推力足够、油耗较低的无后燃器涡扇发动机就能满足需求。俄罗斯航空工业既可以提供现成的型号,也可以在已有产品基础上发展新的改进产品。至于大型飞翼布局在飞控和机动性上的问题,在有大量类似布局的飞机开发经验俄罗斯航空工业眼里,应该不成问题。而机载武器方面,俄罗斯在近年来研制和装备一系列新一代机载打击武器都将应用于PAK DA上,从相对传统的隐身空射巡航导弹到空射高超声速导弹,俄军在现役图-95MS、图-22M3和图-160系列上进行的各种新武器试验,最后也都会反映到PAK DA的弹舱里面。

尽管战略轰炸机的首要职责毫无疑问是担负一个国家空基战略核威慑的运作平台,但在当代,战略轰炸机搭载各种常规武器进行远距离大量弹药的投送与精确打击,也已经成为了超级大国对战略轰炸机使用的标准方式。就在本周的5月26日,两架从美国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出发的B-1B战略轰炸机在一架KC-135R型空中加油机的支援下,飞临巴士海峡附近的南中国海军上空进行巡航飞行,5月27日,又有两架B-1B战略轰炸机在两架KC-135R空中加油机的支援下从关岛出发,穿越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和对马海峡,再经轻津海峡海上空绕行返回。

两次巡航任务中,B-1B都抵达了可以对南海和东亚大陆进行防区外打击的发射阵位,尽管B-1B目前已经被取消了安装核武器的能力,成为一种纯粹的常规打击的轰炸机,但该机凭借强大的载弹量和各类先进精确弹药的使用能力,依然会成为东亚地区不可小觑的作战力量。在此之前的实战中,美国空军和俄罗斯远程航空兵更是不止一次出动战略轰炸机,对远离本土的敌方目标发射巡航导弹或者投掷精确制导炸弹。特别是在俄罗斯在叙利亚境内的作战中多次使用战略轰炸机,无疑也让俄军对于战略轰炸机在常规战争的价值有了更加切身的认识。

相对于美俄这两个有着丰富战略轰炸机研制和使用经验的国家,中国虽然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从苏联获得了一批图-4重型轰炸机,但由于综合国力以及国家战略的限制,解放军对于战略轰炸机的认识和使用长期缺乏完整的概念,直到本世纪解放军装备和使用轰-6K等一系列国产远程轰炸机之后,解放军对于战略轰炸机的价值和需求才有进一步加深。从这个角度来说,尽管中国的轰-20战略轰炸机的研制工作已经正式开展,但无论是其研制进度还是未来原型机出现后试飞的进度上,相比已经轻车熟路的美俄,中国航空工业作为这个领域的“新玩家”无疑需要经历更多的考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