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校场】独家解析伊朗版“捕食者”无人机的里里外外

新浪军事

关注

今年一月的苏莱曼尼遇袭一周年之际,伊朗官方公布了一段高层视察新型无人机的画面,其中一款名为“卡曼(kaman-22”的无人机,因外形酷似美国“捕食者”无人机而引起大家关注。同时,也门的胡塞武装又在37日的夜晚对沙特发起了一次弹道导弹和无人机突袭,据沙特称,此次袭击中的无人机也正是伊朗制造。

毫无疑问,伊朗已经成为了中东地区性的无人机大国。据伊朗半官方的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称,上月公布的“卡曼(kaman-22”正处于批量生产前的准备阶段。此外该机可连续飞行24个小时,最大航程1860英里(约2993公里),最大载弹约300千克。伊朗空军司令阿齐兹·纳西扎德在发布会现场所称,该机也是“伊朗第一架宽体无人机”

在抛开这些噱头一样的“第一次”,我们不妨试着根据现场照片和伊朗其他无人机的性能与配套设备来大致猜测这架无人机的性能。伊朗此前俘获的多架美国无人机为伊朗提供了充足的气动与布局借鉴对象,这可以解释为何伊朗的这架无人机与美军的MQ-1外形高度接近,毕竟模仿能节约成本,还能避免犯错,考虑到现在的美伊关系,也不用担心美国上门收版权费。再加上电子元器件和相关民用开源飞控的爆发式增长,攒出一架无人机对伊朗来说也并非难事。

根据其名称的前缀卡曼,可以判定其与之前的“卡曼-12”是相同的公司开发的,两者有一定的血缘关系,虽然二者外形截然不同,但考虑到短时期内伊朗并没有足够的科研实力进行我们在类似歼10等项目的全国科研大攻关,因此“卡曼-22”与“卡曼-12”可能在子系统与生产工艺上较为类似,甚至可以说其基础材料、发动机、电子设备的技术水平基本一致。同理,伊朗此前还有一款类似尺寸的无人机“Shahed-129”,尺寸相似说明动力需求也基本一致,因此伊朗的这款“卡曼-22”很有可能使用了相同型号的发动机。

从公布的信息上来看,“卡曼-22”,与其前辈“Shahed-129”相比起来,外形更有棱角,更接近MQ-1,而非“Shahed-129”一样的圆管造型,这可能反应了伊朗在无人机机体制造领域的新进步。该机展示时挂有一个吊舱,并且在一旁摆放了AN / ALQ-101AN / ALQ-119电子战吊舱(或者是其仿制品与模型)、激光制导炸弹(类似GBU-12D 230千克级别尺寸)和瞄准吊舱,显示出了该机的全能性。

但伊朗空军此次公布的无人机仍然有诸多疑点。首先,其主起落架是不可收放也不可抛弃的构型,而且也并未配备液压缓冲装置。不可收放意味着在飞行时会带来巨大的飞行阻力,严重影响航程与续航时间。此外,伊朗并非没有收放起落架技术,其山寨MQ-1的早期产品“Shahed-129”就配备了与MQ-1类似的可收放起落架。

其次,当我们放大伊朗公布的图片后,能发现更有意思的事情——该机的起落架似乎简陋的有些过分了。其前起落架带有锈迹,并且似乎同样没有考虑收放。主起落架上则缠绕有透明胶带(推测可能是用来固定连接轮胎上的电线)。同时,该机虽然有着无人机中较为少见的机身中部挂架,但从照片上看去,挂架处的板材似乎有些变形,露出了一道裂缝。总的来说,该机在设计上更像一台展示原理的验证机,而其机体状态又像是丢仓库很久的过期产品。我们可以据此有理由怀疑,该机可能仅仅具有地面滑行展示功能,至少目前展出的这架并不具备作战能力。

“卡曼-22”的挂载也非常值得怀疑。其展示中,在地面上摆放了一款类似“狙击手”吊舱的产品。一般来说,察打一体无人机很少会携带吊舱。因为飞机挂载吊舱,高情商的说法是“拓展了飞机功能”,而低情商则是“设计时没有内置功能或者内置功能不够用而被迫外挂设备”。察打一体无人机的先进性就体现在其机头下方的光电探测球,这个球也是无人机上价格最高的配件。地面操作人员通过这个球就能进行目标识别、跟踪和引导机载武器打击。在这一能力已经是察打一体无人机标配的前提下,为无人机配备一款专门给没有此类内置功能的战斗机设计的瞄准吊舱实在多此一举。

当然,考虑到无论是“卡曼-22”还是伊朗此前的无人机,其光电探头的尺寸都远远小于国际同行,因此也可以说该机挂载瞄准吊舱是用来引导其他飞机或者干脆是航空照相的。可这架飞机的载重只有300千克,要挂载伊朗版“狙击手”或伊朗版的AN / ALQ-101这些200多千克的大家伙都将剥夺该机执行远程打击任务的能力。中间的那款500磅级别的激光制导炸弹也是同理。因此,这三款挂载最大的可能是充当气氛组,展示“美国人能挂的我们也能挂,美国人不挂的我们也挂”;另一种可能是,伊朗人打算一机挂吊舱,另外一架只挂载一枚500磅制导炸弹打“组合拳”。

我们再来分析展示时其机上已有的挂载,其机身中间挂载有一个吊舱,机翼每侧各有三个挂点。通过外形比对,其2号挂载点很可能是伊朗的Balaban Hoopser滑翔制导炸弹。13挂载点有外媒认为是Sadid-345(一款基于陶式反坦克导弹研制的20千克不到的电视制导炸弹)。

但笔者认为Sadid-345的机翼前缘没有弧形,而照片里的炸弹前缘略有弧形,因此更可能是伊朗较新的QeamGhaem)家族中的6型。其具体参数未知,伊朗电视台只宣传其CEP50厘米。该弹的弹体前部印有TV字样,很有可能该弹仅仅为电视制导炸弹。其机身中部的神秘吊舱很可能是数据传输吊舱,用来弥补缺乏卫星通信带来的远程操作不便。 

总的来说,伊朗的“卡曼-22”的目前技术状态只是原型机,用来节日献礼,离实际使用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这也展示了伊朗的航空工业在复杂机体制造技术上有了一定进展,可以制造类似MQ-1那样带有棱角的机体。虽然该机成熟度还不如几年前的“Shahed-129”,但后者只有一千公里的作战半径,因此“卡曼-22”代表的是伊朗远程无人机技术的进步,技术先进性体现在其机身下方或者内置的数据传输系统。从另一种角度来说,这也很可能体现出了伊朗国内不同系统之间互相竞争的体现,正如图我国有翼龙也有彩虹一样,伊朗的“Shahed-129”与“卡曼-22”也是不同系统、不同厂家之间的不同作品,侧重于不同方向,也能解释为何伊朗无人机新型号频出,同时不同系列经常会有相似的产品而相同系列反而没有。 

对伊朗来说,这些企业互相竞争虽然有 “重复造轮子”的嫌疑,但也激发了伊朗科研的市场活力,有助于伊朗人在无人机上不断“小步快跑”式的迭代发展。此外,伊朗在无人机运动期间培养的大量无人机企业也有利于扩充产能,实现一种全新的消耗战模式。就在近几日,沙特不断宣布击落胡塞武装的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大多是伊朗产品,然而这些廉价的无人机每一个都消耗掉了沙特至少一枚昂贵的美制红外格斗弹。更遑论飞机本身高昂的使用成本(每小时数万美元),长此以往必然会对沙特产生巨大的空防压力。

伊朗频繁举行的大规模无人机演习似乎也是在验证新战术,当数百架无人机发起“超饱和进攻”,沙特那技术领先但数量不足的空防力量就会捉襟见肘。毫无疑问,除非沙特拥有了直接对伊朗无人机进行电子反制的手段,伊朗人就能利用无人机的特点,花小钱办大事,用数量和廉价来实现一种全新的空中压力,从而拓展其自身在中东地区影响力。但需要注意的是,根据法国人的说法,这类手段对中、俄这些拥有强大的压制数据链与卫星通信能力的国家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对有着强大电磁干扰能力的美国同样如此。因此伊朗的无人机海要想对美国舰队实现威胁,就必须要赶上人工智能的潮流,为无人机加装AI操控。至于号称“中东人工智能第一”的伊朗是否有能力编写如此复杂的AI算法,甚至能否买到用来编写AI算法的显卡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早在伊核协议之前,伊朗就被英某达禁运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