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乌东局势升级 能源、粮食问题下对俄新制裁浮现

澎湃新闻

关注

俄乌冲突正在新一轮僵持中持续加剧。在乌克兰战场上,俄军加大了对乌南部和东部的炮击,基本控制了北顿涅茨克,乌军则于20日开展了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对克里米亚能源设施的首次攻击,乌克兰再次呼吁西方国家提供更多军事支持。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0日,顿涅茨克地区,当地遇袭后,消防员进行灭火。人民视觉 图

随着俄气供应量的减少,德国、奥地利、荷兰等欧洲国家纷纷启用煤电以应付能源紧缺问题,但声称环保问题不会被搁置。有关乌克兰粮食遭封锁的谈判仍在进行,而目前并没看到显著进展。

就在欧盟酝酿新一轮对俄制裁之际,俄罗斯卢布的汇率已飙升至7年最高位,有外媒指出,这“代表俄罗斯经受住了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但同时俄方正因此面临出口竞争力的下降和财政预算的减少。目前,俄方仍缺乏可以影响卢布汇率的有效手段。

泽连斯基仍展现“对抗到底”态度

近日,俄罗斯军队继续打击乌克兰各地的军事基础设施,尤其加强了对哈尔科夫和顿涅茨克地区的炮击。

东部主要工业城市北顿涅茨克的战斗也在继续。乌克兰卢甘斯克州州长盖代(Serhiy Gaidai)对乌克兰电视台表示,俄罗斯已经开始从其他战区向北顿涅茨克派遣大量预备役部队,企图全面控制这座乌克兰东部的前线城市,这也是乌军在卢甘斯克州的最后一个重要据点。根据法国24电视台的消息,乌克兰已经失去北顿涅茨克市东郊的村庄梅季奥尔基涅(Metyolkine),盖代也承认俄军“已控制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

同时,盖代还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北顿涅茨克的Azot化工厂正不断地遭受俄罗斯军队的炮击,而在该化工厂中据说“藏有数百名平民”。

乌克兰南部和东部的城市是俄军的重点打击区域。在半岛电视台19日的报道中,乌克兰哈尔科夫州州长西涅古博夫表示,伊久姆地区的一家天然气厂近日遭到了数枚俄罗斯导弹的攻击,并燃起大火,部分建筑物受损。伊久姆是从哈尔科夫进入顿巴斯的门户,数周来俄军对夺取“至关重要”的顿巴斯工业区的攻势从未停歇。

此外,乌克兰南部作战司令部也表示,18日晚间,六枚俄军导弹飞向乌南部的尼古拉耶夫,其中两枚被拦截,另外四枚导弹在该市多个地点爆炸。20日,半岛电视台消息称,俄军再次对乌克兰南部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炮击,共发射14枚导弹。

至于乌军,其据称于20日袭击了克里米亚的黑海石油天然气公司钻井平台,至少造成3人受伤,7人失踪。这是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克里米亚地区的能源设施首次遭到袭击,但乌克兰军方目前拒绝就此事予以置评。

在20日晚间的全国讲话中,乌总统泽连斯基仍展现出“对抗到底”的态度。目前,乌克兰正继续努力从西方国家获取更多武器。乌首席谈判代表阿拉哈米亚对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表示,乌克兰必须从数百公里外摧毁俄罗斯的防空系统,才可“放心”使用无人机和其他武器。美国军方官员则表示,美国仍在与其盟友研究对乌克兰军事支持的所有选项,但向乌克兰派出4台火箭炮的决定“尚未最终确定”,他继而补充称,该决定将会“基于乌克兰的迫切需要”。

能源短缺,粮食出口仍受阻

随着俄罗斯天然气供应量的锐减,应付国内能源需求已成为欧洲多国迫在眉睫的棘手问题。自19日德国、奥地利宣布使用更多煤电来减少用气量后,荷兰也于20日表示,将启动能源危机计划的“预警”阶段,并取消燃煤电厂的生产上限。

目前,荷兰的天然气约有15%需依赖俄罗斯进口,低于欧盟40%的平均水平,但荷兰对此仍然“表示担忧”。此前,荷兰的化石燃料发电站被限制在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取消限制后,预计每年可节省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面对令人忧虑的环保问题,荷兰能源部长杰滕(Rob Jetten)表示,荷兰仍将实现2030年的气候目标,并将其燃煤电厂的产量限制在产能的35%,以限制二氧化碳排放。

德国也做出了类似的环保承诺。除了“节衣缩食、寻找代餐”,德国也要求俄罗斯对其供气量的突然减少进行解释,并及时“补气”。俄方则表示,由于加拿大对俄制裁,其合作伙伴德国西门子公司未能将送往加拿大检修的气体压缩机部件交还给俄气,进而影响了管道运行,“‘补气’前得先还设备。”面对俄方的要求,德国方面则认为这并非技术问题,而是“政治意图”。

能源之外,有关粮食封锁的谈判正在紧张进行。据法国24电视台的消息,泽连斯基称,乌克兰正在进行“复杂的谈判”,以解除俄军对其港口的封锁。

但在对非洲联盟的视频讲话中,泽连斯基表示,谈判“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说,假使俄罗斯继续阻止乌克兰出口粮食,使世界其他地区的人遭受饥饿,将追究其“责任”,并声称“这是真正的战争罪”。

面对粮食危机下西方接连不断的谴责浪潮,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则称,西方才是真正的“挑唆者”和“破坏者”。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1日报道,扎哈罗娃分析了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数据,得出结论称今年“市场上的粮食数量比往年多,贸易量也在增加”。她认为,粮食价格上涨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专家对此的评估各不相同,但价格“不是因为俄罗斯的行动而上涨”。

卢布持续走高引俄担忧

近日,俄罗斯卢布持续走高,已飙升至七年最高位,引发了俄罗斯政府与俄央行高层关于是否以“最优”汇率为目标的争论。

当地时间20日,根据莫斯科交易所的价格,卢布兑美元的汇率再次上涨1.7%至55.4卢布兑1美元,达到自2015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使得卢布今年的涨幅达到35%。

俄方官员认为,这代表着俄罗斯“经受住了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然而,他们也感到警惕和担忧,因为这无疑也会破坏俄罗斯国家出口竞争力并影响财政预算。

为了遏制“不可收拾”的上涨,俄罗斯央行采取了一系列宽松措施。然而,由于美元交易受到限制以及俄罗斯进口不畅导致美元需求疲软,这些宽松措施对卢布汇率的影响并不大。

针对卢布汇率目标的讨论,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别洛乌索夫20日表示,他认为“最佳”汇率在1美元兑70至80卢布之间。随后,俄罗斯中央银行副行长、董事会成员柴勃金(Alexey Zabotkin)便对此发出警告,称不要寻求这种政策转变,“任何与汇率目标有关的改动措施,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所追求的经济政策的有效性下降和主权丧失。”

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俄罗斯缺乏影响卢布汇率的手段。经济学家波勒伏伊(Dmitry Polevoy)表示,允许外国人出售资产可以削弱卢布,但这在政治上显然是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欧盟正在酝酿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据路透社20日报道,欧盟外交官表示,欧盟27个国家中约有三分之一(主要是北欧和欧洲东部国家)希望欧盟委员会开展对俄第七轮制裁工作。然而,德国等国家更希望把重点放在实施现有的制裁和堵塞漏洞上,而不是开始商定新措施的复杂过程。

此外,在给予乌克兰新军事支持的问题上,欧盟内部仍存在较大分歧。目前,欧盟已经从 “欧洲和平基金”中向乌克兰提供了20亿欧元的军事支持,以瑞典和波兰为代表的北欧和东欧国家呼吁立即向乌克兰支付额外资金。该预算至2027年的上限为56亿欧元,但随着基辅获批资金并计划获得更多拨款,其一半的资金将被用完。

因此,德国等国以预算问题为由,不愿进一步利用“欧洲和平基金”,它们还认为存在没有足够资金应对其他危机的风险。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