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美学者:美国在公然霸凌与伪善说教间摇摆

参考消息

关注

参考消息网11月22日报道 美国《拉伯克雪崩报》网站11月13日发表题为《美利坚帝国是自由的死亡》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得克萨斯理工大学罗尔斯商学院副教授亚历山大·威廉·索尔特。全文摘编如下:

自由还是帝国?我们选择的外交政策反映了我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国家。要么让世界其他国家效仿我们的价值观,要么我们试图以武力把它们强加于人。没有中间选项。在自治和帝国主义之间摇摆的任何观点都将不可避免地向后者倾斜。

如果美国人想要保持自由,他们应该听从乔治·华盛顿的建议,“避免与世界任何地区建立永久联盟”,并追求“与所有国家保持和谐与自由交往”。我们的职责不是指挥其他国家或充当它们的庇护者。

乔治·华盛顿并不是小政府的狂热分子。事实上,他是更强大、更集权政府的主要倡导者之一。但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他很有自己的一套。可悲的是,美国没有听取我们第一位总统的建议。美国如今在80个国家和地区设有750个军事基地。美国的军费开支超过中国、印度、英国、俄罗斯、法国、德国、沙特阿拉伯、日本和韩国的总和。

美国对国际社会的立场在公然霸凌和伪善说教之间摇摆。这不是一个负责任国家的行为方式。

傲慢是帝国主义的驱动力。美国决策者傲慢地认为,他们有权也有能力按照自己的形象塑造其他国家。我们在阿富汗20年的惨败表明,这是愚蠢的。正如我们从2.3万亿美元的浪费性支出和数十万人殒命中学到的,塑造他国是行不通的。理想主义的十字军东征使我们变得更穷、更弱、更不自由。

世界上存在着真正的邪恶。这一点显而易见。但是,美国没有责任代表人类挥舞正义之剑。借用美国第六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的话说,我们不应该冒险“到国外去寻找需要毁灭的怪物”。这种追求最终会摧毁我们。许多好心人希望美国保护世界。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他们希望美国统治世界。对热爱自由的人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在国内尊重人权,却在国外践踏人权,这是虚伪的,我们不能容忍。

美国应该是一个民主共和国。但就像雅典民主政体和罗马共和政体一样,我们的精英们打算在帝国主义的祭坛上牺牲全体国民。如果我们想保持自由,就必须彻底改变我们的外交政策。默认状态应该是政治中立和经济自由主义。商品、人员和思想应该轻松跨越我们的国界。我们的军队应该足够强大,以阻止入侵和保护航运,但不是越强越好。与善意国家结盟以保护我们的共同利益是恰当的,只要它们是具体的和有条件的。最重要的是,我们与其他国家的交往应当真诚和谦逊。

我们不是世界的良知,更不是世界的警察。亚当斯总统讲得最有道理:美国“是所有国家自由和独立的祝福者”,但“只是她自身自由和独立的捍卫者和维护者”。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