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唯一能为美军提供维修保养的印度最大船厂破产了

环球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2020年6月30日,《印度商业在线》报道,债权人将投标截止日期延长至7月27日,以便更多投标人可以竞标由印度超级富豪阿尼尔·安巴尼的信实集团拥有的这家已破产的印度生产能力最大的综合性造船厂:信实海事工程公司(RNAVAL)。

由印度国家银行牵头的债权人委员会原设定的投标截止日期已于6月27日结束,只有五家实体提交了投标书。债权人认为,由于疫情大流行导致的限制措施的影响,导致投标人对位于古吉拉特邦安雷利区皮帕瓦夫的这家造船厂的兴趣不高。

该公司已获得印度政府许可可以建造军舰,现根据《破产法》清盘出售,以追偿欠款4358.7亿卢比(约合58.4亿美元)。其中,专业决议机构(RP)已经审定了1087.8亿卢比的债权人应付款,而另外3296.3亿卢比正在审核中。债权运营人还向该公司索赔192.20亿卢比,其中只有48.5亿卢比得到了确认。

投标人俄罗斯联合造船集团公司(USC)是对该船厂提交初步报价的五家竞标单位中唯一重要的竞争者,信实海事工程公司是印度唯一被美国海军选中对有资格为部署在印度洋海域的美国第七舰队舰船进行维修,保养和维护的船厂。

俄罗斯联合造船集团公司是俄罗斯最大的造船集团,旗下拥有40家船厂,其拥有的设计局负责俄罗斯几乎所有自用和出口战舰的研发设计工作。

去年9月5日,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陪同下,参观了俄罗斯远东红星造船厂。莫迪当时发推文说“在我们访问期间,普京总统向我展示了该船厂的尖端技术。我的访问为俄印在这一重要领域的合作开辟了新的合作途径”。

另一个有兴趣的竞争者是马士基集装箱码头公司,这是丹麦航运集团马士基旗下的集装箱码头运营部门。马士基集装箱码头公司在造船厂附近的皮帕瓦夫拥有一座港口。港口行业消息人士称,马士基集团对这座船厂的兴趣可能在于通过改造船厂来扩大港口。马士基集装箱码头公司持有孟买上市公司古吉拉特邦皮帕瓦夫港有限公司(GPPL)43.01%的多数股权,该公司表示尚未就竞购信实海事工程公司进行投标,但无法确认其母公司是否已提交初步报价。GPPL与古吉拉特邦政府机构签署的经营该设施的30年特许权经营协议的有效期仅剩8年。

俄罗斯著名军事博客Bmpd表示,俄罗斯联合造船集团公司对信实海事工程公司造船厂保持着长期兴趣和联系,该厂一直与俄罗斯企业合作。在2000年代,这家当时称为皮帕瓦夫国防与海洋工程公司(PDOE)的印度造船厂与俄罗斯北方设计局合作进行21型巡逻舰设计,其中一批是印度海军订购的(但是,俄罗斯自用型后来被俄海军拒绝)。 2010年12月,PDOE与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希望共同将俄罗斯军舰推向印度和第三国市场。同时还包括合作进行一些印度海军舰船的维护:877EKM型潜艇和3艘印度的P-17型护卫舰(什瓦里克级,也是北方设计局参与设计的)。

2015年7月,PDOE与俄罗斯小星星船舶维修中心签署了一项协议,成立一家合资企业,以实施计划中的印度海军四艘877EKM柴电潜艇的中修和现代化升级,同时,着眼合作完成第三国海军的877和636潜艇的维修,组建了潜艇维修中心。2015年至2016年,联合造船集团公司还计划选择RNAVAL / PDOE公司作为印方合作伙伴,为印度海军建造2艘两11356型护卫舰:但印度方面最终选择了位于果阿的国有造船厂:果阿造船厂有限公司。

目前位于皮帕瓦夫的RNAVAL于1997年创建,最初是针对海上能源项目工程的,自2005年以来,被称为皮帕瓦夫造船厂有限公司。到2015年,该船厂的债务高达20亿,在2015-2017年被信实集团控股,该船厂于2017年9月更名为信实海事工程公司。

目前,RNAVAL是印度最大的造船公司,拥有一个大型干船坞,长度为662米,宽度为65米,能够容纳任意大小的船舶(事实上,船坞长度的295 米保留给船舶维修业务)。船坞配备了两台600吨的大型起重机,最大起重能力为1200吨。还有一个用于建造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平台的车间,外形尺寸为750 x 265米,泊位长度为300米。据称,该船厂的产能每天可处理多达1.2万吨的钢材。

2011年,该造船厂(也称PDOE)从印度海军获得了一份合同,建造5艘1,500吨,105米长的P-21型近海巡逻舰(最终项目的实际设计者是美国Alion科技公司),并计划2014-2016年交付,由于造船厂本身诸多的技术和财务问题,这批巡逻舰的建造工作长期拖延,首批两艘“虎鲸”号 (INS Shachi) 与“舒蒂“号 (INS Shruti) 于2017年下水,目前分别计划2020年底和2021年交付。迄今为止,印度海军已对造船厂处以1800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是该船未能如期完成造船工作,并没收了该船厂签发的1400万美元银行保函,这加剧了企业的财务困难。该厂还正在为印度海岸警卫队建造一艘105米的训练船Varuna号,该船于2018年10月下水。

Bmpd表示,我们对俄罗斯联合造船集团公司想要收购一家问题缠身且长期无利可图的印度造船厂的愿望倍感迷惑,因为俄罗斯联合造船集团公司本身严重依赖于政府补贴并且无法有效地使旗下的俄罗斯造船企业现代化。 俄罗斯政府将国有资金投在危机重重的印度资产,而不是俄罗斯工厂和俄罗斯工人身上,这不太可能得到公众的积极认可。 显然,这就是俄罗斯联合造船集团公司不愿公布参与竞购RNAVAL消息的原因。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