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历史

揭秘二战日本自杀攻击:飞行员驾机撞美军B29轰炸机

美国B-29“超级空中堡垒”对日本的战略大轰炸不但抹平了日本的国土,还带走了日本帝国梦的国运。

为了打下这些高高飞在云层上空的巨大“空兽”,日本人可谓绞尽脑汁,并丧心病狂地提出拆除战机装甲板、机枪等重物,使战斗机能够飞到B-29轰炸机所在的高空,再用战机自身为武器,发起决死撞击的战法!

图片:一架“震天队”的川崎Ki-45“屠龙”改双发重型战斗机撞向美军的B-29“超级空中堡垒”战斗机。

1944年6月15日,第58联队的68架美国B-29轰炸机从成都的驻地升空,长途奔袭日本九州岛北端的八幡钢铁厂。这是从中国大陆飞来的第一批复仇死神,也是B-29对日本战略轰炸的首秀。

在进入日本后这些轰炸机就被雷达发现,不过由于B-29轰炸机在万米高空飞行,普通战斗机根本无法威胁到这些空中巨兽的安全。

图片:川崎Ki-45“屠龙”改双发重型战斗机是日本少有的几种能够威胁到B-29轰炸机的战斗机。

负责截击的是日本陆军航空队第4战队。

这个战队装备的不是一般的单发轻型制空战斗机,而是类似于轻型轰炸机的双发川崎Ki-45二式“屠龙”截击机。该机是作为远程战斗机而设计的,但是未能达到预期的希望,后来转为对地攻击机和夜间战斗机。也就这种双发战斗机拥有10000米的升限和540千米/小时的速度,能够飞到B-29所在的高空。

图片:B-29犹如空中巨龙,日本人想要“屠龙”可没有那么简单。

为了能够对巨大的B-29造成威胁,空中格斗用的机枪,对于B-29这样的巨兽,再多的机枪子弹也打不下来。为此,该战队有两架“屠龙”战斗机将机枪拆除,安装了20毫米或37毫米的航炮,而那门37毫米机炮只有15发炮弹,射速只有3发/分,比坦克炮开炮都慢。

当晚飞上天空的一共有24架“屠龙”战斗机,很多都是飞行培训课程还没有完成的菜鸟,手中只见过B-17“空中堡垒”轰炸机的模型,对于更加威猛的B-29“超级空中堡垒”只是在别人的传言中听说,这次跟着几个老飞行员上天长见识的。

当看到夜空中的B-29轰炸机群时,他们被惊呆了。第一次看见大量的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对于任何执行本土防空任务的日本飞行员来说都是一个恐怖的经历。一名后来生还下来的日本飞行员樫出勇中尉回忆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威武的飞机的场景:

“我当时正在北九州的工业区上空飞行,战队的指挥官下达了命令:‘敌人飞机正在入侵一个重要地区!所有的飞行队全部起飞攻击!’同时地面的探照灯也照亮了天空。

最后,我看见了一架敌人的四发轰炸机,我被吓傻了!我当时听说了B-29是一种巨大的轰炸机,但是它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毫无疑问,和B-17比起来,B-29确实是‘超级堡垒’!而探照灯下的影子让我感觉就像是海洋里的一头大白鲸一样,我只是被它的体积吓到了。“

 图片:密集编组的B-29“超级空中堡垒”对于每个初次见到她的日军飞行员来说,都是黑夜中的庞然大物。

吓呆了的日本飞行员显然不知道怎么击落这些“空兽”。后来根据美方纪录,B-29轰炸机的机组们报告说,日本人的攻击很微弱,只有12次接近到了500码以内,B-29轰炸机上那些遥控炮塔瞬间结成火网,让“屠龙”战斗机根本无从下手。美国人的轰炸机顺利得进行了轰炸,而很多升空的“屠龙”战斗机甚至都没有能够找到目标。

图片:只见过B-17“空中堡垒”模型的日本飞行员,第一次见到B-29“超级空中堡垒”(日语“超空の要塞”)时惊呆了,也没有能够取得什么战绩。

8月20日,美军67架B-29轰炸机再次出现在日本上空,日本陆军航空队先后起飞了89架战斗机进行拦截,包括中岛Ki-84四式“疾风”战斗机、川崎Ki-45二式“屠龙”截击机、川崎Ki-61三式“飞燕”战斗机等。

日本的90毫米高炮也在疯狂地向天空射击,这种高炮最高射高只有9000米,只有在瞎猫碰死耗子这种运气下能够击落B-29轰炸机。当B-29轰炸机机群穿过高炮弹幕时,已经完成了投弹任务,仅有1架被击落,几架受伤。

图片:薄弱的防空体制根本不能在B-29投弹前对其进行拦截。

脱离了高炮的威胁,那些姗姗来迟的日本战斗机终于出现在美国轰炸机群周围。66架轰炸机就有660挺12.7毫米重机枪,还是都由雷达遥控射击的,面对这样的铁桶防御,日本战斗机们难以找到攻击的缺口。

此时,一名叫野边重夫的飞曹驾驶着“屠龙”战斗机从正面向这支巨大的轰炸机编队接近,在无线电里说他将要去撞击,而后部机枪手高木传藏伍长也同意了。

这架“屠龙”战斗机机动到一架B-29轰炸机的飞行路线上。他让飞机朝右转向,这样主翼就和轰炸机垂直,向一把竖起来的刀子一样切向这架B-29左侧主翼和1号发动机之间的位置,轰炸机左侧主翼上的油箱一下子被炸成了一团火球,而日本战斗机也随着这架轰炸机一起掉下去。

图片:一架“屠龙”改战斗机冲向B-29,被其背上的炮塔集火击中。

不过这次不同第一次双方战果寥寥。完成这次任务的B-29机群击落了17架日机、13架可能击落、12架击伤。日本人自称打下了14架(8架无法确认)轰炸机。可以说,B-29“超级空中堡垒”那变态的防御能力在面对日机围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图片:B-29浑身上下都是这样的遥控炮塔,火力强悍。

似乎只有撞击这种决死突击才能阻挡B-29毁灭日本的步伐。在随后的战争岁月中,很多日本飞行员都被迫采用撞击的方式去消灭美国轰炸机。这种残忍的军国主义自杀行为,最后被日本军方美其名曰“震天队”!

 图片:日本陆军航空队各战队为撞击B-29,对自己战机进行的减重改装。

1944年11月7日,东部军区的日本陆军第十飞行师团下属的各飞行战队,分别挑出4架飞机作为特别攻击队,用于专门撞击B-29轰炸机。日军将其正式命名为“震天制空队”(简称“震天队”)。同样,西部军区的第12飞行师团也组织了相应的撞击队——“生出回天队”(简称“回天队”)。

与太平洋战场上对美国军舰进行撞击的“神风特攻队”相比,这些飞行员还有一定生还的可能,如果飞机在撞击中操作得好,断了半根机翼什么的,还是有可能飞回基地迫降的,再不行还能够跳伞。因此如果说“神风特攻队”是十死零生,那么“震天队”、“回天队”还是有那么十死一生、二生的可能的。

与“神风特攻队”基本上都是挑选青年兵、少年兵这些刚刚学会飞行的菜鸟、炮灰不同,要驾驶飞机飞到B-29所在的万米高空,并操作已经到极限的战斗机准确撞向轰炸机的飞行员,都是具有相当高水准的飞行尖子,所以日本陆军航空队往往要求这些飞行员尽量想办法生还。

图片:1945年1月初在调布机场合影的第244战队第五“震天制空队”队员,左起分别是佐藤权之进、高山正一、中野松美和板垣政雄,佐藤展示的是1月9日撞击B-29而死的队员遗照,高山展示的是大日本妇人会捐赠的娃娃(不免好奇这算是日式冥婚配吗……),中野手中是写有“赠震天队勇士”的娃娃盒盖。

比如第244战队的“震天队“飞行员板垣政雄、中野松美两人就有过2次撞击成功并生还的例子。这些“震天队”、“回天队”主要使用“屠龙”战斗机、“飞燕”战斗机等,这些飞机拆除了航炮、防弹钢板、无线电设备,减重以提高飞机的升限,能够飞到B-29身边进行撞击。

 图片:日本艺伎慰问团慰问“震天队”的自杀飞行员们。

1944年12月3日,飞行员中野松美和板垣政雄两人有过一次撞击成功并生还的经历。1945年1月27日,2人又被要求升空实施撞击。中野从后下方撞击一架B-29成功,自己迫降生还。

而板垣则在松户上空发现在其正下方东进的10机编队,便从背后正上方发起俯冲,撞向左外侧B-29的尾炮塔将其击落,他的“飞燕”战斗机从左翼油箱开始起火,板垣再次跳伞生还。

图片:1945年1月,东京都北多摩郡调布机场,被前来慰问的艺妓包围的震天队板垣政雄军曹,他有两次撞击并死里逃生的经历。

当天,飞行员田中四郎兵卫准尉则在原町田上空发现东进的B-29轰炸机14机编队,向上射击编队长机之后的第3架B-29,使其左内侧发动机冒出黑烟。

田中脱离后又发现一个10机编队,对准其右外侧机的前下方猛撞成功,自身跳伞落入东京湾生还,负颅底骨折的重伤。

图片:1945年2月10日,东京都北多摩郡调布机场,渡边浜子慰问团与战队长小林照彦大尉(中)合影,注意后面的“飞燕”战斗机,拥有6个击坠标识,其中5个是击落,最后一个是撞击成功。小林也是撞击后幸存的飞行员。

图片:1945年2月10日,东京都北多摩郡调布机场,渡边浜子慰问团和小林战队长,铃木伍长合影。渡边浜子(前排中部)。

战队长小林照彦大尉则在富士山以西10500米高空发现北进的14机编队,对其长机俯冲攻击,但射击到100米就脱离,随后又改以编队左侧第二架为目标,一边射击一边推杆向下撞击,随即失去意识,而后从螺旋坠落中苏醒跳伞生还。被撞的B-29左水平尾翼脱落,左内侧发动机拖着白烟坠地。

但小林的僚机安藤喜良伍长在撞击该编队左侧第三架时战死。

B-29轰炸机群从中国的成都机场转场到更接近于日本本土的岛屿机场,P-51“野马”、P-38“闪电”等高性能战斗机加入到了护航队列。

这些削弱了防御和武备的日本战斗机们面对P-51等的空优地位,再无还手之力,从猎人变成了猎物,随后对B-29的撞击作战就不再进行了。

日本再也没有了能够阻挡B-29轰炸机的能力了,当然以前那些所谓被传颂的“撞击”行为,对B-29机群庞大的数量来说也是不值一提的,从始至终无法阻止B-29“超级空中堡垒”踏平日本的步伐。

而最后的“核平日本”,携带原子弹的B-29轰炸机更是如入无人之境,再也没有日本战斗机的拼死拦截了!(作者署名:虹摄库尔斯克 铸炮为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