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历史

赤瓜礁海战后刘华清总结一问题 下令修建永兴岛机场

我空军轰6K轰炸机训练岛礁起降

文章摘自:福建党史月刊,作者:郑立柱。

从1929年投身革命至1998年卸去中央军委副主席职务为止,刘华清戎马征战70载。在70年的光辉历程中,刘华清与海军有着不解之缘。作为一名在海军中任职多年的开国将军,刘华清一直为收复南沙群岛殚精竭虑,祖国最南端的南沙有着他太多的情感与牵挂!

直陈收复南沙之策

早在“文革”期间,刘华清就曾向上级领导建议:抓住有利时机,收复南沙。

那是1974年,海军领导决定由当时担任海军副参谋长的刘华清去西沙调研,以解决执行驻防守备任务的问题。调研期间,刘华清也在思考另一个问题:如何尽快收复南沙被侵占的岛礁。

为了有理、有利和有节地进行斗争,刘华清非常注意研究南沙历史。在掌握大量历史资料的基础上,刘华清认识到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这不仅有古今的大量史料、文献、地图和文物可以证明,而且也为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和广泛的国际舆论所承认。这本来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1991年9月刘华清在海军某部视察

1956年,南越西贡政权派兵侵犯我国南沙群岛。当年越南民主共和国(即北越)外交部副部长雍文谦接见中国驻越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志民,曾郑重表示:“根据越南方面资料,从历史上看,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属于中国领土。”1958年9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并且明确指出:“这项规定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领土,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属于中国的岛屿。”

同年9月14日,越南民主共和国总理范文同照会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郑重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承认和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1958年9月4日关于领海决定的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一决定”。1973年9月,南越又非法宣布将南沙群岛中的11个岛屿划归南越管辖。我国外交部于1974年1月11日提出强烈抗议,而南越却变本加厉,又先后侵占我南沙群岛的南子岛、敦谦沙洲、景宏岛、南威岛、安波沙洲等,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

这时北越和美国的巴黎和谈取得明显进展,越南北方军队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战线人民武装也在协同作战,南越处于十分被动的境地。可以预见,越南南北方终将统一,这将对我国解放南沙群岛带来更复杂的形势。

基于上述情况,刘华清认为应该抓住当时这个有利机会,尽早解决南沙问题。因此,他向海军首长谈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希望向上反映,早下决心。可是,由于当时国内忙于“文革”,刘华清的意见没有引起重视,一次收复南沙的有利时机被错过了。以后,南沙局势日趋复杂:统一后的越南政府出尔反尔,背离它原来承认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立场,声称南沙群岛是越南的领土,并继续扩大侵占南沙群岛的岛屿;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也先后派兵侵占南沙岛礁。时至今日,我国南沙群岛中的绝大部分岛礁已落入他国之手。

“文革”之后,刘华清又数次直陈收复南沙之策。

1982年,刘华清调任海军司令员后,派考察船队到南沙考察测量,查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已经占领南沙许多岛屿,并在海滩岛礁建起了高脚屋。刘华清越发感到问题严重,于是向中央写出建议报告:应去南沙礁滩,建立高脚屋,立足占领,表明我国在南沙的存在。后来,在国际海洋法会议上,我国代表也建议在中国南沙建立海洋气象预报台。刘华清抓住机会,用口头和书面方式请示军委领导,建议在永暑礁建立台站,得到批准。

1987年4月,他向当时的南海舰队司令员陈明山下达任务,要求做好舰船去南沙海域巡逻的战备工作。刘华清指出:这是一次重要任务,一是行使主权;二是显示我们的海上力量;三是战备结合,检查这几年的训练质量。1987年5月16日至6月6日,海军组成大型舰艇联合编队,首次到南沙巡逻,顺利完成了预定任务。

1988年2月,时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的刘华清,向当时的中央军委副主席,汇报了南沙的斗争问题和现状。刘华清认为,保卫南沙,主要是海军的任务。近些年,海军多次派出舰艇、飞机前往南沙巡逻、训练。从军事斗争角度来看,我海军兵力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较大优势。不利条件是,我们远离基地,防空、补给和守护岛礁都不容易。不过,这些困难是完全可以克服的。刘华清的结论性意见是:为了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无论从当前还是从长远形势看,都需要快速发展海军和空军装备。刘华清的建议,得到了军委领导的赞同。

为赤瓜礁一战欢欣鼓舞

1987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海洋学委员会第十届大会通过决议,要求中国政府在南沙群岛建立一个海洋观测站,以便及时向国际上提供该海域的水文、气象等资料。不久,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了这一要求。建站的具体工作由海军负责,国家海洋局和交通部协助。海军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工程勘察、设计等工作,施工的全部材料也都在大陆筹集。1988年2月2日,施工船编队的9艘船从湛江起航,7日晨到达永暑礁施工现场。为防止意外,海军派出了数艘护卫舰担任周围海域的巡逻警戒。

2月18日15时40分,中国海军5名官兵登上南沙华阳礁,插上了中国国旗,看守该礁。

同日16时40分,越军9人也登上华阳礁,并插上了越南国旗。

针对这一挑衅,我登岛的海军官兵和海上游弋的驱逐舰,立即对越军喊话,发信号,令其立即离开。21时41分,越南舰船和登礁人员全部撤离。这一次,没有形成流血冲突。但是谁都能感觉到,这一海域,战斗将一触即发。

2月25日,我海军官兵登上了南薰礁。

3月13日,在南沙海域巡逻的我海军3艘护卫舰,派出6名海军官兵,携带轻武器,登上赤瓜礁,进行勘察作业和插旗。

3月14日6时25分,越南海军一艘“505”号登陆舰和“604”、“605”号军用运输船,突然窜至赤瓜礁海域,并派出42名武装人员,携带轻机枪和冲锋枪强行登礁。

短兵相接。双方官兵手持武器,站在海水中对峙。

我海军官兵反复用越语向越军喊话,声明这里是中国领土,令其离开。但越军非但不听劝阻,反而首先用冲锋枪向我人员射击。越海军“604”号运输船上,多挺轻机枪也一齐向我守礁人员和舰上人员射击,打伤我士兵一名。

我海军官兵被迫自卫还击,击毙敌登礁人员20余人、俘虏9人,击沉越海军运输船1艘,重创2艘。战斗只进行了28分钟便告结束,我方伤两人。对于其后越军的救护行动,我海上巡逻编队采取了人道主义立场,允其救护。

3月15日,我海军官兵攻占了东门礁;3月25日,又攻占清碧礁。至此,海军在6个礁上进驻了部队,打破了中国在南沙没有立足之地的局面。

赤瓜礁战斗后,国际多数媒体作了客观报道。周边国家和美、苏两个大国,也都从各自利益角度表现出谨慎和超脱的态度,希望双方和平解决争端。越南当局态度明显变软,外交上公开乞求“双方保证不使用武力”。

赤瓜礁小小一仗,显示了中国海军的力量。每一个中国人都为之欢欣鼓舞。对刘华清而言,过去那种隐隐约约受制于人、受辱于人的感觉没有了,多年来堵在心头的一口气也顺了,真有说不出的痛快。

未雨绸缪,研制空中加油机,修建西沙机场

在为赤瓜礁之战欢欣鼓舞的同时,刘华清清醒地认识到:要更好地在南沙显示我们的存在,有效地维护国家主权,就必须解决我们飞机的“腿短”问题。大陆距南沙1000多公里,我们的作战飞机长途奔袭到了那里,油就剩下不多了,形不成真正的战斗力。而越南比我们近得多,同等技术性能的飞机一起出动,越军飞机在作战距离上就占了优势。要改变飞机“腿短”问题,就需要发展航空装备和在西沙修建机场。

1988年3月29日下午,刘华清召集航空工业部、海军、空军、国防科工委、总参装备部多家领导,以及飞机研制厂家的专家、技术人员,就如何使我军的航空装备适应南沙斗争需要进行了专题研究。

大家认为,解决我军飞机在南沙海空巡逻护航作战问题,虽然技术上有些难关,但完全有能力攻克。专家们设想了一个花钱少、见效快、自力更生就可解决的应急方案;另外,起步加油机工程。

刘华清同意专家们的意见,认为这是切合我军当前实际、解决我军歼击机去南沙作战的最实际最有效的办法。特别是加油机工程,不仅可以加强南沙斗争,而且可以解决空军和海军航空兵机动作战问题,战略意义极大。

几天后,刘华清把会议研究的情况和个人想法,向杨尚昆副主席和军委常委会议作了汇报,大家一致同意。

之后,刘华清又开了几次协调会。应急方案出来了,经过几个月试飞,证明可行,刘华清心中有了底。

加油机工程从1989年1月开始启动,1994年11月,全部通过设计定型审查。这项工程的研制成功,结束了国产飞机不能进行空中加油的历史,标志着我国已经掌握空中加油技术,填补了我国航空技术的空白,打破了西方国家的技术封锁,为我军航空兵远程作战提供了技术基础。这是我军航空兵战备史上一次了不起的飞跃。

修建西沙机场的事,邓小平早在70年代就提出来了,只是没有落实,现在到了有条件有能力而且务必落实的时候了。从军委到总部、到海军、到国务院有关部门,大家的意见都是一致的。

刘华清同海军的同志几次研究后,拟出一个初步方案:在西沙永兴岛,建一个平时可以担负运输任务、战时可以执行战斗任务的机场。

永兴岛北距海南200多公里,南距永暑礁800公里,西距越南400多公里,位置适中。它的建成,使我海空作战能力可向南推进几百公里,对防护西沙和支援南沙作战,无论从政治上、军事上,还是从经济上讲,都有大陆机场无法比拟的重要意义。

1991年5月,西沙机场建成通航。海军航空兵部队立即进驻,担负起了保护西沙和南沙的任务。

面对南沙的未来,刘华清发出这样的感慨:“遥望南沙。那里碧波帆影,风光如画,现在似乎风平浪静了。但是,人类社会的脾气比大海更难揣摸,作为军人,尤其要时刻提防风浪骤起,睡觉时也应该睁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