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历史

日本学者:如日中天的蒙元 将中国变成“纸币帝国”

观察者网

关注

宫崎正胜:如日中天的蒙元,将中国变成“纸币帝国”

在中西交通史上,蒙元帝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新书中,宫崎正胜即从这一点出发,揭示了元朝在货币和外贸方面的特点,指出,元朝继承了宋朝的纸币传统, 忽必烈将从波斯湾到中国沿海的“海上丝绸之路”和“草原丝绸之路”连接到了一起,创造出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商业路线(欧亚大陆环形经济区),为国际经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使得中国得以在欧洲之前,成为“纸币帝国”。

[文/宫崎正胜 日本人气历史学者、畅销书作家]

陆地世界的重组始于大草原

游牧民族土耳其人颠覆了阿拉伯帝国

11 世纪,中亚大草原的游牧民族突厥人控制了阿拉伯帝国,陆地世界出现了新的变化。

10 世纪时,国际贸易的发展,造成了贫富悬殊,再加上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斗争愈演愈烈,阿拔斯王朝开始衰退。什叶派便趁机在埃及建立了法蒂玛王朝,在巴格达建立了白益王朝。

阿拔斯王朝的逊尼派是统治阶级,生活富裕。他们从往来于丝绸之路的商人那里购买了大量的军事奴隶。这些军事奴隶主要是中亚游牧民族突厥人的子弟。逊尼派通过这个方法维持军事力量和统治。虽然,逊尼派采用突厥佣兵,在提高战斗力方面暂时起到了作用。但是,这一措施也为突厥部落依靠军事力量征服阿拉伯帝国埋下祸根。

这一变化的开端是突厥人中的塞尔柱部落在全部皈依伊斯兰教后,出人意料地占领巴格达。接着,什叶派把哈里发作为傀儡来控制的同时,建立了白益王朝。最终,塞尔柱部落推翻了白益王朝,从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那里获得了世俗统治者苏丹的称号,塞尔柱帝国( 1037 — 1194 )就此取代阿拉伯帝国。

阿拉伯的哈里发本来打算在军事上利用突厥人打仗,结果突厥人却窃取了王朝的统治权,真是世事难料。尽管塞尔柱帝国通过合法手段夺取了阿拉伯帝国在各地的征税权,但是突厥部落的习俗与伊斯兰帝国的习俗不符,突厥人之间不仅争权夺利,而且无法为富裕的农耕社会带来稳定的社会秩序。由于突厥部落的互相争斗,阿拉伯帝国分裂出的小国在西亚、北非各处纷纷建立。

与此同时,突厥部落从东面的山区入侵拜占庭帝国。拜占庭帝国处于危急存亡之秋。于是,拜占庭帝国皇帝向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 1088 — 1099 年在位)请求援助。罗马教皇为了夺回圣地耶路撒冷,组建了十字军。从 1096 年至 1291 年,罗马教皇与西欧各国国王断断续续派出军队进行十字军东征。

十字军东侵  路线图

亚欧大陆的脊梁在地理学上占优势

中亚草原游牧民的崛起给陆地世界带来了重大变化。从匈牙利草原到俄罗斯干草原、蒙古高原直到中国东北平原,东西横贯8000 公里的大草原在地理学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这里只要出现强大的骑兵部队,马上就可以统治干燥地带及其周围地区。大草原是将伊斯兰世界、中国和俄罗斯联系在一起的亚欧大陆的脊梁。而大草原的西部和东部便是突厥人和蒙古人活跃的地区。

蒙古人登上历史舞台的时间稍晚,但他们利用以下三个条件统一了亚欧大陆:

由于游牧民族突厥人的进攻,伊斯兰世界陷入一片混乱;

中国东北地区的金征服了中国的北方,南宋对金称臣,中国处于混乱的分裂状态;

乌克兰人建立的基辅大公国不断衰落。

最终,蒙古人统一了亚欧大陆的大部分国家和部落,建立起大帝国,堪称壮举。从公元前 3000 年开始,亚欧大陆一直分为农耕社会、游牧民地区和商人居住的区域,而今终于实现了统一。由于东西方交流的不断扩大,处于亚欧大陆边陲的欧洲人对陆地世界的关注不断增强,对世界的认识也不断拓展。在东方,蒙古人将主力部队留在蒙古高原的同时,派出远征军,经过数次远征,建立了蒙古帝国( 1206 — 14 世纪)。蒙古帝国可以说是以蒙古人为核心的各地游牧部落的联合体,或称利益共同体。它由以下四个部分组成:

蒙古高原、中原地区、中国东北,称作元;

伊斯兰世界,称作伊儿汗国;

中亚,称作察哈台汗国;

俄罗斯,称作金帐汗国。

通向和平的蒙古帝国之路

有威望的领导人和骑兵部队是蒙古帝国的强权所在

蒙古帝国以蒙古部落为核心,统一了亚欧大陆的各部落,进而掌握了亚欧大陆的霸权。杉山正明在《蒙古帝国的兴亡》中指出:“蒙语中的乌古斯是指部众、人类团体,这个词在阐释蒙古帝国时非常有效。”从这里我们能看出,乌古斯这个词中土地、领域的含义较淡,主要是指部落。蒙古帝国的统治者通常称汗或者大汗,但蒙古帝国是大汗及下属的多个汗组成的二重结构的多元复合体。

部落的复合体是通过强大的军事力量实现的。铁木真幼年丧父,经过长期征战,在 40 多岁时统一了蒙古高原。在这一过程中,蒙古人形成了以部落为基础的集权式战斗集团。 1206 年,铁木真称汗,即成吉思汗( 1206 — 1227 年在位)。他模仿金朝的军事制度,制定了千户百户制,将蒙古人重新划分为 95 个千户。由此可见,游牧民族中如果出现有威望、有能力的领导人,就可以把众多部落团结在一起,继而做大做强。如果再建立起一支强大的骑

兵部队,就更是如虎添翼。

当时,西夏支配着丝绸之路东部的贸易区,地位非常重要。所以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之后,马上派出强大的骑兵部队和具有羌族血统的西夏作战。与此同时,成吉思汗和统治着中亚西半部、具有突厥血统的花剌子模王国签订协定,打算扩大蒙古帝国的贸易区。成吉思汗知道,游牧民族要想富裕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保护商人,获取税收。但是,在西亚地区,他的声名还不够显赫。

因为丢了面子,成吉思汗开始采取行动

即便是今天,在干燥地带,权力仍旧是和军事力量相结合的,即有威望、有威信的统治者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统治者如果不够强大的话,家长式的部落统治就无法实现。如土耳其的凯末尔等统治者都非常重视面子。蒙古帝国也是一样,也很重视面子。蒙古帝国建立后采取的第一个举措就是建立与中亚的联系,但这件事情进展不顺,令成吉思汗丢了面子,结果导致成吉思汗开始远征。

成吉思汗画像

1218 年,为了巩固对干燥地带的商业的支配权,成吉思汗向中亚的新兴势力花剌子模国( 1142 — 1231 )派去了由 450 名伊斯兰商人组成的使节团。使节团让 500 头骆驼驮着成吉思汗送给花剌子模国王的礼物前往花剌子模。然而,当成吉思汗派出的使节团抵达讹答剌时,当地的地方长官以涉嫌从事间谍活动为由杀害了成吉思汗的使节,夺走了成吉思汗送给花剌子模国王的礼物,史称讹答剌事件。成吉思汗对此提出严重抗议,后又再次向花剌子模派出使节,而这次使节团成员竟然被剃掉胡须后赶了回来。要知道,在干燥地带的国家,被剃掉胡须是最大的耻辱。

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并一雪前耻,成吉思汗不得不派出远征军。也就是说,讹答剌地方长官的行为成为蒙古人称霸亚欧大陆的导火索。 1221 年,蒙古军队灭亡了花剌子模王国。成吉思汗在1227 年灭亡西夏后不久去世,可以说是在完成了对中亚大草原和丝绸之路的控制后,成吉思汗的生命才走向终点。之后,蒙古人从草原上派出大规模的骑兵部队,征服了伊斯兰世界的东部、中国、俄罗斯,统一了干燥地带,建立了大帝国。

在第四代蒙古大汗之前蒙古军队将伊斯兰势力驱逐出欧亚大陆

蒙古部落分阶段一步步征服了阿拔斯王朝、金、北面的俄罗斯,分别在上述地区建立了以蒙古人为中心的政权。大草原将伊斯兰世界、中国、俄罗斯联系在一起。可见,蒙古人充分发挥了大草原在地缘政治上的有利地位。第二代蒙古大汗窝阔台汗征服了俄罗斯的基辅大公国和中国北部的金,把蒙古帝国的统治范围扩展至亚欧大陆。蒙古人在蒙古高原上修建了新首都哈拉和林,在大草原上每隔约 40 公里设立一个驿站,制定了驿站制度,以加强蒙古高原和西部的东欧草原的联系。由此,蒙古大汗的特使一昼夜便可以在大草原上行进 450 公里。

第四代蒙古大汗蒙哥( 1251 — 1259 年在位)彻底摧毁了阿拔斯王朝的首都巴格达后,把北非以外的阿拉伯世界纳入蒙古帝国的版图中。这以后,阿拉伯人统治下的和平时代结束了,蒙古人统治下的和平时代开始了。据阿拉伯史学家说,在巴格达沦陷之际,蒙古人对巴格达市民进行了长达 7 天的掠杀。此后,伊斯兰世界的中心转移到埃及的开罗。

忽必烈连接欧亚

蒙古帝国转型为军事帝国、商业帝国

和阿拉伯帝国一样,蒙古帝国统治着亚欧大陆的各民族、各部落。为了保持稳定,蒙古帝国也从军事帝国转型为商业帝国。当时蒙古人虽将人口分为四等,但是,蒙古人在评价人时重视的不是民族出身,而是才华、能力。正是靠着这个,蒙古人才建立了地跨亚欧的大帝国。

第五代蒙古大汗忽必烈( 1260 — 1294 年在位)统治时期,威尼斯商人被归于色目人,即二等人。马可波罗在元朝为官 17 年,后来在《东方见闻录》(即《马可•波罗行纪》)中就蒙古帝国为了有效统治处于干燥地带的欧亚大陆而设立的驿站制度做了如下说明:“从元朝首都大都(今天的北京)修建出很多道路,通往沙漠等地区。蒙古大汗的使者从大都出发,沿着这些大道往前行进,每隔 40 公里,就能够到达一个驿站。每个驿站都建有又大又豪华的驿馆,这是供大汗的使者休息的地方。房间里的床上有丝质的被褥,非常奢华。除此之外,使者需要的重要东西应有尽有。驿站里还饲养着 400 多匹马,是为大汗的使者准备的。而且,有时候使者们要疾驰在没有道路、荒无人烟的山区。即便是在这种地方,蒙古大汗都设了驿站。这些驿站里既有馆舍也有马匹和马具——其他的驿站有什么,这里也有什么。”

忽必烈于 1279 年灭了南宋,将整个中国纳入蒙古帝国的版图。此前,他已按照中国的习惯,于 1271 年将国号定为元。忽必烈在欧亚大陆将“草原之路”和“海洋之路”连接在一起,并以伊儿汗国的大不里士(今伊朗)和元朝的大都为中心,构筑了亚洲的环形交通贸易网。之后的清王朝是以蒙古帝国为模板建立起以东亚为中心的大帝国。在当今世界,仅有陆地霸权是不够的,甚至海洋霸权的时代也已经成为过去,正值空域霸权的时代。

“陆地”的货币是银子,而元朝使用纸币

穆斯林商人和蒙古帝国的关系是公平交换,“有所予有所取”。如果要把部落和城市、农村结合在一起,商人的作用必不可少。蒙古人巧妙地利用了穆斯林商人、犹太商人和中国商人。通过给予商人一定的权利,实现了干燥地带贸易区的一体化。同时,银币成为通用货币。不过,蒙古人在中原地区只流通纸币,他们把从中原地区收集的大量白银运到白银极端匮乏的伊斯兰世界,获得了大量利润。就这样,亚欧大陆的经济实现了一体化。

忽必烈禁止使用铜钱,规定统一使用纸币。纸张廉价,能够随心所欲地印钞票,蒙古人得以通过合法手段进行掠夺。有趣的是,西亚的伊儿汗国白银匮乏,也想模仿元朝的做法,流通纸币,甚至还从元朝请来印钞的工匠。但是,由于商人强烈反对,纸币的发行以失败告终。

在蒙古帝国时期,连接印度洋和中国南海的季风航路经台湾海峡延伸到东海、黄海、渤海。位于波斯湾的霍尔木兹海峡小岛上的港口霍尔木兹,以及中国福建省的泉州是当时的中心港口。在海上,中国商人和印度商人活动范围的分界线是印度南部的科伦港。在西面,穆斯林商人利用小型帆船,活跃在印度洋上。在东面,中国商人利用中国式帆船活跃在东南亚和南海海域。

元为了养活大都庞大的人口,必须从江南的鱼米之乡,即杭州等地运来大量大米。另外,还要从印度洋、东南亚运来香料、香木等物。这条航线和运输粮食的航线在大都重合,重合点就在大都中心位置的积水潭(意思是将所有的水源集中在一起形成的湖)。这是一个巨大的港口,在这里奢侈品和粮食交易非常活跃。

东南亚和印度的大量物产运到泉州。这些物产和江南的大米及其他粮食一起通过东海、黄海、渤海的航线运到直沽(今天的天津),再沿着白河逆流而上抵达通州,从通州再顺着大运河通惠河航行 50 公里,来到积水潭。通惠河上每隔 5.5 公里建一个水闸,共建有 14 个水闸。

元朝时期,中国为什么在欧洲之前成为“纸币帝国”?

唐朝( 618 — 907 )在经历安史之乱( 755 — 763 )后,各地藩镇割据现象严重,均田制(国家将农田分配给农民,农民将收获的一部分缴纳给国家,到一定年限后国家收回农田的制度)土崩瓦解,政府只能依靠对江南的盐等课税维持收入。

政治的混乱也导致租庸调的实物税征收困难,于是唐朝政府开始通过两税法征收铜钱。这一变化使商品经济和货币经济都得到了发展。

但铜钱不便于大量运输,各地的节度使也禁止铜钱外流。为了不被节度使和强盗发现,当时的商人开发出了一种既安全又便捷的汇款技术。

这个技术就是被称为“飞钱”的汇款票据。唐朝商人在各大城市和商品作物的产地建立起商业网络,可以在大城市中用货币换取一种名为“牌”的货币兑换证明,到了其他城市之后将“牌”交给指定的对象就可以换取货币,而提供货币兑换服务的人则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飞钱”最早只在民间的商人之间流行,后来官方也意识到“飞钱”的安全性和便利性,于是在租税和专卖收益的汇款中也采用了这种方法。

从唐朝末年到北宋末年( 960 — 1127 ),长江以南地区得到了持续开发,中国的经济中心从小麦产地转移到产量高出小麦几十倍的水稻产地。因此,中国农业社会的规模急剧扩大。据说只要苏州和杭州的水稻取得丰收,就足够全中国的百姓食用。

唐朝的首都长安是政治城市,到了夜晚路上就看不到行人了。而北宋的首都开封是经济城市,晚上直到凌晨 2 点仍然有夜市开放,行人也络绎不绝。到了早晨 4 点,商贩们便又开始新一天的商业活动。

《清明上河图》(局部)

随着主要粮食作物从小麦转变为产量更高的水稻,中国的经济规模也随之扩张,铜钱不足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据说北宋在 150 年间发行了 2000 亿— 3000 亿枚铜钱、铁钱,但即便如此,铜钱仍然不够用。

由于铜的产量跟不上,北宋不得不将铁也作为制作货币的材料,四川就发行了铁钱作为流通的货币。但大额交易时,铁钱过于沉重难以搬运,极其不便。于是,民间的金融从业者开始用一种名为“交子”的票据来代替铁钱。

北宋地方政府也注意到“交子”的便利性,于是从商人手中收取了“交子”的发行权,然后根据手中铁钱的数量发行等额的纸币(称为“官交子”)。

在中国,纸币由政府而非民间商人发行。这就是世界上第一张纸币,与在欧洲由民间商人发行的从票据转变而来的纸币完全不同。

“交子”(纸币)发行起来十分容易,政府便开始滥发货币,导致纸币的价值下跌,造成通货膨胀,民众苦不堪言。通货膨胀成了政府从民众手中攫取财富的手段。

元朝( 1271 — 1368 )继承了宋朝流传下来的纸币。

元朝禁止使用铜钱,规定名为“交钞”的纸币为流通货币。因此,当时中国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全面使用纸币的国家。为防止造假,元朝的纸币上明确地写着“伪造者处死”的字样。

身为游牧民族的蒙古人没有控制土地征收税金的传统,反而对在流通过程中的税收非常重视。因此大量地发行纸币,是一个从民众手中攫取财富的非常便利的好方法。

位于西亚的伊利汗国( 1258 — 1411 )也想采用这种便利的纸币体制,于是从元朝邀请了工匠并尝试发行纸币,但当地商人不认可纸币的价值,遂以失败告终。

元朝的开国皇帝忽必烈( 1260 — 1294 年在位)对商业非常重视,将从波斯湾到中国沿海的“海上丝绸之路”和“草原丝绸之路”连接到了一起,创造出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商业路线(欧亚大陆环形经济区),为国际经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元朝流通的货币“交钞”北宋使用的面值 6 万钱的“交子”

马可•波罗曾经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并且在忽必烈手下工作了 17 年,后来他从海路经波斯湾回到威尼斯,又在与热那亚的战争中被捕。他在狱中口述的《东方见闻录》(即《马可•波罗游记》)记载了大量关于中国的信息,对当时的欧洲人来说是一次思想上的启蒙。

马可•波罗在书中对元朝进行了非常详细的介绍。关于“纸币”,他这样写道:“不管走到哪,都可以用纸币进行支付。也就是说,除了珍珠、宝石、金银之外的一切物品都可以用纸币购买。他们可以购买任何想要的东西,支付的时候只要拿出纸币就可以了。”

在马可•波罗看来,元朝人用几张纸片就能买到非常贵重的物品,实在是不可思议。

在马可•波罗之后,又有许许多多“无名的马可•波罗”来到中国追逐财富。意大利人普遍认为,“意大利面和冰激凌是马可•波罗带回来的东西”。现在史学界也认为意大利面最初是商人们随身携带的食物,后来被传到意大利成为当地的传统美食。

元朝时期中国与欧亚大陆的圆环网络

可以说,元朝时期,中国的欧亚大陆贸易为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提供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本文摘编自宫崎正胜著《大国霸权:5000年世界海陆空争霸》、《世界史就是一部货币史》。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