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历史

越战美军首次遭遇萨姆2 意图报复又掉进"高炮陷阱"

军迷圈

关注

来源:装甲铲史官

1965年7月24日,河内西北48千米的永福省福安机场附近,呼号“豹”小队的四架美国空军的F-4C“鬼怪”式战斗机在完成北越禁飞区边缘巡逻任务,准备返航的时候,突然有人在通信频道里一声尖叫,“那是个什么鬼东西”?!“豹”小队长立刻呼叫所有飞机应答,“豹”3号和“豹”4号都回答安全,唯独“豹”2号杳无音讯。

毫无疑问,“豹”2被击落了。在苏联顾问的指导下,前出布置的北越军队第63和第64防空导弹营发射两枚导弹,取得了萨姆-2在越南战争中的第一个战果,拉开了此后数年越南战争中防空系统与对地压制之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冲突序幕。

■北越军队操作的萨姆-2防空导弹,该导弹采用液体火箭发动机+固体火箭助推,最大射程48千米,最大速度4马赫,战斗部装药135千克,高空杀伤半径250米,对美军飞机构成巨大威胁。

■1967年8月12日被萨姆-2击中的第11战术侦察机中队的RF-4C,明显已经没救了。

1965年3月2日,美军发起“滚雷行动”轰炸北越以支持南越政权。为将战争限制在可控制范围,美军以河内为圆心,16千米为半径划定禁飞区,任何情况下美军飞机不得入内。禁飞区以外32千米区域为限飞区,只有在白宫批准下美军飞机才能在该区域展开行动。

然而4月侦察发现,北越军在禁飞区内开始建造5座萨姆-2防空导弹阵地,中情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多次强烈建议先发制人,但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担心炸死苏联顾问会刺激苏联公开参与引发战争升级,白宫决定维持禁飞。

■初期侦察发现的5座萨姆-2阵地,全部位于禁飞区以内。

在F-4C被击落后,参联会终于说服约翰逊总统下令轰炸所有已知的萨姆-2阵地,行动代号“春潮”(Spring High),由四个部署在泰国的F-105“雷公”战斗轰炸机中队执行。然而麦克纳马拉依旧软磨硬泡,坚持只能轰炸对美军开火的阵地,这对之后的行动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7月24日F-4C被击落后美军侦察发现,北越军在红河与黑河交汇的三角洲地区又部署了两个萨姆-2机动发射阵地,正好位于限飞区边缘。

■1961年入主五角大楼之后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罗伯特·麦克纳马拉,此公一生争议颇多毁誉参半,毁的是作为技术官僚,过多插手专业之外的战术制定与装备研制,誉的是精明强干年富力强,重塑了美国军队。

7月27日早晨五点,四个中队的飞行员准备出发时得到通报,前晚下达的作战计划有变,攻击目标从七个变成两个。经过重新规划后将在下午出动,驻泰国呵叻基地的第357战术战斗机中队和第12战术战斗机中队从南方进入,轰炸北越第63导弹营的6号阵地;驻泰国达笠基地的563战术战斗机中队和第80战术战斗机中队从西北方向沿红河谷进入,轰炸北越第64导弹营的7号阵地。

■“滚雷”行动期间第563战术战斗机中队的F-105D“雷公”战斗轰炸机,作为单发飞机,该机能携带7吨炸弹,是越战期间美军舔地攻击的绝对主力。

每个中队的各个小队都将逐个顺序轰炸,一半的飞机轰炸发射架,另一半轰炸营区——但没有任何飞机用于压制地面防空高炮火力。由于两个目标相距仅5千米,达笠的两个中队投弹之后必须立即转向西南,避免与呵叻的两个中队发生航路冲突。

而空军高层还想当然的命令各小队以“指尖编队”飞行,长机为左手中指,2号机为食指,三号机四号机分别为无名指和小指,这样的编队完全不适合采取低空高速攻击带有严密高炮火力的目标。参与行动的第80中队的维克多·维兹卡拉上尉这样回忆,“我简直不敢相信上头那帮人脑壳里是什么,他们以为这是干啥?航展?四架F-105挤在一块,地面随便打几炮就能把它们全打下来!”

■维克多·维兹卡拉上尉和他的F-105,维兹卡拉在1966年11月6日飞机故障,跳伞正好落在胡志明小道上,随即被美国海军救援直升机救走,避免了在“河内希尔顿”免费吃住的待遇。

两个机群在起飞时就有两架飞机出故障被迫退出任务,在老挝上空完成加油后,所有飞机降到30米高度的超低空进入目标航线,四个中队长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相对松散的编队,这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之后的损失。

北越军队很早就听到“雷公”的轰鸣声,但限于发射阵地护墙,直到美军快飞到头顶才能展开反击,密集的防空炮火在半空织起一道火墙。参与攻击7号阵地的“哈德逊”小队四号机马蒂·凯斯上尉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简直就像世界末日,我们都以为要挂在这了”。随后他就看到2号机被击中,整架飞机像彗星一样燃烧着坠落,但飞行员基尔·伯格上尉成功弹射逃生,开启了自己的七年战俘生涯。

■在37毫米高炮阵地上严阵以待的北越军。

同样轰炸7号阵地的“勇士”小队则是被吓出一身冷汗,4号机杰克·雷德蒙德上尉回忆,自己当时正盯着右侧的其他飞机准备投弹,但是突然迎面窜出一群F-105,就从自己小队下方15米高度飞过,他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轰炸6号阵地的呵叻机群,双方相对速度有1600千米/小时。事情到这还不算完,在投下SUU-7/A集束炸弹、掠过目标上空的电光火石之间,雷德蒙德就像大多数其他飞行员一样看到了残酷的真相:地面根本没什么导弹,有的只是刷上白漆的竹竿捆!

“他们知道我们要来!这是个陷阱!”

事实的确如此,事后情报得知,北越军队预料到了美军将采取报复,连夜将防空导弹撤出阵地,在布置假目标的同时埋伏了超过130门23毫米和37毫米高炮,用维兹卡拉上尉的话讲,“整个山谷都是高炮阵地”,在空袭的头20分钟里就有三架F-105被当场击落,40分钟后又击落一架。

美军的背运还没走完,返回的飞机有一多半都带着伤,呵叻机群的“胡椒”小队在试图紧急降落在泰国乌隆皇家空军基地时,2号机与长机相撞,飞行员比尔·巴瑟莱姆斯上尉和杰克·法尔少校双双遇难。

整场“春潮”行动完全失败,美军丢了六架飞机,三名飞行员阵亡,两名被俘,一名救回,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只是摧毁了两个毫无价值的假目标。

■退役后的维克多·维兹卡拉在kickstarter发起众筹,制作一部“春潮”行动的动画电影,纪念这一灾难性的任务,并向尚在人世的28名同袍致敬。

常言道“失败是成功之母”,“春潮”行动的失败刺激美军迅速行动起来,成立了一支由肯尼思·“K.C”·登普斯特准将领导反萨姆工作组,由空军、海军和国防承包商联合组建,制定干扰并猎杀防空导弹的40余项对策全部被空军所接受。当年年底,空军的F-105开始安装雷达定位和告警器,海军则是将AGM-45“百舌鸟”反辐射导弹的开发摆在了最为优先的位置。

最为显著的成果莫过于探测和携带干扰设备以及反辐射导弹,专门压制并摧毁敌方防空系统的“野鼬鼠”作战飞机,第一架经过改装的双座型F-100F“超级佩刀”于1965年11月抵达泰国,并于12月22日成功摧毁一处萨姆2发射阵地,次年9月,美国空军首次实现干扰萨姆2导弹雷达。萨姆2的命中率从1965年的5.7%下降到1966年的2.8%,到越南战争结束时,进一步降低到1.15%。如今防空系统压制已经成为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重要一环,但不能忘记的是,这些先进的经验都来自于曾经惨痛的失败。

■越战后期,“野鼬鼠”们已经换装了专门改装的F-105G,可以看到机身加装的设备舱,以及机翼下挂载的AGM-45“百舌鸟”反辐射导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