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历史

赎罪日战争上半场 阿拉伯联军为何能打跨以色列军队

军迷圈

关注

作者署名:冷热防务

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以色列取得辉煌的胜利,包括西奈半岛、戈兰高地、耶律撒冷在内的大片土地被他们收入囊中。一时间,从上到下,以色列军人对阿拉伯军人充满了不屑。被这种情绪左右,更为了巩固已经吞下的土地,以色列人放弃了积极进攻的战略,开始修筑包括巴列夫防线在内一大批防御工事。

他们想不到的是,阿拉伯人复仇的计划已经在酝酿中。

以色列士兵庆祝胜利

六日战争结束后不久,阿拉伯国家就召开了最高级会议,“三不政策”被广大阿拉伯国家接受:不承认以色列、不与以色列直接谈判、不与以色列缔结和平条约。不在战争一线的阿拉伯产油大国向身处前线的埃及保证:向埃及提供财政援助,帮助埃及恢复军事实力。一向分歧大过共识的阿拉伯国家为了复仇聚在一起,战争的准备此刻已经开始。

作为阿拉伯国家的领头羊,埃及在战争准备上最为积极。

埃及在六日战争中损失巨大,此前好不容易积累起的国家声誉经此一役损失殆尽,埃及一时间成为世人笑柄。痛定思痛,埃及开始认真与冷静的分析对手和自己的优势与劣势所在。

领导埃及走向独立的纳赛尔

为了使遭受重创的军队恢复实力,埃及开始从苏联大量进口武器装备。苏联为了拉拢阿拉伯国家,也为了遏制美国扶植以色列的战略,在武器出口上一路绿灯。因此,埃及军队恢复迅速,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补齐了战争的损失。大批全新的苏式重装备进入埃及军队,军队再次具备对阵以色列的实力。

补充装备的同时,纳赛尔领导埃及军队进行改革。首先是调整指挥体系,能力低的高级军官被大量撤换。大批高素质人才,包括各种专业的大学生加入军队,或是接受军官训练。埃及军官团的素质有了质的提升。埃及鼓励各级官兵学习希伯来语,研究六日战争的经验与教训。可以说,埃及军队思维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面对以色列的空军优势,纳赛尔秘密访问苏联,寻求军事援助。苏联满足了埃及的要求,为其提供了27个防空导弹营,80架当时比较先进米格21战斗机,以及强悍的米格25(北约代号:狐蝠),不过这几架狐蝠是作为侦察机。

米格21,号称飞机中的AK

为了保障这些先进武器的战斗力,苏联又派出了万人左右的军事技术与保障人员。在积极准备的同时,埃及始终与以色列在运河地区保持交火状态。

1970年,纳赛尔病逝,他没有等到大仇得报的一天。作为副手的萨达特接过了这个国家,继续完成纳赛尔未竟的事业,以色列人迎来自己最强大的对手。

不同于纳赛尔的理想主义,萨达特是一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他对埃及国情有着极为深刻的认识:由于六日战争的损失以及之后长期的军备扩充,埃及国力几乎耗尽……曾经的财源苏伊士运河因为与以色列的对峙陷入停顿,人民流离失所。军队长期处于战备状态,疯狂吞噬本就有限的资源。总体来说,这个国家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视察前线的萨达特

同时他也认识到,作为美国楔入中东的钉子,以色列是无法用武力消灭的。即便阿拉伯国家真的能够联合在一起,也几乎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中东长期不战不和,紧张对峙的局面实际上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刻意营造的。继续维持这种局面,埃及的国力最终将被耗尽,国家将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萨达特曾经试图与以色列寻求和解,但是屡次取胜的以色列对此并不感冒。阿拉伯兄弟也对他试图和解的尝试十分不满。各主要大国也有意无意忽视埃及这个国家的意见。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显示自己的实力,让世界认识到埃及有能力依靠改变某些东西,尤其要让以色列认识到阿拉伯人有能力摧毁其生存根基。这样才有和平的希望。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萨达特领导下的埃及开始全面推进战争的步伐,准备用一场有限战争改变国家的命运。

首先,摆脱苏联的控制。本来萨达特希望从苏联那里获得支持,并通报了自己有限战争的想法。但苏联不希望打破中东的力量平衡,希望保持这种不战不和的状态。认清苏联的意图,萨达特毅然决然地驱逐了埃及的苏联军事人员,迈出了战争的第一步。

有意思的,他的强硬反而让苏联的态度发生变化。为了保持在埃及的影响力,苏联被迫同意向埃及出口先进武器装备,包括相当数量的SA-6地空导弹和9К11/9К14“婴儿”反坦克导弹(北约代号AT3萨格尔)。

接着,埃及采取各种措施争取阿拉伯各国对于战争的支持。经过一系列斡旋,1973年初,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军事首脑齐聚开罗,开会讨论战争的战略问题。同年3月,埃及与叙利亚成立联合司令部。之后的4月,阿拉伯各国参谋长会议在开罗召开,进一步统一思想。埃及和叙利亚成为这场战争的主力,其他国家则出兵、出力。

叙利亚前总统老阿萨德,其子是现任叙利亚总统

曾经稚嫩的约旦国王侯赛因

万事俱备,战争进入倒计时。

埃及国防部长的伊斯梅尔鉴于之前的经验,提出先发制人,用突袭的方式给以色列人以沉重的打击。但如何进行突袭,却成为了一个困难的问题:战线基本是确定的,不存在攻击哪里的问题;战线的宽度也十分有限,也很难在具体突破点上做文章。只能在时间上做文章了。为此,埃及国防部、外交部和情报部门联合制定出战略欺骗计划。

在苏伊士运河与以色列对峙的前线,埃及修建了道巨大的河堤,表面上是为了抵抗以色列的袭击,实际上则是用来掩护坦克和火炮的集结。同时,埃及不断征召和复员后备役人员,让对手对埃及的兵力规模与战备状况产生误判。

距离开战还有四个月的时候,埃及军队以演习的方式掩护人员与装备向前线集结。渡河器材被精心隐藏,防止被以色列人发现。如此反复,给对一种“狼来了”的错觉,渐渐产生麻痹心理。

埃及的两栖装甲运输车辆

为了对付巴列夫防线上的巨大沙堤,埃及人想到用水冲刷的方法,试验后发现效果极佳。为此,450台高压水泵被从欧洲紧急进口过来,并展开专门的训练。

至于后面以色列装甲部队的反击,埃及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火箭筒、无后坐力炮、反坦克导弹被加强给一线的参战部队。

最令人称赞的是,进攻时间被确定为1973年10月6日,这一天是犹太人传统的赎罪日,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几乎整个社会都是停滞的。同时,这一天也正处于处于斋月中,虔诚的穆斯林会在白天禁绝一切饮食,以色列人绝对想不到阿拉伯人会在斋月里进行大规模军事行动。

以色列的赎罪日活动

埃及方面进行了严格的保密,很多参战官兵直到战斗打响才了解到自己的任务。号称世界顶级情报机构的摩萨德在战争爆发之前竟然没有发现任何迹象,可见这次行动保密的成功。

战争一开始,苏伊士前线的以军被打懵了,阵地陷入一片火海中,只要5%的军事目标在埃及军队的火力准备下幸存了下来。战后统计,埃及动用了200架作战飞机、2500门火炮、1000辆坦克以及大量“蛙”式远程火箭进行火力准备。最开始53分钟的火力准备密度之大,足以载入世界军事史。

T62,埃及和叙利亚坦克部队的中坚

从14时开始火力准备,到17时,埃军全面突破了以军的防线。巴列夫防线沦为世界的笑柄。

由于防空导弹的配置,以色列人引以为傲的空中优势被遏制,200多架飞机被击落,失去了西奈半岛上的制空权。这是历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空军唯一一次失去制空权。

空军被惨虐,以军地面部队的日子也不好过。驻防巴列夫防线的3个装甲旅、1个步兵旅均遭受重创。300多辆坦克被击毁,更严重的是伤亡人数达到数千人之多。埃及军队凭借自己在突破“巴列夫防线”中,精准的协同与配合,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埃及军队行动的同时,戈兰高地方向的叙利亚军队也动了起来,凭借在装备数量和兵力的优势,一步步压制住以色列军队。随着埃及和叙利亚的进攻,阿拉伯国家的装备和援兵也在不断向前集结。

问题是,埃及突然停止了进攻,转入防御。以色列人高效的国防动员机制和美国人及时的输血,挽救了犹太人的命运。

利用埃及人停止进攻的时机,以色列先击溃了北方的叙利亚军队,兵临大马士革城下。接着,以军回头迎战埃及军队。双方一度陷入僵持,此时美国再度下场拉偏架。在美军情报的支持下,以色列终于扭转战局。

独眼将军达扬,时任以色列国防部长

最终,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压力下,阿以实现停火。

以色列认识到,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阿拉伯国家真的可以把自己摧毁,和平是生存下去的必要选择。阿拉伯国家也产生了类似的认识。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和平问题,因此被提上议事日程。

几年之后,戴维营和平协议的签订,让埃及和以色列实现了和平。萨达特的愿望得以实现,不过阿拉伯世界也因此被撕裂。几年后,他也因此被刺身亡。直到今天,中东的战火依然不止,只不过大规模战争已经成为了过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