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深度

解放军跟这个"敌人"斗了长达70年 枪炮都无法消灭

新浪军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解放军有一个敌人,不能用这种东西来消灭

最近,关于鼠疫的消息不断在媒体上曝光,虽然两名患者已经得到有效治疗,但依然令很多人感到不安。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因为鼠疫确实是一种危害极大的烈性传染病。

鼠疫有多“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传染病被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其中甲类只有两种——鼠疫和霍乱,令人谈之色变的艾滋病和“非典”都还要低一等,属于乙类,非常著名的欧洲“黑死病”,其实就是鼠疫。

鼠疫是一种存在于啮齿类与跳蚤的一种人畜共通的传染病,包括淋巴腺鼠疫、肺鼠疫和败血性鼠疫,致病体为鼠疫杆菌,传播途径主要是老鼠和跳蚤。人感染肺鼠疫后,如果未经治疗,会在1到6天内死亡,死亡率高达95%。

▲“黑死病”才是真正的“灭霸”

历史上鼠疫曾给人类造成重大杀伤,541年至542年的“查士丁尼大瘟疫”导致东罗马帝国三分之一人口死亡,重挫了东罗马帝国。发生在14世纪的“黑死病”在数年间横扫欧亚大陆,造成5000万人死亡。

1910年,源于俄罗斯境内的鼠疫传到中国东北,波及69个县市,死亡6万多人,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伍连德受清政府委派,到东北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防治方法,终于在4个月里扑灭了这场疫情,荣膺“鼠疫斗士”称号。

▲1910年东北鼠疫的惨状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鼠疫虽烈,会自然发生,但总有办法对付。可要是有人起了歪心眼,把鼠疫当成武器来用,后果会更严重。

据说“黑死病”的来源,就是1347年蒙古人围攻克里米亚半岛城市卡法时,用投石机将鼠疫死者抛入城中引起的。不过也有很多学者质疑,这样干的话,攻城者会先于城内被感染,“扔尸体”恐怕只是个传说。

用鼠疫杀人,蒙古人可能是被冤枉了,但有人可是实锤。谁呢?日本!

日本在二战期间进行过相当规模的细菌战研究,并且运用于实战,尤其是在中国,给中国军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其中就包括鼠疫。

很多人都知道臭名昭著的731部队,但日本的“生化部队”并不止这一支。除了731以外,日军还设有“关东军满洲第100部队”、“北支甲第1855部队”(北京)、“荣字第1644部队”(南京)、“波字第8604部队”(广州)等共63支细菌战部队。

▲日本关东军建立细菌部队的“关参一发第一八七七号”命令

“100部队”始建于1936年,实际上直接由日军参谋本部指挥。前身是驻屯在长春宽城子的号称高桥部队的“关东军马匹防疫场”,1938年迁至长春以南10公里的孟家屯。经过扩建后,改用了“满洲第100部队”的秘密番号。

“100部队”有日籍研究和工作人员800人,进行烈性病菌和毒药的研究和制造,并把活人当作“实验品”,进行病毒菌的传染实验。本部下设总务部和4个细菌生产研究部门,在大连、海拉尔、佳木斯、拉古(牡丹江附近)等地设有支队。

“北支甲第1855部队”始于1939年,位于天坛附近,对外称“华北军防疫给水总部”,由日军华北派遣军总司令下村定中将指挥,以野战供水和传染病预防为幌子进行细菌战研究。其中第三课设在北京西郊,专门大量生产鼠疫菌和跳蚤,研究如何使鼠疫依附于跳蚤身上,并与南苑的第十五野战军航空厂配合,用飞机撒布。

“荣字第1644部队”,又称“多摩部队”,始于1939年,由石井四郎亲自组建并兼任部队长,对外称“华中防疫给水部”,归日军华中派遣司令部指挥。全员1500人,本部下设总务课,细菌研究课、防疫给水课、材料供应课、理化研究课。

设在广州的“波字第8604部队”,同样也由石井四郎组建,对外称华南防疫给水部,归华南派遣军司令部管辖。除了进行细菌和传染媒介物的生产和细菌实验之外,也与731部队配合,在华南地区使用细菌武器进攻中国部队,荼毒中国人民。

▲常德鼠疫受害者统计表

日军先后在诺门罕、浙江宁波、陕西榆林、湖南常德等地实施过细菌战。

仅在常德一地,日军施放的鼠疫细菌攻击就造成了当地长达两年的鼠疫灾害,据常德当地在90年代的调查,日军细菌战造成的死亡人数在15000人以上,有姓名记录的达7643人。之所以没有象东北1910年那样死那么人,是因为中国军民采取了一定的防治措施,但这又造成了相当规模的经济损失。

日军实施细菌战,地点遍布中国各地,但其“科研基地”和“生产基地”基本都在东北,即731部队和100部队。根据美国解密的日本细菌战情报档案,从1936至1945年,731部队鼠疫人体试验从未间断过,被害的中国“受试者”估计至少在千人以上。

731部队对于鼠疫的研究颇有心得——“所有炸弹试验得出结论:鼠疫杆菌稳定性不高,不能作为理想的细菌武器。不过,使用跳蚤传播鼠疫很实用……,受试者被跳蚤叮咬一口,通常就会感染鼠疫,如果受试者在每平方米有200只跳蚤的房间里走动,10人中有6人会感染鼠疫,其中4人死亡……”

1940年6月,731部队在农安、大赉等地进行了一次人工投撒鼠疫跳蚤的实战试验,考察“实战效果”。在2011年发现的731部队军医少佐金子顺一的秘密论文《PX(鼠疫跳蚤)效果略算法》中,明确记录了这次细菌战的“战果”——致使3051人死亡。

相应的,东北鼠疫也在1940年达到高峰,一直到1944年,东北地区(含部分内蒙地区)的患病和死亡人数都居高不下。直到日本战败投降,日军细菌战的恶果仍然在继续。

▲1945—1948年鼠疫传播路线

内蒙王爷庙地区(今乌兰浩特)历史上从未发生过鼠疫,却在苏军进占前后突然出现暴发性鼠疫流行,当地居民死亡851人,就连苏军也死亡了145人。根据事后调查,这是伪“兴安总省警务厅长”福地家久下令将病菌和染病老鼠进行散播的结果。

731部队在投降之前,烧掉文件,杀害“受试者”,炸毁细菌工厂,释放带菌老鼠和跳蚤,“用鼠疫菌污染满洲山河”——老鼠的数量约有30万只,跳蚤就无法统计了。根据相关历史档案记载,在1945至1948年间东北再次出现鼠疫大流行,因鼠疫死亡30933人。

▲日军细菌战元凶在苏联伯力受审

人民军队挺进东北后,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采取了一系列防治措施,终于遏制了鼠疫蔓延的势头。即便如此,哈尔滨地区直到1954年,仍有鼠疫发生,可见日军细菌战罪恶之深重。

但是,鼠疫菌的潜伏发作期可长达十几年,在气候、湿度、温度适宜的时候,如果不加强防治就会发作。实际上,很难不让人进行这样的联想——日军当年散播的鼠疫,真的被消灭干净了吗?

其实想一想也知道,日军散播的老鼠跳蚤,肯定会不断繁殖,在如此广大的土地上,要灭得一个不剩,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据民间对日维权人士王选进行的调查,即使是在日军细菌战实施时间较短的衢州、义乌,直到今天依然能发现抗体呈阳性的带菌老鼠。

日军在东北、内蒙进行过高密度病源体培养,又在灭亡前夕疯狂散播,情况只会比南方战场更严重。

此次鼠疫事件中的两名患者来自于内蒙锡林郭勒盟,根据已知档案,日军“1855部队”曾在这里进行过残忍的活人冻伤试验,而距离锡林郭勒200多公里的白音布统(现隶属阿鲁科尔沁旗),就曾是日军1942年进行鼠疫试验(航空投放)的地方,当时这里有1200人,3个月内死亡了800多人。

▲解放军“剿鼠”差不多就是这样

因为有此历史,人民政府一直对鼠疫保持了高度警惕,在日军进行细菌战准备的大本营——东北和内蒙,就更是如此。

除了地方卫生部门在医药、救护、防范方面的努力,解放军也是对抗鼠疫的重要力量。驻地在草原或草原附近的解放军部队,会定期用“人海战术”进行草原灭鼠行动,70年来从不间断——每人发一袋鼠药(或浸过鼠药的花生瓜子),一字排开,间隔一定距离,向前推进,发现鼠洞就投放一些鼠药……

  这种“清剿”虽然看起来很笨,但确实有效。在卫生部门和解放军的长期努力下,鼠疫已经被控制在了一个非常低的水平,草原上的鼠间鼠疫只是偶有发生,人感染鼠疫近乎绝迹。近十年来的鼠疫死亡病例只有11人——因为鼠疫已经相当少见,反而出现了大部分医生因为没有见过鼠疫而缺少经验的新问题。

▲这种事就不要干了!

鼠疫虽然可怕,但人类已经有了一整套成熟的预防和治疗方法,通过戴口罩、隔离、避免接触啮齿类动物这些措施即可有效预防传染,即便感染,使用链霉素、庆大霉素等抗生素即可被有效治疗,人民政府也拥有足够的传染病防控经验——收治患者的医院看似如临大敌,实际上是一种非常负责任的做法。

所以,要对疫情保持警惕,也要相信卫生部门的处置能力,没有必要恐慌。但同时,我们也更不能忘记历史——在中国曾经贫弱的年代,侵略者只要放出一群老鼠,就能害死数以万计的中国人,这种惨痛的经历,最好永远不要再来。(作者署名:军武次位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