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深度

俄送蒙古两架米格29战机 俄网友抨击:影响中俄关系

新浪军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署名:帧察点

虽然图片模糊,但可见两机仍保留着俄空天军的涂装

随着11月15日,两架原属俄罗斯空天军的米格-29UB转场到蒙古乌兰巴托东南的Nalayh机场,标志着我国周边又多了一个拥有三代机的国家。此前在与我国陆上接壤的国家中,装备有第三代及以上歼击机的国家有朝鲜、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缅甸和越南。

拥有两条长2800米主跑道的Nalayh机场是蒙古空军的两个主要机场之一,目前该机场以使用米-8直升机为主(中图),拥有一定数量的永备机堡和机窝,具备保障米格-29使用的基本条件

这两架无偿赠送的米格-29UB,是今年9月俄蒙两国签署的军事技术合作协议的一部分。早在2011年就有报道称,俄罗斯将向蒙古提供5架米格-29,8年后这个数字并没有变化;估计这两架先期到货的双座机,将在11月26日蒙古庆祝其政权成立95周年活动上正式移交,可能还会进行飞行表演。

由俄军飞行员驾驶的两架米格-29UB在降落前通场致意。后3架米格-29(应该也是翻新后的二手单座机),估计将在蒙古飞行员初步掌握米格-29的使用后再移交

对于原有的米格-21机队早已因老化而彻底停飞的蒙古空军来说,多年之后重新拥有战斗机,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因此除了“双座先行”之外,蒙古国防部还计划采购一套地面模拟训练设备,让这支已经“直升机化”的空军,更快地恢复起对战斗机的使用和保障能力。

虽然近年来俄罗斯外销军机的“爆款”是苏-30SM,但要想用上这款重型战斗机,就算飞机白送,从人员培训到保障设施,都不是蒙古空军消受得起的;更不必说,一旦这个直面我国三北地区的国家,一下子装备了有很强纵深攻击潜力的苏-30SM,很有可能使得中蒙乃至中俄关系再受考验。

“短腿”的米格-29加入蒙古空军后,更多是用于拦截不时在该国的边境线上出现的迷航入境飞机,以及气球等其他“低慢小”目标,所以蒙古对其航程仍有一定要求

饶是如此,送给蒙古米格-29的消息一出,俄罗斯部分网友仍然开始了口诛笔伐:不仅有人担心此举仍会影响中俄关系,还有人抨击,与俄罗斯站在抵抗北约一线的白俄罗斯弄点苏-30SM还得花钱(卢卡申科前两天还真的对此表示不满来着),周边毫无现实威胁的蒙古却能白拿米格-29,简直岂有此理!

还有人戏称,蒙古空军的实力就此一举超过了没有战斗机的“波三小”——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空军的总和

虽说没赚多少钱,但好歹这也算是米格-29再添一客户,毕竟除此之外,近期“支点”的外销动态,就剩下年初跟印度空军谈的那笔升级版的二手机合同了;特别是在新生产机型方面,由于埃及的米格-35后续订单执行并没有什么动静,加上俄军自己接收米格-35也是一种带搭不理的态度,总体来看,米格未来的形势仍然严峻。

俄空天军只采购了很少量的米格-35

关于冷战后米格-29系列的外销与后续发展被苏-27系列吃得死死的原因,已经有很多人分析过了。只不过看着蒙古等了好多年等来的三代机,头一批还是俩没有火控雷达的米格-29UB,这就不由得让我们往深了想:相比具备和单座机相同的完整作战能力的苏-27UB,米格-29早期双座机在这方面的缺失,是不是也有影响?

米格-29UB的第二座舱向前延伸,挤占了火控雷达的空间,使得该机只有一部简单的测距仪

直到“第二代支点”米格-29K/M2开始,通过构型的大改,不仅双座机也拥有完整的火控雷达,而且开始朝着单双座同构型的通用化思路转型

往前追溯一番不难发现,在冷战期间的米格系列飞机上,这种“双座机天生缺点啥”的习惯性设计比比皆是:比如相比1门37mm+2门23mm航炮的米格-15/17,其双座教练型乌米格-15就只有一挺12.7mm机枪;比如米格-23和米格-25,其双座教练型虽然构型有所不同,但都取消了火控雷达。

对比可见,米格-23UB的第二座舱是向后延伸的,没有挤占机头空间,但仍然取消了火控雷达

为了让两个座舱都具备独立且接近的视野,米格-25UB从布局上就告别火控雷达了

从空军前线航空兵到国土防空军,无论是否存在布局的限制,米格家族的双座机之所以都倾向于“低配”,除了自身习惯之外,与苏军航空兵的装备哲学有着很大的关系。对于苏联空军和国土防空军来说,由于装备规模极其庞大,单座机足以承担所有作战任务,在专职用于训练的双座机上降低成本,确实有其合理之处。

但应注意,设计局的不同思维也在发挥影响,同为国土防空军的截击机,苏霍伊设计局的苏-15UM好歹还是能发射R-98MT红外中距弹的

到了研制苏-27时,苏霍伊设计局更是通过与用户的详细沟通,确定了“纯双座”苏-27U只是试飞中的一个技术状态,真正服役的双座机都是具备完整作战能力的苏-27UB

但对于米格机的海外用户来说,其装备规模普遍较小,狠心攒钱采购的米格机中却总有那么几架不具备完整作战能力,这反倒成了一种“浪费”。即使在米格机的外销工作依旧高歌猛进的冷战时期,这一问题就已经被一些较为精明的客户发现,其中的典型,就是越南空军。

我们之前提过,“王海大队”在1987年驾驶歼-7II上高原时,还专门为印度空军当时刚刚装备的米格-29进行了针对性训练。相比再度剑拔弩张的中印边境,此时中越边境更是处于战争状态,在米格-21之后再未引进一款“米格”的越南空军,获得米格-29不存在任何障碍。

在当时米格-29已经开始在亚洲扩散的大背景下,这种推测完全是有可能的(图为人民军空军的米格-29);在我军当时编印的材料中,也料敌从宽地判断,越军很可能换装米格-29

而越南空军坚持不引进米格-29的背后,与其在越南战争期间与美军的作战经验也有着一定关系。战争期间,由于美军频繁进犯其北部空域,这使得越军的训练飞行其实也并不安全,其几乎无武装的乌米格-15/米格-21UM(1972年9月的一次空战中,米格-21UM上甚至有苏军教官)有过多次遭遇美军F-4等制空机型,被击落或被迫跳伞的尴尬情况。

对于装备规模有限的越南空军来说,必然不希望这种场面再现

这种历史经验,使得在与我军作战中总体仍处守势,且面对我军数量庞大的歼-6/7机群,巴不得每架战机都能以一敌多的越南空军,对不具备超视距空战能力,一旦交战时只能进行格斗的米格-29UB缺乏好感。特别是在我军一线部队已经开始换装挂载可迎头攻击的霹雳-8格斗导弹的歼-7H时,这一问题就更明显了。

尽管歼-7H的机动性仍然无法与米格-29UB相比,但在格斗弹进入迎头攻击的时代后,导弹的发言权比越南战争时期那是硬气多了

尽管看上去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但站在这个对手的角度上看,越南空军坚持等到我军引进苏-27——意味着该机得到出口许可之后,立刻跟进装备同型机,事实证明是正确的选择。“侧卫”的到来,不仅使得越南空军在与当面我军航空兵的实力对比中,并不处于明显弱势;借助其地缘优势,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这些远程战斗机对掩护越南加紧侵占我国南海地区利益,也起到了“马前卒”的作用。

越军对其引进的“侧卫”非常看重,其空军有多位军官因参与新机的引进、形成战斗力乃至大修升级等全过程而晋升或授奖

正如前文所说,映衬着“支点”的江河日下,如今“侧卫”系列确实依旧畅销,就连白俄罗斯“无奈掏钱”这事儿,现在看都能以另一种方式说圆了:反正白俄空军已经用上了苏-30SM,那么估计其558航修厂很快就能掌握该型机的大修能力,到时候俄罗斯把外贸客户的苏-30SM(当然也可以包括印度人的苏-30MKI)维修生意都包给白俄罗斯,这钱早晚能赚回来,还能给卢卡申科多交点税,岂不美哉?

卢卡申科:反正钱都交了机也来了,您爱咋办就咋办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