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深度

印度光辉战机上舰后未来怎么走 含金量或不比歼15低

新浪军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胡诌施佬

上周施佬在写三哥“光辉”战机文章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之后没几天,“光辉”完成了该机研制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1月10日,“光辉”海军型的第二架原型机——KH3002号机在印度国家试飞中心首席飞行员Jaideep Maolankar海军准将的驾驶下成功在印度海军唯一的现役航母“超日王”号航母成功着舰;随后在1月12日,同一架飞机在航母上成功实现了滑跃起飞。印度因此也继中国之后成为又一个能够自主研制舰载战斗机的国家——考虑到歼-15与苏-33从设计和结构上存在的一看便知的紧密联系,“光辉”舰载型的含金量没准还高一点。

▲ 一直被咱们笑话的“光辉”以某种形式走到了中国的前面,确实是挺有趣的

“光辉”海军型的研制起点不像空军型那么明显,毕竟虽然“光辉”战斗机项目上马没多久有关该机要开发海军型的说法就遍地都是,但相对于最先开始研制的空军型,海军型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只是印度斯坦航空公司高层吹牛的设想而进入正式工程研制这事儿施佬目前也无从知晓,不过从技术角度看,“光辉”海军型与同一家族的双座同型教倒是有不浅的渊源,原因也很简单:海军型“光辉”在气动布局上采取了单双座一致的设计。

▲ 进行陆上着舰测试的KH3001号机,其整体外形就和陆基双座一模一样

在“光辉”海军型原型机下线前的2006-2010年,印度海军航空兵从俄罗斯接收了后来成为“超日王”号航母舰载机的米格-29K和米格-29KUB战斗机。与此前的米格-29UB型机头外形和米格-29大相径庭,甚至连机载雷达也没有不同,米格-29K/KUB采用了单双座统一的气动构型,直接将双座型的后座替换为设备舱,在外形甚至座舱盖上没有任何的区别。

▲ 全副武装的KH-3002,可见HAL对该机的战斗力还是寄予厚望的

这样做的优点主要就是“省事儿”,毕竟米格-29KUB双座机本身的生产数量只有个位数,单独为其设计一个机头再做一整套测试的效费比实在太低,而如果单双座都用同一个构型,那么不仅研制工作可以简化,生产以及使用中二者的区别也会显著减小。虽说单座机用那么大一个座舱盖没有必要,对战机的飞行性能和后向视野也可能有一定影响,但在省钱省事的大前提下,这确实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 这一排29K,在这个距离上想看出谁是双座型确实有点难度

很难说印度是否从这批米格-29K中受到了什么启发,但“光辉”海军型确实也走了这么个路线:“光辉”战斗机双座型的第一架原型机KH-T2009在2009年11月26日正式下线,而“光辉”海军型第一架原型机KH-T3001是在2010年7月正式下线,该机不仅采取了双座机的机头构型,而且干脆也是一架双座机,而直到更晚的KH-T3002号机上才实现了海军型的单座机。这一单座一双座两架飞机的气动构型基本一样,只是单座机在原来后座的位置上用一个设备舱(也可能是油箱)进行了替换,并且用蒙皮替换了后座舱盖。

▲ 当然,这样一看海军型的后向视野真的就那么回事

这么做的好处显而易见,海军型“光辉”单双座型的气动设计可以统一,而且和“光辉”双座型在气动上也完全统一,等于只要研制一个气动构型就能解决三款不同型号的战机,加上“光辉”舰载单座型的后座空间可以被用作燃油舱,对于需要上舰必然要增重的舰载型而言,能够多带一点燃油维持作战半径不下降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光辉”本身的作战半径就只有300公里,再掉就真的没法用了)。虽然受制于“光辉”的基础设计,海军型“光辉”性能也没法有太多的突破,而且其单座型的后向视角肯定很差,不过在研制海军型“光辉”中的这个“一个气动多种构型”的理念倒是颇有意思。

▲ 两款“单双座同构”的飞机同框,也是很有意思

由于“光辉”海军型到现在总共就只有这两架原型机,用来定型一个新型号数量上也不大够,而且在下线的时候连阻拦索都没有挂,加上印度采购的米格-29K/KUB的数量足以满足“超日王”号和将来的首艘国产航母“维克兰特”两艘航母使用,而且印度海军虽然一开始表达过采购“光辉”海军型的愿望,但后来就因战机超重的原因放弃了“光辉”舰载机。因此外界长期以为HAL在舰载机领域的努力只是“玩玩而已”,结果就凭着这两架原型机,HAL一点一点的完成了包括飞机从地面滑跃台起飞和在地面上阻拦着陆的试验,并且在如今完成了里程碑式的舰上起降工作。

▲ 这张照片肯定也会被印度媒体反复引用

从2016年到现在,施佬也不知道“光辉”海军型在没有生产新的原型机的情况下是如何解决超重问题的,不过对于干净构型(没有外挂),从180米的长起飞点开始滑跑且很有可能不满油的“光辉”舰载型而言,既然能够在陆上滑跃甲板成功起飞,在航母上成功起飞自然不在话下。虽然单发的“光辉”海军型尺寸小,适装性好,但由于印度海军已经正式拒绝了“光辉”海军型量产上舰的请求,因此目前KH-3002号机的相关测试更多是作为“练兵”行动,一方面锻炼HAL的战机研发团队,另一方面则是为印度舰载机的研制项目累计更多的数据,以便印度开展新型舰载机的研制。

▲ 试飞员、试验团队、飞机制造部门……都可以从中获取经验

印度海军所谓的“新型舰载机”便是所谓的TEDBF(双引擎舰载战斗机)方案,从这个明显为了把“光辉”海军型给摘出去的方案要求就能看出,印度海军对于“光辉”乃至后来的“光辉”Mk2方案都不是很满意,而至于如何在短时间内鼓捣出一个合适的双发舰载战斗机这事儿,印度方面也没拿出什么可行性特别高的计划。目前展示的所谓TEDBF方案,某种程度上很像歼-20公开之前“双发版歼-10”的那种设计,即以“光辉”的整体布局为基础,加宽机体改为双发,和“光辉”Mk2一样增设鸭翼,同时把各类时髦的保形油箱、精确制导武器什么的全给安上,顺便再让三角主翼进行一定的折叠。这样一个“大不一样”的方案什么时候能够造出样机来,怕是大多数观察家看了以后都要大摇其头——键盘军事家这样玩玩也就罢了,HAL好歹也是印度航空工业的脸面啊,怎么也能如此随意呢?

▲ 当然这么样一来,“光辉”的尺寸就逼近阵风了……为什么不买阵风呢?

在下一代战机的研制上,印度方面已经提出的方案就有一大堆了,除去可行性相对较高的“光辉”Mk1A、“光辉”Mk2和已经因为和俄方“闹掰”暂时搁浅的FGFA之外,还有TEDBF/ORCA、AMCA等多个下一代中型战斗机方案,这一规模对于印度这样搞一款战斗机还不利索的国家而言,真的是超出太多了。但后起的印度有他的苦衷:底子薄,要是再按部就班,那就永远也赶不上了……在这一大堆方案和有限的技术能力之间,印度最后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反映的,更多是印度对本国工业能力的认知。

▲ 到底是“大干快上”还是“联系实际”,印度也需要自己琢磨

至于咱们自己……虽然所谓“自主知识产权舰载机”这事儿严格意义上印度抢了先,但武器装备研制本身就不是一个比谁名头多的比赛,中国之所以在四代机(传统的三代机)上舰上如此着急,和我们下一代舰载机的定位与水平有关,在好消息将近的时刻,纯粹的虚名,咱们看看就好。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