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军事深度

中国第2艘075两栖舰已成型 北约给它起了个代号(图)

新浪军事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帧察点

本月,美国海军情报办公室例行发布了一年一度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海警及政府公务船舶2019-2020识别辨认指南》,同时发布的还有《俄罗斯联邦海军2019识别辨认指南》。

▲由于很多东西都加进来了,中国版识别指南中,除同型仅建造一艘(如866岱山岛船)的例子之外,几乎每一个剪影代表的都是一整级舰

▲相比之下。俄罗斯版的识别图虽然看着也挺热闹,但那些小一些的剪影,每一个指的就是单独的一艘船……也算是强行大差不差

在这两份识别指南之间,可以看出美军在编制时明显的差别,如在俄联邦海军识别指南中,仅包含了水面战斗舰艇,两栖、辅助舰艇则基本没有收录,哪怕是相对新锐的“伊万·格伦”级登陆舰也并未包括在内。而在针对我国的这一份识别指南中,仅海军部分就包含了各型两栖舰艇、补给舰艇乃至远洋拖船、电子侦察、潜艇救捞等辅助舰船。

▲什么胡来级啊、烧烤级啊。。。。。。就很有灵性 

另外从两份指南的标题就可以看出,涉及我国的这一份,还将海警部队、渔政海监、政府科考乃至涉及南海海区的部分渔业船舶都纳入其中。相对于这些,比较引起笔者关注的,则是此份识别指南中,正式披露了075型两栖攻击舰的北约代号:“YUSHEN”(玉神?玉深?玉申?),这可能是我军装备中,最新一款被北约命名起代号的。

▲右上的标注,写明了075型两栖攻击舰的北约代号为“YUSHEN”

由于这两份识别指南主要是面向美国自身所用,所以这些舰船的型号,也基本使用的是美国-北约体系的型号代号,不过,国产舰艇和苏/俄海军舰艇在北约代号的形式上却有着较大的区别。对于苏/俄以及我军引俄(包含乌克兰)舰艇,由于苏/俄海军进入上世纪70年代之后,普遍喜好在舰艇舷侧加装俄文舰名浮雕(有些还特别大),所以北约也就改变了之前不掌握首舰舰名时专门起一个代号的做法,而是直接使用该级舰首舰的俄(苏)方正式舰名,将同系列型号统一视作“某某”级。

▲俺叫“基辅”,К-И-Е-В,“基辅”,舰名写的大,不仅同志们觉得带劲,北约同行们离近了看也看得清楚——其实该舰还在船台上时,北约曾命名其为“基里尔”级

对于人民海军的水面战斗舰艇,美国-北约方面采用的是我们很熟悉的另一套命名规则,如“旅大”、“江湖”等。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在早期由于涉及我军的公开情报较少,舰名情况更是难以寻觅,因此对驱逐舰、护卫舰等大类舰艇,北约代号通常以其发现地点作为代号依据。

如首舰在大连造船厂建造的051型,北约代号为“旅大”(1950年-1981年,大连市曾称旅大市);与之类似,首舰在上海江南造船厂建造的65型护卫舰的北约代号则是“江南”,而首舰在上海沪东造船厂建造的053H型护卫舰则是广为人知的“江湖”(一说“江沪”);这种“首次发现”命名法,也充满了十足的冷战情报风味。

▲在大连造船厂下水的051型首舰,无论是间谍冒死靠近确认,还是通过稀少的黑白照片判读,最终将代号与发现地联系上的这种命名方式,都充满了十足的冷战风味

对于公开资料更为稀有的朝鲜,美国-北约体系也长期采用类似的发现地命名方式,如“罗津”级与“南浦”级护卫舰、“新浦”级潜艇等,由于朝鲜的舰艇型号秘不外传,而哪怕是在朝鲜对外官方报道中,人民军海军的舰艇舰名也绝无报道,所以这些西方名称,甚至成了外界称呼人民军海军舰艇的唯一方式。

▲航空侦照影像里的“罗津”(上)与充满着“非正常拍摄”风味的“南浦”(下),结合可能到最后也不会公开的真实舰名,可能外界对其除了“罗津”、“南浦”之外也没别的名字好叫了

而前些年外界眼中的人民军的弹道导弹则更是如此,如知名的“大浦洞”(至今仍是很多人对朝鲜弹道导弹的印象)、“芦洞”(大部分时间被以讹传讹为“劳动”)、“舞水端”等,这些名称实际上也均是其首次发现地。只不过后来朝鲜导弹型号越来越多,美韩方面越来越懒,直接排上KN-XX的序号称之,加上朝鲜官方也经常在试射后公开导弹型号,才使得首次发现地命名法越来越少见。

▲这种命名法在对中国导弹命名时也偶尔出现,比如西方所谓的SC-19反导拦截弹,SC就代表双城子导弹试验场

而对于苏/俄武器装备来说,尽管现有的正式北约代号并不采用首次发现地点的方式,但在确定北约代号前,这种命名法也被作为临时名称使用。如在远距离上刚刚发现,但未能确定真实舰名时,1144型核动力导弹巡洋舰被称作“波罗的海战士1号”(BALCOM-1);直到后续抵近侦察,包括苏方公开了部分官方消息后,才有了现在的通用称呼“基洛夫”级。同理,在获得“侧卫”和“支点”这两个现有正式北约代号之前,苏-27与米格-29也因侦察卫星照片发现地点(拉明斯科耶)而被称作“拉明-K”与“拉明-L”。

▲一开始把俺叫“波罗的海战士1号”(顺便一提,956型“现代”级早期被称为“波罗的海战士2号”),后来又叫俺“基洛夫”级,虽然俺确实叫“基洛夫”,但是俺这个家族实际上叫“海雕”(图为1983年拍摄的1144“海雕”型巡洋舰“基洛夫”,俄罗斯时代改名“乌沙科夫海军上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民海军的舰艇也在逐步迭代,尽管舰名已公开,“旅×”命名驱逐舰、“江×”命名护卫舰的习惯,在北约代号规则中仍被继承了下来;但对于我军后续型号舰艇的北约代号,大多已经与首次发现地点无关,“旅海”、“旅洲”、“旅洋”、“江卫”、“江凯”里的“海”、“洋”、“卫”、“凯”,怎么想也和地名扯不上什么关系。

如果说在给之前几型中国驱逐舰命名时,“海”、“洲”、“洋”等可能是海军情报办公室使用华裔(反正美国不缺华裔)的结果的话,那么055的北约代号“RENHAI”则除了显示其被划分为不同于驱逐舰的巡洋舰(美方视角下)之外,在这个拼音读法下,套用哪个字都与首次发现地无关,其如何得名至今都令人一头雾水。

▲055这个“RENHAI”(笔者也不想继续考究这到底代表哪两个汉字了),在北约代号的命名当中确实过于跳脱

如此回顾一番之后,刚刚披露出的075型两栖攻击舰的北约代号“YUSHEN”就颇为有趣了,一方面来说,固然它可能仍是传说中的“计算机随机字库抽选”的结果;但巧合的是,作为075诞生地的上海,城市简称除了“沪”之外,还有一个也经常使用的“申”。如果美国和北约方面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而给075选择了“YUSHEN”这个译作“玉申”的北约代号的话,某种程度上倒真的颇具阔别已久的“冷战式”风格——乃至新冷战。

随着075型2号舰也基本成型(如图),大家关注的目光更多集中在同样在上海建造的第二艘国产航母上;等到北约给它起代号时,估计肯定将不会再顶着“库兹涅佐夫”级改型的名头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