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校场】其貌不扬的韩国反潜直升机为何能威胁朝鲜?

新浪军事

关注

据韩联社在331日报道,在国防项目促进委员会的第134次会议中,韩国国防采购计划局决定在2022-2030年间投资3.17万亿韩元(约合28亿美元)执行大型攻击直升机二期项目,也就是引进36AH-64E武装直升机。该会议同时决定,投资8500亿韩元用于研发扫雷直升机。

 

韩国此举无疑是为了进一步实现在朝鲜半岛常规武器的“再平衡”。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韩国由于执行经济优先的国策,其常规军事力量建设虽然看似庞大,但与“先军政治”的北方比起来仍然相形见绌。特别是在陆军建设上,韩国一直是防御战略,其主力部队机械化水平较低,较为依赖动员义务兵组成的守备部队和美国战时援助。因此,必须要在不破坏朝韩关系大局的前提下,尽可能提升韩军的技术装备数量和水平以获取常规力量上的新平衡。

 

在这种情况下,韩军将目光投向了直升机。对缺乏先进防空的装甲部队而言,武装直升机能取得极高的效费比,甚至有“开罐器”的外号。在2012-2021的防卫计划中,韩国就斥资1.9万亿韩元采购了36AH-64E,此次的采购计划后,韩军的重型武装直升机战斗力将直接翻倍,可以有效的执行反装甲集群与近海反小型气垫船等任务。

此次计划中容易被忽视的自研扫雷直升机则颇有趣味。对韩国人来说,一直以来就有加强反水雷建设,部署反水雷直升机的想法,在2005年时就有消息称韩国可能在MH-60SEH101之间二选一,购买8架有机载水雷对抗(AMCM)的直升机。此次计划中自研的扫雷直升机将基于韩国的Marineon直升机(Surion/KUH-1的海上版本MUH-1)。按照韩国的设想,该反水雷直升机将有效的对朝鲜战时的“水雷攻势”进行遏制,避免海路的联军援兵无法按时抵达。

这样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在朝鲜战争期间,增援的美军就险些被朝鲜布设的水雷阻挡。朝韩战争中有两次较为著名的水雷战,第一次是19509月的仁川登陆,第二次是195010月的元山登陆。在19509月仁川登陆前,虽然苏联为朝鲜提供了水雷和布设设备并进行了培训,但可能是出于轻敌与应付差事,朝军在仁川布设的水雷数量较少并且安放的较为敷衍,在登陆前夕被英军驱逐舰发现。英军驱逐舰乘着退潮的时机冒险抵近,用火炮对水雷进行攻击,在登陆中没有舰船因为水雷受损,顺利发起的仁川登陆可以说是朝鲜战争的一次大逆转。

而在位于朝鲜半岛东海岸的元山港,吸取了仁川教训的朝鲜人民军进行了专业的布雷,面对三千多枚水雷的雷区,舰队中只有10艘扫雷艇的美军被迫紧急征召韩国海军和旧日本的扫雷部队进行“起伏行动”。在整个行动期间,朝鲜的水雷击沉了美军驱逐舰、布雷舰、拖船各一艘,扫雷舰3艘与扫雷艇一艘,重创驱逐舰4艘;击沉韩国扫雷艇和猎潜艇各1艘,重创扫雷艇2艘;击沉日本扫雷艇1艘。

更重要的是,原计划在元山登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和陆军第7师都被迫漂在了海上,此时“联合国军”在第一线的兵力仅有1个美军师、1个英国旅和5个韩国师。可见如果没有元山布雷,无论长津湖还是之后的整个战争结果都会对我方极为不利。在此后的战争中,水雷在反骚扰和反登陆中同样发挥着作用,在1953年清川江布雷中,根据志愿军报告,布设的水雷击沉一艘登陆舰,使得美军被迫取消二次登陆计划。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海军70%的伤亡来自于水雷。因此,如何避免在未来的战争中,朝鲜对韩国的攻势布雷封锁,和在东海岸阻止美韩联军登陆包抄后方的防守布雷,成为韩国必须重视的问题。

需要重视不代表在实际执行时就真的重视了起来,由于受预算影响,目前的韩国海军扫雷其实是被屡次阉割的结果,目前韩国海军的扫雷舰有襄阳级4艘,江景级6艘,此外还有一艘“元山”号和一艘“南浦”号大型布/扫雷舰。这些船只基本部署于韩国海军三大舰队中的第1、第2舰队下属的第521522扫雷战队。但在一开始的计划中,元山级会有3艘,襄阳级有8艘,2012-2020还会购买至少8架,多则十几架的扫雷直升机。结果90年代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恰好赶上韩国海军预算案,那么看上去不拉风的扫雷船自然成为了被优先阉割的对象,毕竟扫雷对海军建设来说看上去不是那么的能提升民族自豪感。价格更高的扫雷直升机采购案直接取消,毕竟扫雷舰又不是不能用。

 

又不是不能用和用的好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一点韩国政府还是知道的,就算他们不知道,经常进行的美、日、韩(有时还有南非、澳大利亚、泰国、新西兰和英国)联合扫雷演习也会让韩国人知道自己的扫雷器具已经落后。由于水雷引信的提升,传统的扫雷舰与扫雷艇在扫雷作业中被水雷炸沉的概率并不会缩小,曾有韩国媒体报道,为了尽可能的安全,韩国国产扫雷舰基本使用玻璃纤维制作舰体,在进行扫雷作业时还要严格控制船上的金属物品,甚至包括作为人员食物储备的罐头都需要严格管控。

这种对扫雷部队的凑合延续到了“天安”号事件,在最初,韩国海军怀疑该舰为触雷沉没,尽管事后认定是潜艇所为,韩国国内还是兴起一股反思海军发展方向的思潮,认为韩国海军过分偏重建设远洋海军,疏忽了对沿岸地区的防御,特别是缺乏反潜战和水雷战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韩国一方面恢复了扫雷舰订单,其航空工业也开始探讨自研反水雷直升机。韩国人对反水雷直升机并不陌生,此前驻韩美军就长期使用MH-53E作为专用反水雷直升机,并且与韩国进行过多次联合反水雷训练。直升机反水雷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直升机由于不与水面接触,基本避免了触发水雷的风险,安全程度极高;直升机不怕搁浅,速度又快,非常适合近岸扫雷。而且反水雷直升机一般保留有其他功能,有着一定的通用性,受水文和海况影响较低,作业人员比扫雷艇少,因此相对来说更加经济。在部署反水雷无人小艇和蛙人的情况下,直升机能实现更快速和安全的部署与撤离。

此外我们还不应该忽视朝鲜半岛的特殊地形,由于韩国位于半岛南部,扫雷的水面舰艇部队往往被分割成两片区域,在这种情况下直升机能做到更高效率的调动——横跨半岛的飞行和绕道南部海岸谁快谁慢还是很好比较的。另一方面,由于朝鲜极度缺乏制空权,并且在可预料的进攻中也缺乏有效的防空手段,这不仅对AH-64E机群是利好,对韩国引进反潜直升机同样是利好,毕竟在近海扫雷时扫雷舰很难不保证不被突如其来的导弹艇甚至是炮艇一波带走,在攻势行动中(如元山那样在朝鲜控制区准备登陆),扫雷舰也很容易被岸炮直接轰沉。但是10公里外的军舰好轰,10公里外的直升机可不好打。

韩国的这次自研直升机不仅有现实的合理需求,还有着一定的技术储备。在2019年的首尔国际航空航天暨军工业展览会(ADEX)上,韩国航空航天工业公司(KAI)就公开了基于MUH-1 Marineon直升机的反水雷直升机MCH的概念图和模型。并且KAI号称自己可以开发机载激光探雷系统(ALMDS)、机载反水雷系统(AMNS)和水下无人潜航器(AUV)。因此,这次会议的决定,也算是为持续多年的反水雷直升机要不要买,是自研还是引进的争论做出了决定。

 

除了反水雷任务外,MCH直升机还具有3.6吨的有效载荷,这也就意味着可以执行更多的任务。甚至可能用来执行反登陆任务和威慑任务,早在2011年,就有韩国政客提出应该引进反水雷直升机部署在军事分界线附近的海岛上,不仅和平时期可以直接威慑朝鲜的水雷部队,还能起到对相关海域的监视任务并且不会因为敏感性引发朝鲜的强烈反对。在战时还能挂载火箭弹对缺乏防空的朝鲜气垫艇登陆部队发起打击,将AH-64E这些数量稀少的专业武装直升机从该项任务解放出来,让后者能更加集中的用来遏制朝鲜装甲部队。由此可见,倘若韩国的这项反水雷直升机计划成功实施,不仅能极大的提升战时韩国海军的反封锁能力,还能通过分担其他直升机任务来更好的配合地面作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