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校场】俄罗斯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到底新在哪?

新浪军事

关注

据克里姆林宫网站消息,在当地时间7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了《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的最新修订版。部分媒体解读称,这份最新版的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阐述了美国为首的北约对俄罗斯的威胁,要俄罗斯将其核威慑保持在一个足够的水平。同时,这份文件还强调要加强与俄罗斯南部的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并加强中亚的影响力。但通过对比2015年的文件我们可以发现,俄罗斯的对外政策精神一直没有多大的变化,相反,今年的文件反而更强调国内的困难和挑战。

这份44页的修订版相比201512月版本,虽然条数从116条减少到了106条。但是由于更加细致,其篇幅反而差不多。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媒体最关注的核政策问题。这一点体现在今年版本的第35条中,强调了北约对俄罗斯的核威胁能力与日俱增。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要重新重视核威慑,因为关于保持足够的核威慑水准在2015年版本的第36条同样有所提及。所以我们确信,俄罗斯只是认为现在遭受的核威胁比以往略有增多,但并没有因此就对核政策进行修改。

其次我们再来看一些媒体发现的“新大陆”,称俄罗斯要加强与某两个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并且要加强同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关系,反复强调了亚太问题。然而实际上, 2015年的版本也是这么写的,甚至这种对南方的关注可以说是自沙皇时代以来俄罗斯对外的政策的延续。

这次44页的报告,其实最新的是两个部分——经济和民生,而非军事和外交。这反应了现在俄罗斯国内问题的严重性以及俄罗斯政府解决这些问题的决心。虽然今年的文件开篇强调了当今世界是变革期,权力分配在发生变化和西方的威胁。但是在第三部分的“俄联邦国家利益与国家战略重点”部分,第一条就是强调当前的国家利益是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与之相对应的是,2015年版本则是将国防安全放在了第一。

这种变化可能是由于2015年与2021年俄罗斯面临的国际局势发生了变化。在2015年,俄罗斯面临的是乌克兰问题,在克里米亚尚未完全立足,东乌克兰与叙利亚的交火还在持续。普京自己也是想重现沙皇的荣光,夺得黑海控制权,获得中东的特殊利益。这种扩张性可以说是深植于俄罗斯的民族文化和民族性格中,由于俄罗斯民族本能的不安全感而驱动。不过到了2021年,情况变了。

这种变化首先是在叙利亚战场上,在俄罗斯砸锅卖铁的援助下,叙利亚逐渐成为了俄罗斯的保护国。叙利亚牙医离不开普京,因此对俄罗斯的军事基地需求也是予取予求。目前俄罗斯在叙利亚拥有两座基地并正在计划建设第三基地。叙利亚问题的平缓不仅让俄罗斯在地中海站住了脚,也削弱了土耳其在海峡问题上对俄罗斯的议价权。

其次是在乌克兰问题和克里米亚上,虽然世界大部分国家都认为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可是俄罗斯的确在克里米亚实现了事实上的掌控。俄罗斯在这次军事冒险中发现了北约缺乏可靠的执行能力,更是在之后的几年内通过东乌克兰问题认识到了“东乌无大战”。此外,俄罗斯国内也一直有声音要放弃东乌克兰来换取北约对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让步。这意味着在疫情和疫情后的一段时间内,俄罗斯不用担心任何的大规模武装冲突,可以说俄罗斯目前的国防压力相对2015年时要小很多。

疫情的问题虽然减轻了俄罗斯的国外威胁,却也加大了俄罗斯的内部问题和分裂。在这种情况下,普京意识到俄罗斯最大的问题就是内部问题。普京在文件中提到了俄罗斯现在面临经济困难、出生率下降、福利不完善、住房问题和信仰淡化等问题。并意识到这些内部问题很可能演变成巨大的国家安全问题。这一点从这份文件的第44条新加入了“国外和国内的破坏性力量正试图利用俄罗斯联邦客观的社会经济困难来刺激消极的社会进程”看出。

普京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在第45条新加入了打击腐败、提高政府透明度和行政效率的事项,并且在第33条列举了17个措施来实现其民生上的国家安全。这些涉及政府大刀阔斧的改革,显然不是普京一个文件就能解决的事情。通过对比2015年文件,普京在养老金问题上的装傻充楞也让人怀疑普京是否是真的想进行改革。

2015年的安全文件第52条明确要求“提供体面的养老金”,但很可惜在2020128日,普京签署了再次延长俄罗斯养老金冻结期限的总统令,这意味着在2023年前,全体俄罗斯人缴纳的养老保险将直接划归国家财政而非养老基金池。这一政策最早是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时的“紧急措施”。由于原本俄罗斯的养老金就面临严重的透支问题,这一政策在当年就引发了剧烈的社会反响,这也是2015年普京特地在文件里提出“体面的养老金”的背景。结果到了2020年,俄罗斯人等到的是再次冻结,2021年的普京也知趣的回避了这个俄罗斯最大的民生问题,转而在第30条的支持家庭发展中提出“让老人过上体面的生活的条件正在积极形成”。回避政府在养老问题上的责任,不得不让人怀疑其民生改革到底有几分干货。

普京这次还特地在第66条提出,要让俄联邦的经济增速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并在第13条强调了俄罗斯的经济“展现处了对抗制裁的能力和稳定性”。但实际上疫情后的俄罗斯情况并不好,根据俄罗斯财政部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专家拉扎梁和尼科诺夫在今年一月的研究,即使油价回到十年前,也无法保障俄GDP增速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油价哪怕涨到100美元,也只能实现3%GDP增长——与之相对应的是世界银行预测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为5.6%。此外,这份研究还指出,如果病毒突变了,俄收紧限制性措施情况下,其GDP增速可能仅为0.7%,而通胀率则可能达到4.7%

今年的安全文件中还有一个新意,那就是强调要保卫俄罗斯的传统文化和信仰。普京在84-93条中反复强调了要提防俄罗斯内部的传统文化和信仰缺失并给出了加强的方式方法。普京如此注重民族性,是因为民族性格对国家政治有着持久甚至决定性的影响,即使是当代现实主义的政治家都不得不承认人对于政治的巨大作用。对俄罗斯而言,这种民族性格则更为突出和鲜明。“俄国人普遍地具有一种奇怪的迷信,以为他们注定要征服世界……这种感情使俄国士兵在极端困苦的条件下具有惊人的坚韧和耐性”。而这句话并非出自2020,也并非出自1981大演习,甚至不是出自二战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而是19世纪50年代的美国驻俄公使布朗所描绘的情况。对任何俄罗斯政治家而言,能耐得住困难和有坚韧意志的俄罗斯人民始终是其施行政策时最宝贵的财富。

民族精神是一个国家的力量源泉,这也意味着一旦失去这种民族精神国家就可能陷入严重的危机。没有任何武器能像饥饿和寒冷一样摧毁士气,随着经济的下行,普京的支持率也在不断下滑,并在今年达到了2013年以来的最低值。经济的下行和较高的失业率下,想让当今的俄罗斯青年继续无条件支持普京恐怕很难。对于普京来说,民生问题就是经济问题,经济问题就是俄罗斯现在最大的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问题。毕竟殷鉴不远,历史上沙皇政府最终垮台、苏联的解体,都是由内部经济问题带来了临门一脚。

普京知道这一点,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他能否解决这个问题则是所有俄罗斯人都想知道的。今年的俄罗斯国家安全文件,标志着普京政府重新确立了以解决国内矛盾为主的施政方针,这不仅关系到普京政府的延续更关系到俄罗斯的未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