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校场】仍在誓死抵抗塔利班的“末日孤军”是什么来头

新浪军事

关注

最近几天,阿富汗发生了很多事情,阿富汗塔利班几乎兵不血刃就控制了包括阿富汗首都在内的所有省会城市,总统加尼直接放弃抵抗,带着至少1.69亿美元的现金坐飞机跑路。更有媒体援引《德黑兰时报》称,48岁的阿富汗副总统萨利赫也潜逃塔利班。阿富汗塔利班也在接管阿富汗总统府后,于8月16日在喀布尔宣布战事结束。似乎阿富汗塔利班就这么简单,平淡地战胜了所有对手。

然而,就在17日,成功出逃的阿富汗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Amrulla Saleh)突然在传奇的潘杰希尔谷地现身。他并未前往塔吉克斯坦避难,而是在逃出喀布尔后,前往喀布尔北部的潘杰希尔,并宣布根据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宪法,在总统缺席的情况下,身为第一副总统的他继任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职位。他还在社交网站上发文“我们阿富汗人必须证明,阿富汗不是越南,塔利班更不是越共。与美国和北约不同,我们没有失去精神,同时我们看到了巨大的机遇。不必要的警告已经说完了。现在加入反抗的斗争。”

除了他,已故阿富汗民族英雄马苏德之子阿赫麦德·马苏德(Ahmad Massoud)也宣布站出来同塔利班抗争到底。根据媒体报道,小马苏德已与萨利赫结成“反塔阵线”,他们正在组建游击部队,与塔利班作战。除了他们,阿富汗前国防部长比斯米拉·汗·穆罕默德也加入进来。而根据俄罗斯卫星社未经证实的报道,他们麾下的部队夺回了位于喀布尔以北的帕尔旺省省会恰里卡尔,并在死守潘杰希尔峡谷。当地正在号召一切不愿投降的政府军前往潘杰希尔,与塔利班战斗到底。

在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叹息阿富汗“竟无一人是男儿”时,这两位却在几乎大局已定时站出来,公然反对塔利班;而更令人惊叹的是,他们反抗的据点并非偏远的山沟或边境地带,而是仅仅距离喀布尔150公里,被塔利班包围的潘杰希尔。但熟悉阿富汗历史的朋友却并不惊讶,甚至有种“终于等到你们出现”的情绪。这是因为萨利赫本人的经历,与潘杰希尔目前控制者小马苏德的父亲马苏德在阿富汗的历史上有着特殊的历史地位。

这一切得从上个世纪说起,1975年因为极端势力的同学造反失败,喀布尔大学土木系的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被迫提桶跑路,开始社会生涯。1979年4月,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在苏联支持下进行盲目改革,遭到传统部落族群抵制,在当年7月,回到家乡的马苏德招募了30人,带着17条枪和130美元开始起义,在最初的失败后,他通过游击战很快控制了潘杰希尔谷地,并成功在苏军入侵阿富汗前发展到一千人发规模。但谁也没有想到,在此后的40年,潘杰希尔会成为阿富汗战斗精神的象征。

在苏军入侵阿富汗后,他通过伏击萨朗山口的苏军车队造成喀布尔燃料短缺。苏联在1980-1982年共计发动了6次围剿作战,但都没能将马苏德赶出该地。1983年,苏联人与马苏德签署了暂时休战协定,他乘机将12省的130名指挥官组织起来,创建了“北方监督委员会(Shura-e Nazar)”。而苏联人也没闲着,在休战期结束后的1984年4月,开始了第7次围剿,但仍然以失败告终。到苏联撤军时,马苏德已经从1980年的1000人,发展到了13000人。就在苏联撤军前夕,1972年出生于潘杰希尔的孤儿塔利赫加入了马苏德的北方联盟。

苏联撤军后,马苏德派萨利赫前往巴基斯坦接受培训,希望能在重建阿富汗时发挥作用。然而,由于阿富汗新政府各怀鬼胎带来了新的军阀混战,让塔利班乘机兴起,1994年10月,巴情报局决定援助奥马尔。在1996年9月27日,塔利班攻占喀布尔,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在各军阀全面溃败的情况下,马苏德再次率军抵抗,于潘杰希尔建立“北方联盟”,为躲避塔利班民族清洗的民族提供庇护,难民将马苏德控制的潘杰希尔称为 “阿富汗最后一个宽容的角落”。 同样在1996年,为套出萨利赫的下落,塔利班成员殴打并折磨了萨利赫时年50岁的姐姐,随后又要求她交出萨利赫的两个外甥女以供发泄。

然而北方联盟同样陷于内讧,1998年塔利班攻克马扎里沙里夫,北方联盟仅剩下不到10%的领土面积。面对美国助理国务卿和塔利班以总理席位的劝降,马苏德表示“这不是给予我什么职位的问题,我们的分歧是,对社会和国家原则在思维层次上有本质区别,我从根本反对这个被称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所有制度……哪怕我只控制一顶帽子大小的区域,我也将继续在塔利班面前捍卫它。”但在2001年9月9日,塔利班派遣两名自杀式恐怖分子假扮为摩洛哥记者,乘着采访的时候使用藏在摄像机里的炸弹暗杀了他。但很快,由于9.11事件后美国的强势介入,塔利班土崩瓦解。马苏德也成了阿富汗唯一一位,在与苏联的战斗以及后来与塔利班的战斗中从未离开阿富汗的首席领导人,潘杰希尔也成了阿富汗抵抗运动的传奇,苏联人和塔利班都在此处铩羽而归。

而萨利赫则在2004年出任新阿富汗国际安全局局长,并在2006年判定本·拉登藏身于巴基斯坦境内。不过由于他的强硬姿态,在2010年被解除职务,直到2019年才重新出山,并在2019和2020年两次遭遇恐怖分子的自杀式袭击。马苏德死后,其子继承了马苏德地位。可以说,现在联手的二人与塔利班既有国仇,也有家恨。

根据当地说法,当地的反抗并非临时起意,至少在7月下旬,潘杰希尔已经开始准备战斗,当地一位58岁的教官阿卜杜勒·阿哈德·穆贾希德 (Abdul Ahad Mujahid)表示“我们已经为年轻人进行了为期五周的训练,他们已经会使用武器和地雷。” 26岁的阿卜杜勒·巴西特 (Abdul Basit)说,他家乡Rokha地区的许多年轻人正在接受军事训练,而他本人已经学会使用AK-47,无论如何,他都要保卫自己的家乡。

诚然,此刻起事非常凶险,当地在短短一个月内很难储备足够的武器和弹药,在塔利班已经控制全部对外口岸的情况下,孤立无援的他们处境会非常艰难。但他的反抗时间非常巧妙,在当下有着相当的政治意义。对塔利班而言,目前除了某几个伊斯兰国家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外,没有任何国家宣布承认塔利班为合法政府。在这种情况下,塔利班就得证明自己是阿伊共的合法继承者,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走个继承程序,加入国际社会,其他国家才好借坡下驴承认他。我们要知道,目前的阿富汗塔利班并未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尽管各大国都做好了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合法政府的预案,但没有哪个大国想背上第一个和阿塔建交的名声,美国想看俄罗斯先,俄罗斯表示我这边恐怖主义名单里还没删呢,还是你先,这种踢皮球也会耗费很长时间。

现在萨利赫跳出来宣誓继承了阿伊共的总统,那么在国际法上,阿伊共就没有灭亡,其他国家与阿伊共的外交关系就没有自动中断。很显然,其余国家不可能主动与阿伊共断交,更不可能同时与阿伊共和阿塔建交,这就给企图获得国际认可的阿塔当头一棒。只要塔利赫没死,只要阿伊共政府在阿富汗存在,就能恶心塔利班,限制其外交空间。也为其他大国带来了外交便利,从原来哪怕不想承认也得承认,变得有更多回旋的余地,或者直接来一句外交辞令 “呼吁组建联合政府”。由于阿富汗经济严重依赖外部援助,加上明显的粮食危机即将到来,塔利班对加入国际社会的需求反而会非常迫切。即使从权力斗争角度而言,潘杰希尔的反抗也能让其他国家获取对塔利班的议价权。

其次,塔利班之所以能迅速获得胜利,很大程度在于地方武装并不在意阿富汗政府,甚至巴不得加尼赶紧死。可是这不代表他们支持塔利班,而是希望在塔利班获取政权后,你塔利班当个大总统,我们几个部族分几个部长当当。这就意味着塔利班内部有着极大的裂缝,只要能拖住时间,塔利班内部的矛盾就会扩大。例如昨天民众要求保留国旗的示威背后便是这个深层次原因。但塔利班在昨天不仅开枪导致三人死亡,更在今天宣布不会建立民主政府,而是按伊斯兰教法治国,这对那些心有幻想的军阀和部族无疑是一个打击。需要注意的是,此处的“民主政府”指的并不是一个国家民主与否,而是指共和国政体,这种政体在过去保证了各民族、部族的权利,而塔利班显然连共和国都不想保留。

然而,当地的前景并不乐观,这是因为现在的国际局势发生了变化,此前北方联盟拥有和邻国的陆上通道,有着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的支持,而现在这一切都可能不再拥有。例如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德米特里·日尔诺夫表示“在评估塔利班还是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掌权的前景时必须面对现实,莫斯科已经对事件的任何发展做好准备。”他们现在最大的外援反而是塔利班自己:只要塔利班的倒行逆施越多,小马苏德的支持者就会越多;反之,小马苏德就连潘杰希尔的人心都无法凝聚。

至少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塔利班在很多地方的表现并非他们所宣称的那样,会采取比此前更加宽容的政策。但潘杰希尔也不好过,当地人口仅17万,这使其难以同塔利班长时间作战。因此,未来数周内能否得到俄罗斯或北约的援助在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他们的存亡。目前,也有消息称由于小马苏德仅数千人的武装,表示在塔利班承诺组建联合政府和不进入潘杰希尔的前提下可以进行秘密谈判,而塔利赫可能会独自继续战斗。因此,无论这谈判是缓兵之计还是保境安民,阿富汗的局势都因为这个变故而充满了变数。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