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中国军情

官媒:别再喊中日必有一战 日对中国舰机只有跟拍的份

媒体:请别再喊中日必有一战,需要把这个道理跟你掰扯明白

近日,日本航空自卫队F-35A隐身战机坠海一事,吸引了广大军迷的眼球,但从另一件关于日本的事儿其实更值得关注,那就是三名分别来自日本政府、防务、党派三大领域的重量级人物陆续来华访问,这很不寻常。

按这三人来访的时间顺序来说。

第一位,日本外相河野太郎。

他在4月13日开始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媒体称,访华期间,中国外长与其共同主持第五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是12年前(即2007年)时任中国总理访日期间与日本首相商定启动的,到2010年进行了3次对话,此后因日方参拜靖国神社、钓鱼岛问题等原因,该机制中断长达8年,直到2018年4月第四次对话在东京举行。

本次对话,除了河野太郎来华,日本还派出了农林水产大臣、经济产业大臣等重要部门的5名内阁大臣参加对话,这是自2010年8月以来日本首次再度派6名阁僚出席对话,舆论认为,这是中日两国关系正在改善的一大迹象。

第五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上,中方指出,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和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尽快达成一致,引领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根据新华社的报道,本次对话形成的共识包括,“共同推进年内结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推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尽快取得实质进展。”

第二位,日本海上幕僚长山村浩。

众所众知,军事安全关系,是衡量、评判双边关系稳定度的最重要标准之一。海上幕僚长是海上自卫队最高长官,借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国际阅舰式之机,他将于4月22日-25日来访,读卖新闻称,这是海上幕僚长自2014年4月以来时隔约5年的首次访华,日本防卫省认为,这将“促进对话与交流,推动相互理解与新任”。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在青岛举行的国际阅舰式,日本海上自卫队派出“凉月”号驱逐舰参加,该舰装备的相控阵雷达性能媲美制宙斯盾系统的AN/SPY-1相控阵雷达,因此被称为日本的“神盾舰”。这是海上自卫队舰艇自2011年12月以来时隔7年多再次访华。中日舰艇互访始于2007年中国海军167号深圳舰访问东京,次年日本海自“涟”号回访湛江,2009年中国郑和号训练舰访问广岛江田岛,2011年底日方“雾雨”号访问青岛,此后因钓鱼岛问题升级,中日舰艇互访停滞。

第三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

二阶俊博是自民党现在的二号人物(自民党总裁是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共同社报道称,二阶将作为首相特使于4月24-29日访华,他将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去年10月二阶曾陪同安倍访华,当时是日本首相时隔7年正式访华,当时舆论称之为中日关系“重回正轨”、“改善势头持续加强”。

那么,以上这些消息应该怎么看?日本政界、党界、军界等中重磅人物为何要纷纷来华?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今天,新时期中日关系将如何走向?

更多日本人将意识到:与中国相斗是不现实的!

傅莹女士说过,讲变局,经济因素是基础。耶鲁大学教授保罗·肯尼迪也指出,经济力量是所有其他重要力量的基础,经济力量领先,其他力量会滞后一点居上,同样,一国的经济衰弱了,必然会引起其他力量的衰弱,当然也会滞后显示。

1978年我们刚改革开放之时,日本中国的GDP对比是1.01:0.22(万亿美元),中国只占日本的22%,40年后,早已是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经济体量已经是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2.7倍。

必须铭记的是,日本曾连续两次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一次是中日甲午战争,一次是上世纪30年代发全面侵华战争!但是,一旦中国的现代化机器全面运转起来,中国愈挫愈奋、百折不挠地追求民族复兴的韧劲儿和中国全面现代化掀起的宏大规模效应,都是日本不得不叹为观止的,只要中国自己不犯颠覆性错误,日本已经不可能第三次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经济体量对比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同时,是中日经贸联系持续强化。1978年中日进出口贸易总额只有50多亿美元,2011年达到3461亿美元,33年间增长67倍。2007年以后中国连续11年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对象国,自2002年以后连续16年成为日本最大的进口对象国。

从国际现实的角度来讲,中国和日本都是上一轮全球化的受益者,霸权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横行的今天,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在寻求市场多元化和在推动全球贸易进程中,自然有着共同的需求。美联社4月14日报道称,来自美国的经济压力让中日两国都在寻找替代市场。《南华早报》预计日美即将在华盛顿就贸易关税相关问题展开谈判,美国若对日本汽车征收高额进口关税,将重创依赖出口的日本经济。因此,有专家表示,日本当前迫切需要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从民族心理的角度来说,中国崛起引起力量格局的变化,日本在初期阶段自然会感到失落,并由此生出不安全感,并美国主子的操弄下,对中国使各种绊子;但当中国持续加速崛起,势头越发不可遏抑的新形势下,日本对中国崛起的适应性在逐渐形成,导致中日关系不稳定的变量开始弱化,日本越来越多的人士意识到,如果再与中国崛起过不去、试图遏制中国成长,那无异于逼自己,假如一根筋儿那样做,它收获的终将唯有难堪二字。日本学者田村耕太郎就说,日本政府现在有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战略和经济动因,“对于一个正在萎缩和老龄化的日本来说,与中国相斗是不现实的。”

中日必有一战?还在担心军国主义可能复活?

有部分网友渲染“中日必有一战”论,用乔良将军的话说,这实际上是一种“情感因素大过战略考量的浅见”。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我们必须永远铭记南京30万死难同胞的血泪,永远铭记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战争罪行,永远铭记那场人类历史上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

关于日本右翼势力,有人认为绝对不可小觑,战后的军国主义残余没有得到彻底清除的情况下,在一定条件下它可能复活并再次兴风作浪、祸害周边,也有人认为,经过民主化改造和承平日久,日本当今年轻人当中和平主义盛行,其实无需过度担心军国主义复活。

我们且不必去讨论军国主义能否复活,历史早已证明,最靠得住的永远是自己!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任人宰割的旧中国,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和平的坚决倡导者和强力捍卫者,只要我们的强国强军事业持续推进,日本右翼势力就掀不起大浪,假如它们头脑发热再次疯狂,那必将遭遇我们的铁拳重击,那正好是将其连根儿拔除的大好机会!因此,中国网民应克制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想象,根本无需用日本可能变成核大国并重新侵略中国的风险吓唬自己。

君不见,如今的中国军舰越来越频繁地进出岛链“御用摄影师”只有跟拍的份儿,君不见,如今的中国军机越来越经常地飞向远海,航空自卫队战机紧急升空、疲于奔命,纵使那批老旧的F-15机体加速老化也无可奈可。日本防卫省4月12日刚刚公布数据称,2018年度航空自卫队战机紧急升空999次,其中,针对中国638次(较2017增加138次),约占64%。日本防卫省只得承认:中国推进航空战力的现代化,“质和量两方面都在迅速提升”。我们想说的是,解放军舰机继续进出岛链,日本习惯了就好了!越是频繁穿越岛链进出大洋,日方越是有动力去推动旨在避免自卫队与我军偶发冲突的“海空联络机制”!

中日关系的关键因素是美国因素

美国亚太政策中的的一项关键任务就是防止中日(还包括韩国)“形成不利于美国巩固在这一地区政治军事存在的走近”。事实上,美国长期起的是一种离岸平衡的作用,出于牵制中国遏制中国的目的,它一直将美日同盟作为棋子,中国越是崛起,美国越是希望日本加紧配合对华施压。

最近的消息是美国防卫安全合作局4月10日称,美国国务院已批准向日本出售56枚“标准”-3 Block IB导弹,总价值11.5亿美元,该导弹是美国正在欧洲、东亚建立的反导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第三批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批标准-3导弹售日。美国国务院此前曾在2018年11月批准对日出售8枚“标准”-3IB导弹和13枚“标准”-3ⅡA导弹,价格5.61亿美元。美国欲把日本捆绑在反导战车上的路数显露无疑。

但从战后开始,日本摆脱各种束缚、走向“正常国家”的希冀一直在酝酿并萌发着,它不可能无视中国崛起的现实而全面倒向美国、置自己于受制于对方的战略被动当中,良好的中日关系会增加日本在日美同盟中的主动性,使之在美中之间获得“平衡外交”的某种优势。

从21世纪的大趋势看,中日成为“战略伙伴”并非毫无可能,“它是受到诸多条件鼓励的”。中日因钓鱼岛纷争恶化两国全面关系,正如鹬蚌相争,其实正中美国圈套,这并非两个成熟大国应该做的。所谓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如果持续搞意气之争,把原本一般的冲突演化成双方的严重对立,凡事都能上升到国运和国家尊严的高度,严重互斗、互相激发,那就真的是钻了牛角尖。

旧事必须重提:钓鱼岛争端为何在2012年突然浮出水面?

从1971年美国人把钓鱼岛行政权交给日本,40多年来,中日之间一直就此事处在一种“搁置争议”的默契中。早不爆发、晚不爆发,为何在2012年骤然成为热点?

在这幕后有一只“搅屎棍”在作乱、作怪。回顾2012年年初,中日韩关于东北亚自贸区的谈判接近成功,4月,中日货币互换和中日之间互相持有对方国债也初步达成协议。根据乔良少将的推论,这个自贸区一旦形成,一个20万亿美元规模的经济体就将出现,这个经济体会迅速南下、整合东南亚,形成东亚自贸区,进而形成一个30万亿美元规模(超过欧盟和北美)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此后整合的步伐不停息,近50万亿美元规模(总量接近欧盟和北美总和)的亚细亚经济体未来可期!

超级经济体的出现,首先就要选择一种货币,做庞大内部贸易的结算货币,是欧元?是美元?当然是人民币!世界货币三分天下(美元欧元人民币)的局面就此成形。美元霸权将不复存在!于是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的霸权国家出手了,于是人们看到,在东北亚自贸区谈判现出曙光之际,钓鱼岛之争骤然冒出,中日关系迅速降温……

去年一则不太为人关注的消息——

2018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与日本银行签署中日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3.4万亿日元,舆论评论称“中日时隔5年重启货币互换。”协议有效期3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日本经济新闻》称,重启后的货币互换协议扩大至2013年失效之前的约10倍。

最近一则较为简短的新华社消息——

中日韩自贸区第十五轮谈判首席谈判代表会议4月12日在东京举行。三方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规则等议题交换意见,并取得积极进展。本轮谈判是三方达成全面提速谈判共识后的首轮谈判。三方一致同意,在三方共同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已取得共识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水平,纳入高标准规则,打造RCEP+的自贸协定。

这些消息特别指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于2012年11月启动,致力于达成一份“全面、高水平、互惠的自贸协定,是我国参与的经济体量最大、占我外贸比重最高的自贸区谈判之一”。

大幕再次开启,铿锵前行不止!

(文/综合 子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