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中国军情

香港暴徒酬劳曝光:“杀警”最高给2000万“抚恤金”

原标题:香港暴徒的酬劳曝光,“杀警”最高给2000万“抚恤金”!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12日,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多所大学,发生暴力事件。从白天到黑夜,暴徒们不断焚烧杂物,撬门打砸。校园内多处燃起了熊熊大火,烟雾弥漫。

今天,香港教育局发布消息称,全港学校将于明天停课!有多所大学甚至表示,取消本学期余下课堂。

香港社会连日受到暴力示威者广泛破坏,情况令人齿冷。那么,大量的香港青年“入局”,是为了钱还是所谓的信仰追求?是谁在幕后持续“输血”?“血”输向哪里?我们一点点挖出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地下钱庄”——

500至5000块——这是普通学生参与暴乱的酬劳。钱多少,取决于参加游行的规模、在队伍中的位置、暴力程度、是否袭击警察等,女性示威者的酬劳高于男性。

3万——这是一个13岁小暴徒参加几次暴乱活动后所获酬劳。这些钱,帮助他换了新款iPhone手机、游戏机、名牌运动鞋等。他打算叫亲弟弟一起做……

1.5万——这是《反蒙面法》出台以后,为避免“勇武”暴徒可能退缩的情况,参加暴力活动者的酬劳,大幅提高至每天1.5万块。

500万——这是“勇武”核心成员收到资金以后,通过网络或街头招募的形式组织激进青年加入,将佣金的小部分给下面的“勇武”暴徒后,自己独占的“大头”。两个月,净赚超500万。

2000万——这是在发动10月1日大游行前,“招募死士”计划所提供的“抚恤金”。“死士”需执行包括杀警、假扮警员杀人后嫁祸、纵火等一系列极端任务。

实际上,持续个月的修例风波,参与暴力活动领薪酬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充足的资金保障,是暴乱活动能够持续如此长时间的重要原因!

01

香港青年“入局”,为钱?为信仰?

在参加“反修例”暴乱活动的人群里,香港青年群体是主力。

没有社会阅历、年轻易冲动、长期被本土通识教育及“黄媒”“黄师”洗脑,加上近年香港民生问题突出、青年生活压力加剧等各种现实因素,都是促成香港青年走上街头,参与暴力活动的重要原因。

去年,香港游乐场协会开展“香港青少年生活状况”调查显示,香港青少年的精神健康状态非常不理想,有30%-40%的受访者,抑郁或焦虑指数,属中等至极度严重。

不满、迷惘、焦虑、愤怒……这一团团“火种”经人用力一煽,迅速成燎原之势。那一只只幕后黑手,正在用大量的资金,加紧“火上浇油”。

香港,正在被焚烧!

02

“地下钱庄”的老板都有谁?

这个“地下钱庄”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香港本土反对派势力祸港乱港的金库。其股权关系复杂,具体讲,主要有“一大四小”五个“股东”。

“一大股东”即为美国的一些非政府组织(简称NGO)及金融资本集团。

“大股东”在香港又物色具体的组织及合适的人选,充当其“经理人”,构成了其庞大繁杂的“股权体系”。之所以雄踞“大股东”位置,那是因为修例风波中一半以上的暴力活动资金均来源于此

“四小股东”分别为专门成立的612人道支持基金会、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香港教会、小团体募捐。

下面,容我细细道来——

01

先说说美国非政府组织。

美国的一些NGO组织在香港修例风波中,扮演了暴力活动“操盘手”的角色,还为冲在台前的“泛民”进行策划、培训、资金、物资供应、舆论造势等一条龙服务。

在众多的NGO组织中,发挥核心作用的是美国某民主基金会。

这个美国“颜色革命”的发动机器,采用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向香港“经理人”源源不断输送资金。资金主要输往三个组织:香港职工会联盟、民间人权阵线、香港人权监察。

香港职工会联盟,自1994年以来就收受该基金会旗下的组织,每年5万-10多万美元。截至2019年,已接受近200万美元(折合约1600万港元)的金援。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成立于2002年,几乎所有香港民主派成员都参与其中。其活动资金大部分是该基金会间接提供的。仅2018年,就收到拨款20万美元。

“香港人权监察”,1995年成立,宣称为了在香港更好地保护人权。其是此次支持“反修例”运动的主要团体。至今合计收受该基金会金援超1500万港元。

由于“捐赠”模式太过明显,幕后“金主”必须用更隐蔽的方式输送“黑金”。而通过金融及资本运作的方式,正是美国所擅长的伎俩,具备条件又能充当“马前卒”的“经理人”,就是“叛国乱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

美国金融资本集团在修例风波初期,通过买入黎智英壹传媒集团股票,使股票不足两周暴涨了131.71%。再由壹传媒高位抛售,套现大量“黑金”。9月中旬,美国金融集团故技重施,再套现后,推动修例风波愈演愈烈。

实际上,美国“大股东”与黎智英之间的资金流转,早已驾轻就熟、配合默契。多年来,黎智英按照西方授意,多次以捐款名义,向乱港组织及相关人士输送“黑金”,操控反对派政党和乱港分子,总金额早已过亿

02

再说说“612人道支持基金会”。

是专门为修例风波中的暴力活动募集资金设立的。其成立于6月15日,主要是支持所有因参与暴力活动而“受伤”、“被捕”的示威者。该基金会由何韵诗、吴蔼仪、许宝强、何秀兰担任临时信托人,四人均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港独分子”。

该基金会募集援助资金达8000余万港币,承诺将用于为受伤、被捕的“勇武”暴徒提供所谓人道主义救助。

03

香港的大学学生会,也是“地下钱庄”的老板之一。

在持续了五个月的修例风波中,非法游行集会示威活动不断渗入大学及大专院校。其中的学生会,又组织了众多学生参与,涉及资金庞大。

这些学校中,以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会以及香港大学学生会最为突出。据不完全统计,以上四个大学学生会目前就已经投入300多万港币,用以支持暴力活动。

学生会哪来的资金呢?原来,在香港上大学的所有本科生,入校当天起就被强制缴纳一定的年费,自动成为学生会会员。新生入会费一次即可收几百万。

同时,在香港的大学里,一些教授在学术上实质性建树有限,却总有“反中乱港”势力赞助其研究基金。这是一种集团式的利益输送。一些教授收钱办事,在学校开展全方位的“反中”“贬中”洗脑。

04

香港的有关教会,也是不可忽视的“小股东”。

香港有关教会在修例风波的暴力活动中,参与程度较高,且与暴力活动的发展过程密不可分。香港基督教教牧联署筹委会、好邻舍北区教会、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香港堂和伞城网上教会等,一直以慈善捐赠、资助筹款等方式,所得资金用来支持暴力活动

暴力活动中,教会不仅提供资金支持,其所属教堂更成为了暴徒的临时休息站、庇护所、物资存储中心。香港的有关教会,早已脱离宗教团体的属性,成为披着宗教外衣、行乱港之实的政治组织。

05

除上述组织外,另有其他香港社会团体、台湾组织等,借助互联网社交平台筹集资金、捐赠游行装备等。

主要包括:连登网民组织募捐、香港边城青年、台湾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和其他香港民间团体。

其中,香港边城青年是一个在台湾的香港人发起的团体,收受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支持,且在修例风波中,负责向香港地区运输台湾地区募集到的物资。

03

“地下钱庄”的“黑金”都花在哪了?

五个多月来,“地下钱庄”的“黑金”,除了支付游行人员和暴徒的薪酬外,还会大量购买防毒面具、安全帽、身体护具、护目镜、镭射笔、照明电筒、摄影器材等一系列装备物资

同时,策划反动文宣、为暴徒提供法律援助、医疗救助和心理辅导等等,都需要源源不断地支出大量费用。

以法律援助为例,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人权观察”、“星火同盟”等组织,一直为被捕人士提供会见律师、陪录口供、陪同搜查房屋的法律援助,且为自行聘请律师的“求助人”,提供资金补贴,出借保释金等。

“股东们”为何出手阔绰、一掷千金?

“输血”当然不是为了做慈善。修例风波中,美西方反华势力及香港本土的“祸港乱港”分子,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他们心怀鬼胎,不断借所谓“自由、民主、人权”议题挑起事端,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本质上,向香港“输血”的最终目的,就是想在搞乱“香港”的过程中,从香港身上吸走更多的血,实现自己的利益。

香港本土的各个团体组织及“港独”分子,他们从接受资金、募集资金到输出资金,归根结底都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生意。各个团体组织为了扩大影响力,需要人员和钱财;反对派议员和“港独”分子为了政治资本、选票及个人财富,需要谋求其个人利益最大化。

例如,上面提到的 “612人道支持基金”,资金使用情况已遭到质疑。有内部人透露,“612基金”的很多资金,已“洗白”并被主要成员瓜分侵占。

再比如,黄之锋利用“香港众志”,经常在互联网上呼吁网友“众筹”捐款,而账户却都是以黄之锋个人名义开户。

老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祸港乱港”分子所有的丑陋伎俩和表演,均暴露了一个特点:为实现个人利益毫无底线和节操。只是他们嘴里,却天天喊着为香港利益而战,怕是喊得多了,都快相信这些“鬼话”了……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去则倾。假以时日,当香港止暴制乱恢复平静,美西方反华势力在香港的利器出穷,“地下钱庄”必将作鸟兽散。

而冲在前线的香港青年暴徒,还在美滋滋地领着酬劳,殊不知他们使用暴力对香港造成的伤害,最终买单的,终归是每一位香港人,更包括他们自己!现在收入的每一分钱,未来,必定会付出数倍的金额还回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