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美军得了新冠咋隔离 现场画面背后的内部文件更刺激

来源:帧察点

虽然在很多地方,人们的生活早已恢复正轨,但从大家每天出行少不了的口罩,到近期国内外的一则则新闻都在提醒着我们,从中国到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是极为重要的任务,容不得半点疏忽。而就在这个月初(7月10日),一条在美国胡德堡美军基地拍摄的画面,让我们又直观地“学习”了一下美军的抗疫手段。

在这段画面中,站在M997医疗型“悍马”前,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美军士兵,在现场实地吐槽了一番美军的“野战隔离”(Quarantine in the field)。

▲视频截图(全程自带“看看这完蛋玩意儿”字幕条),从作训服可见这老哥的姓氏是乌利希(Ulrich)

“Hey y‘ all! So if you didn’t think Fort Hood was bad enough with all the damn killings going around。”

“嘿兄弟萌!如果你觉得连胡德堡基地杀人案都TM不算事儿的话;”

“Here‘ s what we got our boys doing that are on quarantine in the field。”

“今儿大伙就瞅瞅,咱美利坚小伙儿是咋执行野战隔离的。”

▲视频里描述的“野战隔离”,打眼儿一看截图,还以为是“抛尸荒野”

“If you got any symptoms they don‘ t send you home or to the hospital。 ”

“你要是有任何症状的话,他们不带把你送家送医院的。”

“They quarantine you behind some tape, on a cot, with a mask and a little fucking sign for two damn weeks。”

“(在这里)他们整点胶带拉个警戒线、给个小床、戴个口罩、上面再挂个小逼养标签,就这么给你隔离TM俩礼拜。”

“But y‘ all motherfuckers want to join the military。”

“然鹅你们这帮SB啊害是想参加美军。”

乌利希说的“胡德堡杀人案”,指的是今年在胡德堡美军基地,女兵瓦内萨·吉伦(Vanessa Guillens)被谋杀的案件。吉伦是(轻武器和牵引火炮)军械修理员,她在4月22日被谋杀并肢解,美国有关当局于7月5日确认,基地周边发现的遗骸确实是吉伦。

▲被杀害的美军胡德堡女兵瓦内萨·吉伦

胡德堡女兵被害一事,涉及美军的性别歧视、性骚扰与侵害等传统,甚至在我们的微博上也吵了一小圈,不过我的内心毫无波动:记得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还是个熊孩子的我在父亲舱室翻书看着玩,读到过《当代海军》杂志提及美国海军性侵问题。其中有例证,说是一艘两栖攻击舰还是补给舰来着,一次出海部署回来,舰上女兵怀孕率达到50%——记忆如此,作不得准——总之此后至今,我就形成了对这种事儿“强敌就那样”的自然反应,自然对这次胡德堡女兵的悲剧也不甚关注。

我们还是回到这次曝光的“强敌防疫典范之野战隔离”上来,这段视频一出,在美军内外都炸了个大炮仗。很快,驻胡德堡的美国第1骑兵师发言人克里斯·布劳提根中校(Lt。 Col。 Chris Brautigam)就在发言中专门表示,称这个视频是“不准确的”。

他说:“这一视频并未准确反映我们单位的新冠肺炎应对措施,视频中躺下的士兵并不是新冠肺炎阳性、或者有相关症状。”

The video does not accurately represent our unit COVID-19 mitigation policy or procedures and the soldier seen lying down in the video was not COVID-19 positive or being seen for COVID-19 related symptoms。 

这名中校还强调:“这一视频未能准确反映部队具体情况,也不能展现胡德堡美军部队对其下属成员及其家属健康、福利、幸福的关心、关注。”

This does not accurately represent the situation or the care and concern this unit has for the health, welfare, and wellbeing of our troopers and their families。

从遣词造句来看,这位发言人的态度很有意思,既没有强烈否定诸如“虚假”(fake)、“捏造”(fabricate/trump up),也没有用相对平和的用词——比如“不实”(untrue)去否认,而是。。。。。。“不准确”。

▲以后要是用洋文说“捏造”的话,可以用用trump up,自带双关

我们觉得啊,这番底气严重不足的否定,与骑1师下属部队之前一则关于防疫的备忘录,被社交网站账号“US Army WTF! Moments”(“美国陆军卧槽瞬间”、定位类似脸书上的台伪军官兵吐槽用账号“靠北长官”)发了出来有关。而上述视频所展示的“野战检疫隔离”方法,其实就是严格按照这份发布于今年5月15日的备忘录:

▲上面是页面截图,内容大意为:

@骑1师,咱们挑明了说吧!如果部队里有人感染了,或者有人可能感染了,贵部(1BDE,第1装甲旅级战斗队的缩写)为了编个部队情况报告(USR),就放任全师的弟兄都有感染的风险?怎么事儿,当兵的这条命真就不如报告上的数字好看重要呗?

▲备忘录全文,咱们就不一一翻译了

备忘录如此这般洋洋洒洒一大段,颇有美军“万事都要说仔细”的文牍作风;然而问题就在于,真说仔细了,反而暴露出很多问题——远不仅仅是“野战隔离”这种骚操作,我们就翻译一下第4条操作细则:

a。部队成员接受检测为新冠肺炎阳性,或者推定为阳性的,将现地进行隔离。各单位要参考医疗部门意见来决定部队成员是否要住院。如果医疗部门认为部队成员只需要进行孤立或检疫隔离,相关人员将与本单位一起检疫隔离,并继续训练。检疫隔离时间是14天,由本单位执行;

▲甭管这规定背后到底是啥原因,人都阳性了还能接着训练!难怪有朋友说,现在的强敌确实是更不好对付了

b。已经解除新冠肺炎的人员和车辆,同样要进行检疫隔离,并作好识别标记。昼间车辆识别标记是在天线上绑工程胶带;夜间车辆识别标记,是在车辆两侧分别挂上2枚荧光棒(正常车辆两侧各挂1枚)。部队人员的识别标记是在头盔上贴上工程胶带;

▲Chem lights就是荧光棒

▲在美军的用途非常多样

c。除了应用“气泡与防火带概念”以应对疫情以外,各单位需要在训练地域中设立指定区域,以供阳性或疑似阳性的部队成员隔离。这一区域要用工程胶带围起来作为标识——任何(疑似)阳性部队成员不得在室内睡觉,包括各种瞭望塔、模拟训练车辆(Vehicle Crew Evaluator)以及任务后讲评(After Action Review)小屋都不行。

▲带病训练就训练吧,还得整这不忘初心的风餐露宿,简直不禁让人唱起“云山城外茫茫风雪,请你告诉我,德浪河谷漫漫长夜,请你告诉我”

d。部队成员每天要进行2次体温与症状检测。检测包括对检疫隔离部队成员的筛选,以发现任何情况的变化。各单位要对检测结果进行报告,报告中需囊括人员情况报告。

虽然布劳提根中校对这份备忘录的回应是“这不是当前本单位的方针和程序”(“is not current unit policy or procedure。”),但也没法否认备忘录是存在且真实的——上文中加粗的部分,正好能与截图内的原文、以及视频内容对应。视频展示的人员不得在室内睡觉、用工程胶带“画地为牢(隔离区)”,那也至少是有过的。

更可怕的是,所谓的“野战检疫隔离”,实际上仍然没有切断携带者与本单位人员的密切接触,甚至还要继续训练…。。。

▲一个网民在“美国陆军卧槽瞬间”下面的留言,从表述上看似乎是美军医疗人员,或者老兵:

“我认真讲啊,让你们的专业医疗人员写医疗方针吧!我们里头可是有正经搁学校学这个的,五角大楼好歹也给我们开工资啊!

就这种隔离,还和整个单位一起隔离?我说这个定义是来搞笑的吧。”

还好,布劳提根中校也对胡德堡现行的防疫方法进行了描述:

“如果一个美军士兵在训练场上表现出新冠肺炎的症状,他们将会由现场的医疗人员进一步评估,决定是否要被检测,是否要被送往医疗设施”;最重要的是,“如果一个美军士兵被检测为阳性,他们将居家或者在军营中隔离——而不是现地野战隔离。”在发现人员检测阳性后,其所在单位也需要进行接触者追踪,并由“有资质的专业医疗人员,执行检疫隔离措施,并进行检测和评估。”

“如果一个有症状的美军士兵要被送往医疗设施,他们将被以恰当和可行的方法与其他士兵隔离,防止其他士兵接触。”——干点正道的事儿,在大洋彼岸可真是不容易。

▲这个事情嘛,还是上行下效……戴上口罩大伙照样认识你,领导责任是逃不开的

总之我们相信,作为骑1师的发言人,布劳提根中校还不至于太胡扯:

这一发布的视频内容,很可能的确“未能准确反映”其现行隔离办法;因为在7月10日的时候,该基地美军部队“‘当前的’方针和程序”,应该是已经改了。

至于这个“当前的”,具体是发言人说话时改了,还是发言人说话之前改的,亦或是发言人说话之前多久改的——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

▲胡德堡门口地标

众所周知,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上,我国、我军是最早行动起来的,之前网络上有个形容其他国家抗疫的说法叫“抄作业”,这个在军队层面上倒不完全适用,毕竟各国军队情况不同。但是无论如何,军队是个等级森严、效率很高、执行力很强的组织,理应在抗疫中发挥重要作用。

我军不仅对地方抗疫提供了强而有力的支持,自身应对疫情的成效也极高,这是全军指战员严格执行一系列事无巨细、甚至是极度苛刻的规章制度而换来的。例如,即使是近期的休假人员,在自由活动期间,也仍然绝对不得进入、也不得路过XX天内出现过疑似人员的地级行政区划——即使那里可能是他们的至亲所在……

虽然一直有人说我们是抓着美国美军防疫的笑话不放,但说心里话,和很多工作专业就是观察跟踪强敌的朋友一样,我们经常盯着“强敌抗疫实务”,那是真诚地怀着学习的心态,期望从物质条件天下第一的美军那里,看到一些别具特色、强而有力的方式方法。

▲多少年来用到现在的“强敌”这个称呼,客观上仍然反映着美军的实力。在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很多人至今在内心深处仍然觉得,“强敌不可能是这个样子,一定有阴谋”

然而现实是,直到5月15日,作为强敌精锐的骑1师,其麾下部队还能编纂出这种不可思议的、确诊阳性的官兵还要保持训练的防疫备忘录,并且很可能真的按此执行了一段时间——我只能说:强敌就是有武德,我们啊,太费拉,看不懂。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