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在阿富汗反恐到底谁更恐怖!澳军把美国友军都吓到了

观察者网

关注

晨枫:在阿富汗反恐?到底谁更恐怖!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因为中国CG画家的一幅漫画,澳大利亚恼羞成怒。

随后,法国、英国、美国纷纷下场,和澳大利亚一起指责中国传播“虚假信息”,并表示要“保护我们的关键利益和价值观”,并反击“虚假信息”。

能这么睁眼说瞎话,我也是开眼了。

因为这幅漫画,完全是根据澳大利亚国防军公布的报告所作,只是他们不想承认自己的罪行罢了!

事情要从今年11月19日说起,澳大利亚国防军公开了一份基于423名证人、20000多份文件和25000多张照片的调查报告,指出有19名现役或前特种空勤团成员在2009-13年在阿富汗反恐战争期间,涉嫌战争罪行。在23起事件中,共有39名俘虏、农民和平民被害。

报告还指出:新加入特种空勤团的成员要通过冷血射杀囚犯的“放血洗礼”,来破除杀人的恐惧感和罪恶感;为了掩盖犯罪现场,会把武器和其他物体放在被害者尸体边,制造在战斗中被射杀的假象。报告还指出,这些行为是蓄意的,反复的,有针对性的,已经确认有25名特种空勤团成员曾经直接或配合参与非法杀害。

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将军也表示,这些事件中没有任何一起在激烈的战斗中发生,不存在肇事者动机不清晰、一时糊涂或者受到误解的可能。坎贝尔指出,一些特种空勤团成员自以为凌驾于法律之上,扭曲的武士文化在老资格、有影响力的士官及追随者中得到拥护和放大,自以为武德充沛,滥用精英地位和特权。

调查进行了4年,在11月调查报告即将发表时,已有11名前特种空勤团人员自杀。动机没有公布,但不难猜测。澳大利亚建议美国和英国也对各自的战争罪行进行调查。目前,涉事的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第二中队已经撤编,将由一个新组建的单位代替,这说明问题不只是个别成员,而是涉及整个部队,只是没有确切犯罪证据而已。

第二中队是直接涉事部队,但特种空勤团的文化存在于所有中队里,只是澳大利亚没法下决心撤编整个特种空勤团而已。不过坎贝尔要求澳大利亚总督撤销颁发给在2007-13年期间阿富汗特遣队的集体功勋勋章,涉及约3000名军人。莫里森宣布将成立一个特别调查办公室以决定是否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报告没有发现高级军官有知情不报或者怂恿下级的行为,但依然负有指挥和道义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四角节目”公布录像中,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在射杀平民

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是在1964年建立的,前身是二战时代积极活动但在战后撤编的Z部队、M部队、特种独立连、海岸巡逻队等特种部队。澳大利亚是受到英国特种空勤团在马来亚反游击作战中的经验启发而组建的,积极介入了60年代的文莱-印度尼西亚动乱、60-70年代的越南战争、90年代的海湾战争、00年代的东帝汶冲突,当然还有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恐战争。

在建军思想、组织、训练和战术上,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仿效英国特种空勤团,可能由于流放罪犯后代和天高皇帝远的背景,作风更加彪悍,在越南战争中尤其受到美国友军的赞赏。不过在阿富汗,据说连美国友军都被吓到了。

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下属4个中队,每个中队约90人,下辖3个小队,分别为水上作战小队、空降作战小队和车载作战小队,每个小队由一名上尉指挥,下辖4个巡逻分队,在一名士官指挥下由5-6人组成。另有一个特种支援中队,一个战斗支援中队和一个通信中队,在爱狗如命、杀人入芥的新闻中也提到的军犬就是通信中队的。

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没有特别的制服,多元伪装服是澳大利亚陆军的标准作战服,只是特种空勤团率先使用而已。佩戴的土黄色色贝雷帽是独特的,黑底盾徽和带翼匕首上横书“勇者必胜”则是向英国特种空勤团的致敬,但这并不是英国特种空勤团或其创始人大卫·斯特林的原创,而且文字上不一定是英文,可以是法文、拉丁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其中英联邦国家特种部队大多与英国特种空勤团有某种血缘关系,法国和比利时特种部队中个别部队也采用这一口号,渊源是二战期间英国特种空勤团的法国和比利时分队。

英国特种空勤团是作为高度精英化、特殊化的部队组建的,强调绝对的团队忠诚,具有高度的人事权和封闭的战术、训练、指挥体系,行动诡秘,经常连战区指挥官都无权过问。这也养成了傲慢、特权、无法无天和自我崇拜的传统。不管是否有血缘关系,英国特种空勤团成为欧美特种部队的蓝本,美国特种部队(包括三角洲突击队和游骑兵)也受到浓重的影响。英联邦国家不仅受到浓重影响,还在很大程度上因为各自的地理和历史条件,淡化了英国特种空勤团的精致,放大了彪悍和嗜血,尤其是常年处在镇压黑人前线的罗德西亚和深深卷入东南亚冲突的澳大利亚。必须说,爆出丑闻并不意外,对血缘相近的美英特种部队对战争罪行彻底调查更是必须。

远的不说,在反恐战争中,已知的恶性案件首先是“坎大哈屠杀”。

“坎大哈屠杀”发生时,美国陆军参谋军士罗伯特·贝尔斯(Robert Bales)驻扎在坎大哈的贝兰拜基地,这是美军陆军特种部队和海豹突击队的基地,但贝尔斯是基地警卫部队成员,并不是特种部队成员。2012年3月11日深夜,贝尔斯独自一人带上夜视眼镜和头盔灯,在作战服外套上阿富汗人的传统大袍子,走到基地外的巴兰迪村和阿尔科寨村,冷血残杀了16名阿富汗平民,其中9名儿童,最小的只有2岁,另有4名妇女、3名男子,其中包括一个4口之家和另一个11口之家。另有6人受伤。他在事后将尸体堆放起来焚毁,销毁现场。幸存者说,贝尔斯把家人叫醒后再射杀;把男孩拖出来,直接向嘴里开枪;并把妇女拖出来,反复把她的脑袋死命撞墙。大部分死难者是行刑式的头部中枪。但现场勘察发现,有些死者身上同时有刀伤和枪伤,难说是捅死的还是打死的。这得多大的仇啊。

基地的阿富汗警卫看到他进出基地,基地的美军哨兵也听到村里的枪声,但只是用望远镜观察,并没有出动搜查。美军倒是发现少了一个人,找人无果,还是他自己回来向上司报告的。有报道说,基地的监控视频显示,他回来时,镇静地自己脱下阿富汗人的大袍子,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但这一视频从未对外界公开过。事发时,基地周边没有任何美军行动。

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到,贝尔斯在事发后,自己向上司报告:“我把他们干掉了。”惊骇的上司当场把他关了起来。3月24日,调查人员宣布,事件是贝尔斯一人所为,他在第一次屠杀后,返回基地,一个小时后再次出发,进行第二次屠杀。他在隔夜与战友喝醉了,这本身就是违反战地纪律的。但阿富汗目击者说,至少有5、6个美军士兵参与,也有说法多达20人,但美国军方否认。

贝尔斯最初拒绝向调查人员交代,只是要求请文职律师,可能自以为没有证人,没有犯罪现场。但在2013年5月,贝尔斯最终认罪并坦白交代,以换取免除死刑。

贝尔斯的动机始终不明。他没有精神病史,事发前已经三次在伊拉克轮战,并非新兵。他在911后参军,在军中获得银质橡树叶陆军嘉奖奖章、陆军成就奖章、陆军优良品行奖章、国防服务勋章、带两颗服务星的伊拉克作战纪念勋章、全球反恐战争远征军纪念奖章、全球反恐战争服务勋章、陆军服务绶带、陆军海外服务绶带。可以说是饱受嘉奖的资深军人。他在2008年通过了狙击手考试,所以心理素质也没有问题。在法庭上,他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犯下如此重罪,也不记得有焚毁尸体的事情。他最后被判无期徒刑,不得保释,剥夺军籍。

罗伯特·贝尔斯

美军的战争罪行当然不至于阿富汗。2005年11月19日,美国海军陆战队一支巡逻队乘坐的悍马在哈迪塔村外的路上遭到路边炸弹的袭击,一人当场丧生,两人重伤。带队的参谋军士弗兰克·沃特里奇(Frank Wuterich)把旁边一辆伊拉克出租汽车里的司机和4名当地技校的青少年学生乘客拖出来,当场枪决,然后命令手下冲进附近的三间屋子,用扫射和手榴弹杀害19名平民,最年幼的3岁,最年长的76岁,另有2人受伤,3人逃脱(媳妇、2个月的婴儿和13岁的邻居)。沃特里奇在事后命令手下做伪证,指挥官也在报告中谎称遭到路边房屋里向外扫射才冲进去开枪的。

沃特里奇的同伙们以作证换取免予起诉,他的指挥官也愿意作证以免予起诉伪证,最后只有沃特里奇一人受审,被判失职、降职,但免予刑期。

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第七小队的艾迪·加勒佛(Eddie Gallagher)军士长也被控在伊拉克作战期间犯下诸多战争罪行,最严重的一起是在一次行动中,当着卫生兵和另外两名海豹突击队成员的面,用刀刺死已经受伤被俘、卫生兵正在急救的17岁ISIS人员。目击者作证说,他在无线电里边说“他是我的”,边走上前去,用猎刀刺死俘虏。这是日内瓦公约明确禁止的战争罪行。然后他和指挥官在尸体旁自拍,并把照片发给朋友。

目击者还作证,他在执行狙击手任务时,毫无必要地射杀一个无武装的老人和一个与朋友在一起玩耍的女孩。他还对朋友夸口,在80天执行任务期间,平均每天要狙杀3人。目击者还作证说,他会时常毫无道理地对街道边的房屋发射火箭弹或者用机枪扫射。

在海军调查期间,他威胁“叛徒们”不得告密,否则就干掉他们,因此被控妨碍司法。

加勒佛最后只有与尸体自拍、侮辱死者一项罪名被定罪,被判四个月监禁,与判决前的拘押抵消,所以实际上没有任何服刑期。其他都因为证据不足被开释。美国海军开始调查已经是案发一年之后,除了目击者,现场证据早就消失了。特朗普还在案审期间屡次干预,把监禁改为软禁。海军对加勒佛的降级处罚和开除出海豹突击队也被特朗普推翻了,恢复原军衔和职务。特朗普的倒行逆施连美军都看不过去,反对这样推翻军法系统裁决、滥用总统特权的做法。

除了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美军还在巴格拉姆基地监狱犯下暴行,多名囚犯被吊打致死,尸检发现死前有在酷刑中双腿被汽车碾压的迹象。加拿大军队也被控在知情的情况下,将被俘人员交给阿富汗安全局,坐视甚至鼓励酷刑拷打。英国媒体也报道英国特种空勤团成员因为非法杀害非武装阿富汗人受到调查。

2017年11月20日,国际刑事法庭立案调查阿富汗反恐战争期间各方战争罪行,包括塔利班、阿富汗政府军、美军及盟军、CIA等。2019年,国际刑事法庭在预审期间以美国和阿富汗政府拒绝合作导致几乎无法定罪和执行为由,指出“调查无助于达成正义”,拒绝了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正式立案的提议,检方随之上诉。2020年3月,法官彼得·霍夫曼斯基宣布,阿富汗是罗马公约的签署国,所以国际刑事法庭有权审理,而且初步调查显示“有足够理由相信在阿富汗存在战争罪行。”

2019年4月,美国吊销了本苏达的签证,理由是美国拒绝国际刑事法庭调查美国军人的战争罪行。2020年6月1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对国际刑事法庭的律师和调查人员吊销签证,并实行经济制裁。蓬佩奥还说国际刑事法庭是一个“袋鼠法庭”(闹剧的意思)。2020年9月2日,美国对本苏达和国际刑事法庭发起人和负责人之一法基索·穆丘丘科正式实行制裁。

历年战争给阿富汗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但在美军入侵后,塔利班从僵而不死到卷土重来,并非完全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缘故,美军和盟军的暴行“功不可没”。这些已经高调曝光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没有得到应有关注的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国和西方以反恐为名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据说要带去民主、自由、人权、法制与和平,但有多少无耻假汝之名,有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