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为解决征兵难问题 台防务部门连跳大神的也没放过

军迷圈

关注

蛙岛是一个话题宝藏,总是给我们创造笑料。

据台媒4月20日报道,中国台湾地区国民党“立委”陈以信日前与美国“非官方”特使陶德见面时,提到“台湾年轻人愿打仗,但不当兵”,这番神逻辑在岛内引发了轩然大波。

无巧不成书的是,就在这件事的前一天,台防务部门推动“提升后备战力”,新设“防卫后备动员署”。台防务部门负责人邱国正4月19日在“立法院”称,除了后备军人组织等,包括地方宫庙的义勇,都可以纳入后备动员相关组织:

啥叫“宫庙义勇”?听到这个词,我们大多数人想到的,恐怕是少林棍僧、武当七侠之类:

岛内媒体对“宫庙义勇”的解释是“为寺庙提供安保服务的志愿者”。

众所周知,台湾的宫庙文化比较发达。甚至连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都被奉为“伟慈真君”,有庙宇供奉。

全台各种寺庙、教会教堂将近1.5万座,平均每县市六百多座。其中广义的道教寺庙(包括妈祖庙)占了近八成,位居第一;佛教寺庙不到两成位列第二;一贯道超过百分之一,位列第三(旧中国反动会道门,在大陆已被肃清)。

如此众多的宫庙,平时要举办各种活动。比如,全台“三月疯妈祖”。每逢农历三月妈祖诞辰日,台湾祭祀妈祖的宫庙就会举办纪念活动。以台中大甲镇澜宫妈祖庙会为例,每年会举行9天8夜的绕境进香活动,会吸引上百万民众的参与。

这么大的场面,需要很多人手组织。其中,会有一部分人负责宫庙的活动现场秩序的维护,还有一部分人会参与文艺表演。比如,组成“阵头”作为游行的表演队伍,有车鼓、八家将、狮阵、龙阵等等。

这些活动的组织参与者,有些是临时的志愿者,只是临时报名帮帮忙,里面还有未成年的小朋友。但也有一些人,应该是比较固定的民间机构成员,专门负责相关工作。

出于表演的需要,这些人平时多少会学习一些拳脚功夫。香港武侠片中的黄飞鸿,经常参与庆典舞狮活动,放在如今的中国台湾地区,也可以算作“宫庙义勇”。

说到底,这帮职业“宫庙义勇”名义上是志愿者,实际上是靠着宫庙活动恰饭的民间社团。其中不乏地痞流氓,与台湾地区各地的黑势力也有联系。

台军“宫庙义勇”纳入后备动员,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台军准备吸纳“神兵”

招“神兵”的想法一出,很快被岛内网友疯狂吐槽:

有网友甚至吐槽,如果台湾“神兵”上战场的话,就像日本电影《天与地》中的诹访神军那样,很快就被上杉谦信的铁炮队突突掉了:

那么,明明知道这伙跳大神的是乌合之众,台湾防务部门为什么还要把他们纳入预备役呢?答案恐怕只有四个字:被逼无奈!

招募“神兵”的背后,凸显了台湾近年来募兵工作的困境。

近年来,为了吸引台湾年轻人当兵,湾湾募兵人员操碎了心,美女牌、公仔牌、动漫牌……花样百出:

为了吸引年轻人的眼球,中国台湾地区防务部门时常无所不用其极,搞出一些“没有最low只有更low”的洋相来。

比如,2018年3月,台防务部门公开发布的募兵广告,竟然多处致(抄)敬(袭)日本乐透彩票广告,两个主题风马牛不相及的广告,脚本的剧情、节奏、表情却高度相似:

不仅如此,这个广告的娘炮思维,连老蓝男赵少康都看不下了,在节目中对比两岸征兵宣传效果,公开吐槽岛内募兵“软软的”:

其实,这个募兵广告片总体还算正常,岛蛙军更low的募兵方式,更叫人哭笑不得。

比如,岛蛙军女士官为了募兵,连“以色诱人”的美人计都用上了,结果是,兵没招来几个,却招来一堆色狼性骚扰

▲“我想找人陪我,你愿意吗?”乍一看,还以为是岛内失足妇女拉客,然而,却是岛蛙军女士官线上招兵

为了完成上峰摊派下来的募兵任务,岛蛙军已经被逼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娃娃机招兵

▲佛系招兵

看了这些奇葩的募兵方式,岛内有网友吐槽:民进党已经快把募兵人员逼成传销组织了。

尽管募兵者都已经快疯魔了,然并卵,岛内年轻人的当兵热情却一路走低。

台湾资深媒体人黄暐瀚近日曝光了2020年10月岛内的一份民调。2020年,有台媒在中国台湾地区做的民调结果显示,18、19岁的台湾年轻人中,96%愿意自己或家人上战场,“愿意打仗”;但支持征兵制度的却只有12.5%,反对者高达87%。也就是说,96%的台湾年轻人愿意上战场,但有87%的人反对征兵制。

这,就是岛内青年对待兵役的态度。

烂和更烂是比出来的。同“愿打仗,却不当兵”的台湾年轻人相比,岛内那些宫庙义勇们,平日里跳大神时呼呼哈嘿,看起来就“很有精神”。这样一来,台军的新军种——“神兵”就呼之欲出了:

许多小伙伴关心的是,即将被纳入预备役的台湾地区“神兵”中,是否包括武僧或者习武的道士、神汉?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比起志愿者来说,武僧武道应该是极少数。

不过,假如岛内组织僧兵,能有少林寺十三棍僧或十八铜人的战斗力吗?能与日本战国时代的僧兵、日本二战末期训练的扛枪僧人相比吗?

据历史考证,少林十三棍僧救唐王纯属虚构;而十八罗汉更是虚构,有时还被香港电影恶搞:

亚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宗教武装,要数日本战国时代的僧兵,他们由下层僧侣、地方无赖和寺院领地上的农民组成,其强悍的战斗力不亚于武士。

僧兵势力最强盛时,日本著名的寺院,如本愿寺、延历寺、兴福寺、东大寺都拥有数以千计的僧兵。他们以宗教为掩护,多次介入日本的皇权、教派、贵族之争。

然而,当牛皮哄哄的日本僧兵,遇到正规军时,是什么表现呢?1571年,日本战国霸主织田信长派遣3万大军突袭比睿山,一战斩杀数千名僧人,一把火烧毁了比睿山佛寺,日本僧兵势力从此一蹶不振。此后,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两代日本霸主均对大寺院进行武力镇压、削减领地、没收兵器,曾经不可一世的僧兵就此根绝。

历史已经证明,有宗教加持的神兵,改变不了战场胜负。

如今,岛内耍花枪的草莓兵、加上这帮跳大神的神兵,能挡住解放军的雷霆一击吗?

▲2014年,台湾陆军特战4营520公里行军,走了23天,日行不到23公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