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俄打造双座苏57一举三得 或卖给中国的三个邻国

军迷圈

关注

作者署名:笑天

据美国媒体《福布斯》网站报道,俄罗斯正在开发一种双座型苏-57隐形战斗机,可同时引导多达4架先进的“猎人”隐形战斗无人机执行作战任务。

关于苏-57双座型战机的研发报告远非新鲜事,今年6月,俄罗斯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表示,俄罗斯国防部和苏霍伊设计局计划开发一款双座型战机,这将有助于战机的出口,并可能创造出更多的出口机会。

其实此前苏霍伊公司原本就应该开发一款印度定制版的苏-57双座型战机,该机称为FGFA,印度可以在国内进按许可证进行生产,但最终印度于2018年退出了该项目。但无论FGFA发展情况如何,它都可能有助于加速新型双座战机的研发。

像F-15E和“阵风B”这样的双座战斗机不可避免的出现重量增加的问题,并导致机动性不如以前太灵活。但双座战机更适合完成训练任务,因为飞行教练可以坐在后座上,必要时控制战机。正如一名俄罗斯国防部官员说的那样,这种(双座型苏-57)战机可以在飞行员的训练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它可以降低经验不足飞行员的心理压力。

而在战斗中,后座的武器系统操作官可以更有效的控制各种传感器、制导武器、电子战系统和无人机指挥系统,而前座的飞行员则专注于飞行。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款双座隐形战机,因为与传统战机相比,隐形战机改为双座型号要更困难,成本也更高。因此要在不影响隐身性能的情况下,对苏-57进行改装。而双座型的苏-57B有可能成为全球服役中的收款双座隐形战斗机。

此前苏-57与“猎人”隐形无人机协同作战的猜测已经有好几年了。在2019年8月,“猎人”开始在自主模式下与单座型的苏-57战机编队飞行。这也反映了俄罗斯在无人机领域落后多年后,正试图加快使用武装无人机,该国的第一架武装无人机将于2021年交付作战部队。

而控制无人机也正在成为下一代战机的重要特征,如英国“暴风雨”、法德FCAS和美国的NGAD(下一代空中优势战斗机)项目。但驾驶单座战机的飞行员如何在操作自己飞机的同时充分控制无人机?这可能需要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它可以忠实的执行飞行员的简单指令,同时对迅速发展的战斗情况作出自主反应。换句话说,就是用机器人控制其他机器人。

而后座的武器系统操作官就可以大大提高苏-57控制无人机时的生存能力。苏-57在2020年投入使用之前走过了一条漫长而坎坷的道路,第一架生产型的苏-57在正式交付军方之前就由于飞行控制系统的缺陷而坠毁;而且该机还在使用临时的发动机,而为该机最终装备的发动机还没有投入生产。

令人欣慰的是苏-57的批量生产工作终于开始了,尽管进展缓慢,但预计2021年仍会交付4架苏-57,在2028年之前完成76架战机的交付任务。与美国的F-35隐形战斗机相比,苏-57的机动性明显更好,但雷达反射面积似乎要大得多,特别是战机的侧面和后面。

与此同时,苏霍伊生产的S-70“猎人”是一种大型飞翼式隐形无人机,其作战半径约4000公里,能够携带多达2吨的对空和对地武器,预计该机将于2024年投入使用。然而生产型的S-70将在多大程度上解决其原型机发动机的隐身能力差的问题,目前仍存在不确定性。

一架苏-57可以指挥和控制多架S-70,扩大飞行员的态势感知能力,同时从多个角度进行扫描或攻击。而控制员可以将风险更大的任务交给无人机执行,如发射武器或使用有源雷达搜索敌方战斗机,吸引敌军传感器和武器能够探测并打击无人机,而不是指挥其作战的载人的苏-57。

但与XQ-58等廉价的“忠诚僚机”不同,“猎人”绝对是一款大型、昂贵的无人机,因此该机可能会较少以“自杀”式战术使用。虽然“猎人”无人机可以预先编程来自主执行任务,但其可能仍然需要一架载人的指挥机,与其共同潜入敌方领空,并保持短程指挥链路,以便在卫星通信链路受损时可以继续指挥控制无人机执行任务。

除了培训飞行员核指挥无人机作战外,双座型苏-57无疑仍以海外出口为目标。因为小国空军通常更喜欢能兼任教练任务的战机。据称苏-57的出口价格可能约为1亿美元。俄罗斯方面称,目前已有一些东南亚国家询问购买苏-57的事宜。这些国家可能包括印尼、马来西亚、缅甸和越南,它们都是俄制战机的客户。而在更远的中东北非地区,包括阿尔及利亚甚至土耳其都对俄制隐形战机表示了兴趣。

苏-57也有可能向印度出口,因为印度可能会想购买一款新开发苏-57双座型,只要该机能与印度的本土机载武器相兼容。不过由于印度会如何平衡其与美俄的关系,所以该机出口的前景仍然不明朗。印度也可能更愿意把钱花在国内的隐形战斗机项目上。

虽然俄罗斯制造双座型苏-57的可能性非常大,然而由于经济状况和国内工业基础的限制,目前俄罗斯已经大幅削减了众多国防项目的采购。因此苏-57双座机未来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