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美军探索新战法强化空基核威慑 反制对手弹道导弹

军迷圈

关注

来源:高端装备产业研究中心

导读

美军现役的B52、B1B战略轰炸机以及B2隐身战略轰炸机是美国“三位一体”核战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美军战略核威慑力量的关键之一。为保持空基核打击威慑能力,美军近年来围绕现役战略轰炸机开展了多方面的作战探索,主要包括战略轰炸机与五代机、加油机的远程打击模式,战略轰炸机的“动态武力运用”作战模式,以及战略轰炸机与盟国作战平台联合作战模式,以满足“轰炸机持续存在”的任务需求与“动态力量部署”的战略要求,进一步提升美军战略打击、远程突袭、近距离空中支援以及联合作战等能力。

战略轰炸机与五代机、加油机远程打击模式

B-2隐身轰炸机与五代机、加油机的联合演练

随着其他国家巡航导弹与弹道导弹的不断发展,美军愈发重视利用B-52与B-2等战略轰炸机进一步提升其远程打击能力的相关演练。

调研可知,美国空军早在2018年8月15日至9月27日就将3架B-2隐身轰炸机首次部署到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开展了B-2与F-22的共同演练、武器装载及热机加油战术训练等,以期能够在其关岛空军基地受到攻击时,从夏威夷基地对敌进行反击。而该次B-2轰炸机在希卡姆基地的短期部署,同样也体现了美军武力投放的战略灵活性。

美军针对B-2所进行的“热加油”演练,也体现了美军战略的改变,即由“非对称战争”向“大国间对抗”转变,这是美军以关岛基地遭到敌军导弹袭击为战争背景,演练其部署在美国本土或夏威夷基地的B-2轰炸机部队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转场飞行,进行油弹补给后,及时赶赴战区。

在演练轰炸机的“热加油”的同时,美军依旧重视为轰炸机空中加油的训练力度,除了对部署于本土的加油机展开训练,还对海外部署的加油机为本土起飞的轰炸机的空中加油进行了演练。美军于2020年5月11日,从美本土起飞1架B-1B飞往欧洲作战区域执行远程奔袭任务,其间该轰炸机与驻英美空军第100加油机联队的KC-135加油机进行空中加油演练,之后实现了飞越丹麦、波兰、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等国空域,并与丹麦空军的F-16、波兰空军的F-16与米格-29战斗机开展了联合演习。

集大规模兵力运用、模拟打击与联合远程反舰作战为一体的远程打击训练

2020年5月21日美空军第9远征轰炸机中队出动了两架B-1B轰炸机,从关岛安德森基地起飞,分别在阿拉斯加州、鄂霍次克海和日本东部上空开展了持续24小时的远程打击训练。该次作战训练呈现出分阶段持续进行且涵盖两个战区,训练内容极具复杂性的特点。

通过梳理该次远程打击演练的三个阶段可知,美军从关岛到阿拉斯加州演练的大规模兵力运用,强调的是兵力协同配合能力,适合于美军对战防空火力较为薄弱的国家和地区;模拟打击阶段则是美军利用战略轰炸机配合欧洲司令部对俄罗斯所实施的东西联合打击行动的实战演练,B-52H曾于其在2020年的关岛动态部署期间也开展过此类演练;联合远程反舰作战阶段中,美空军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了第3批共计3架KC-135R在日本东部上空为2架B-1B提供空中加油,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1架KC-135R为P-8A反潜巡逻机提供空中加油。

总之,该次涉及三个作战阶段以及两个战区的复杂远程打击演练,揭示了美军应对其所设想的潜在对手所采用的不同作战方式,以迎合其国家安全战略需求。并且依据美军在多个海域的持续演练情况推测,未来战略轰炸机与P-8A反潜巡逻机的联合反舰作战演练也将很可能常态化,以进一步提升美空军与海军的海上联合作战能力。

战略轰炸机“动态武力运用”作战模式探索

美国当前轰炸机正在逐步改变之前“持续进驻”的部署方式,转而基于“战略可预测,行动不可预测”的国防战略,进行了“动态武力运用”作战模式的探索,以实现其轰炸机等军事力量的全球投送,进而实现重大军事部署,这本身对于其潜在对手而言就极具震慑力。基于“动态武力运用”作战模式的构想,美军自2020年起,已经持续开展了战略轰炸机在美驻日基地的相关动态部署与作战演练。

图表:美军战略轰炸机的多次“动态武力运用”部署

资料来源:调研整理

此外,美军埃尔斯沃斯空军基地的B-1B还于2020年4月28日与4月29日,进行了32小时往返出击,并在南海上空作战,进一步展示了美空军在印太地区的动态部队部署模式。

根据调研可知,美空军的B-1B战略轰炸机现阶段已经在日本进行了系列动态部署与作战行动,仅2020年就有四架B-1B参加该型部署,并且部署于关岛美军基地的轰炸机以向亚太地区进行威慑巡航行动为主。此外,通过梳理美军轰炸机进行动态部署以及后续威慑巡航路线可知,关岛将是美军轰炸机最为重要的空中加油节点之一,而美军关岛基地处于重要的战略地理位置,集中了美军大量军事力量,是美军二线基地的核心战略支点,战略轰炸机的多次动态部署更说明了美军对于从关岛基地起飞轰炸机进行出其不意的远程打击的意图。

2020年4月美空军B-1B与来自日本三泽空军基地的F-16、日本航空自卫队的F-2的双边联合训练

总之,美军正在调整和优化其军力部署,而战略轰炸机的动态部署以及与盟国等战斗机的联合作战演练,必将大幅提升美军全球远程力量投送能力与灵活性,以及多国联合作战能力。

美战略轰炸机与盟国作战平台联合作战探索

美国空军近年来持续开展以战略轰炸机为核心的模拟攻击等演练,其用意不言而喻,主要意图利用战略轰炸机的大载弹量、高航速与长航程,配合对地、对海精确攻击武器,对其他国家的水面舰艇、地面目标等实施精确打击。在此将2019年3月以来的部分相关演练或训练梳理如下表所示。

图表:以美军战略轰炸机为核心的演练与训练

资料来源:调研整理

由上表可以看出,美军持续开展轰炸机与战斗机、反潜机、航母、濒海战斗舰以及核潜艇的多种协同作战演练,并进行了多次防区外武器训练活动,其主要目标在于提升战略轰炸机随时随地部署的能力,轰炸机与战斗机的协同作战,以及轰炸机与海军作战平台的海上联合出击能力。

其中,美军的战略轰炸机在北欧、黑海沿岸空域分别对俄罗斯几大重要城市进行了核打击模拟训练,并注重战略轰炸机的多路攻击,以及在战斗机、反潜巡逻机以及濒海战斗舰等配合下的地面打击与反舰作战等模式的探索。由此可知,基于多型空基力量的联合,与盟国或伙伴国的作战平台联合以及海空联合等,美军正致力于探索战略轰炸机配合下的远程攻击、多路夹击以及反舰等作战模式,以提升其在空基战略核威慑下的作战能力。

近距离空中支援

除了远程打击之外,近距离空中支援也是美军对战略轰炸机的作战能力诉求之一,并对不同型号的轰炸机联合作战,以及轰炸机与战斗机的联合等进行了相关演习演练。

图表:美军轰炸机配合下的近距离空中支援演练

资料来源:调研整理

调研可知,美军在对轰炸机的远程支援演练中,由美国海军陆战队以兼具传统与现代的方式将目标位置传输给B-2,并呼叫空袭,由B-2与B-1B共同对目标实施打击,完成支援任务。美军B-1B与B-2的联合空袭演练,展现了美军对其轰炸机的作战方式探索,即由B-2攻击敌方,实现精确打击并打开防御缺口,再由B-1B快速补射以进一步扩大战果,增强B-2的突防作战效果。在此过程中,由盟国或伙伴国的战斗机为轰炸机护航,以保障轰炸机的生存能力。

其中,B-1B具有长航程、超音速航速与超低空突防能力,素来是美军在亚太与欧洲地区的重要战略震慑力量,其能够携带大量远程防区外空对地导弹、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和远程反舰导弹等,具备远程防区外打击与反舰能力,本身具备对潜在对手的邻近海域超低空抵近,而后向上升空、投弹,最终转向高速离开的突防作战能力,其与B-2隐身轰炸机配合,必将使突袭作战事半功倍,从而有效完成空中支援任务。

从怀特曼空军基地出发的B-2(奔赴澳大利亚与B-1B进行空中支援训练)

此外,美军还对轰炸机空袭未设定目标进行了演练,这将十分有利于提升美军轰炸机在瞬息万变的实战环境中的灵活应战能力。

美先进主力战机的核打击作战探索

美军除了演练战略轰炸机配合下的动态部署作战、远程打击以及近距离空中支援等以外,还在深入研究B61-12核弹等机载武器,以实现先进主力战机的核打击作战能力。在此仅以B61-12核弹为例,进行简单梳理。

B61-12核弹

升级版B61-12核弹体型轻巧,采用了新的控制系统,使用内部导航系统(INS)确定其相对于目标的位置,估计精度约为30米。其TNT当量为50乃至百万吨,兼具战略核打击与战术核打击能力。美国政府计划建造480枚B61-12核弹,预计将于2025年开始交付,除B-2之外,B61-12核弹还将被挂载于F-15、F-22及F-35,乃至下一代战略轰炸机B-21等美空军的主力战机之上,届时这些战机将兼具常规打击与核打击能力。美军已经对多型战机进行了挂载B61-12的测试。

  • 2018年7月,B-2轰炸机搭载B61-12核弹进行了首轮实践;

  • 2020年3月10日F-15E战斗机携带B61-12核弹,于埃格林空军基地参与大规模核战演习;

  • 2020年11月F-35A投掷了B61-12战术核弹,由此说明美军的F-35系列隐身战机大概率已经具备了发射或投掷战术核弹的能力。

F-35A投掷B61-12

除了战略轰炸机以外,能够装备B61-12的五代机F-35未来将具备的作战能力同样不容小觑。F-35隐身战机本身就配备了先进的AN/ASQ-239电子战套件、数据链路以及多型武器,具备强大的电子战与常规打击能力,能够实现多架F-35战斗机的自行组网,未来装备B61-12核弹实现核打击能力,再与战略轰炸机联合作战,所呈现的核威慑与核打击能力不言而喻。

此外,据称德国的“狂风”战斗机也具备携带B61-12核弹的能力。未来B61-12一旦投入使用,很可能如其早期版本核弹一样在几个欧洲国家进行前沿部署,而美国北约盟国则可能会在全面冲突期间承担运送,乃至投掷部分B61-12核弹的任务。加之美军持续与其盟国等进行联合作战演练,届时,先进战机与该型核弹配合下的打击能力毋庸置疑。

小结:根据美国《国防战略报告》的战略可预测性和作战不可预测性的目标,美国空军正在转变战略轰炸机等的作战部署方式,进行“动态武力运用”作战模式的探索,以加强战略轰炸机的全球远程投送能力,使美军能够实现在美国本土与海外地区更大范围内的作战。此外,美军还针对战略轰炸机配合下的多平台联合、海空联合以及与盟国的联合作战模式进行了探索,通过有关远程空地打击与反舰作战、多路攻击、近距离空中支援等作战演训,进一步提升美军在核打击威慑下的作战能力。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