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联盟军队坚不可摧!俄白“西方-2021”战略演习总结

军迷圈

关注

来源: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俄罗斯与白俄罗斯每两年举行一次联合战略演习(包括“西方”和“联盟之盾”)。9月10-16日,两国在俄境内9个靶场、白俄罗斯境内5个靶场及波罗的海部分水域,共同举行了今年的“西方-2021”联演。演习空间从加里宁格勒州延伸至沃罗涅日州和下诺夫哥罗德州,跨度超过2000千米。演习主要阶段在下诺夫哥罗德州的穆利诺靶场展开,俄总统普京、国防部长绍伊古大将等高层亲临现场观摩实兵行动。他们和不同国家的军队代表团共同见证了俄白联盟军队集群的高度专业化水准。

此次联演共有多达20万军人、约80架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760多套武器装备(包括290辆坦克,240门火炮、多管火箭炮和迫击炮)以及15艘舰船参加。同时,俄严格遵守2011年《关于建立信任和安全措施的维也纳文件》,在边境附近地区参演的兵力总额不超过6400人。

在演习主要阶段,俄军西部军区的兵团、部队和分队,以及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印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的代表团参加了实兵对抗训练。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的军官作战组参加了司令部演练,中国、越南和缅甸武装力量派出观察员。

本次演习吸收了包括叙利亚军事行动在内的近几场武装冲突的经验,以及训练期间经过测试的新作战样式。比如,在穆利诺靶场的双边对抗科目中,采用了“穿透攻击”方式。这是部队最复杂的训练类型,需要双方行动的高度协调。在火力毁伤假想敌行动中,按照“侦察-突击综合体”和“侦察-火力综合体”编组,广泛使用航空武器、攻击无人机,火炮、导弹和多管火箭炮,TOS-1重型火焰喷射系统及远程布雷系统。

在机动防御过程中,白俄罗斯军队的坦克分队在俄军西部军区摩步兵的协同下,使用“翻滚”战术,即在烟雾和气雾的掩护下,从一条防线交替撤退至另一条防线,诱导假想敌先头部队进入火力伏击圈和布雷“口袋阵”中,之后发动猛攻,迫其转入不利的突击方向并提早将主力部队投入战斗。为了将假想敌拉入“口袋阵”,联盟军队集群密集使用了GMZ-3履带式布雷车和米-8MT空中布雷飞机。在不改变地雷总数的情况下,调整了雷场密度,增加了雷场纵深。

为达成战役伪装目的,俄白联盟军队集群使用了能够欺骗敌方太空和空中侦察平台的3D仿真模型,用于模仿坦克营阵地、“山毛榉”和S-300防空导弹营发射阵地,干扰敌人的武器制导系统和航空武器系统。

首次在机动防御行动中使用“天王星-9”机器人系统,为摩步分队变更部署提供侦察和火力支援保障。依托强大的通用化武器,“天王星-9”能够在保障己方军人生命安全的前提下,摧毁敌方的火力点和防御工事,对抗敌方的坦克、作战装甲车和有生力量。“疾驰”战术激光系统负责保障机器人分队的行动,其功能是搜索和压制2000米半径内的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的光学侦察监视设备,进而干扰敌方武器的瞄准射击。

防御分队“侦察-火力综合体”编设“溜蹄马”“燕子”“海雕-10”等型无人机(使用最新型“棱面”120毫米激光制导迫击炮弹)和机器人系统(使用“调解人”非制导航空武器),为部队机动提供掩护。

炮兵集群下辖12个“姆斯塔-S”自行榴弹炮营,负责为防御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同时,140多门改进型152毫米自行榴弹炮集中防御火力,消灭了假想敌的火炮、迫击炮、坦克等装甲武器,以及反坦克武器和有生人力,迟滞了假想敌预备队的机动展开。

“姆斯塔-S”自行榴弹炮装有1门152毫米火炮,能够发射高爆弹、干扰弹和“克拉斯诺波尔”制导炮弹。其射速超过每分钟10发,高于其他火炮系统。该型榴弹炮配备新型自动火控系统,提高了瞄准速度。操作人员可使用数字地图进行测量和瞄准,显著提升了在复杂地理和气象条件下的射击效率。

为击退敌人的空袭,俄白联盟军队集群组建了若干由防空、电子战、三防分队构成的混编战术群,使用改进型“箭-10MN”和新型“柳树”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摧毁了假想敌的空中兵器。在反空袭作战行动中,还动用了改进型“通古斯卡-M1”弹炮合一防空系统。该系统可使用机关炮摧毁4千米范围内的空中目标,使用导弹武器则可将打击半径拓展至10千米。

在防御行动阶段,R-330Zh“居民”无线电干扰站压制了敌方无人机的指挥信道。

最新型B-19步战车配备“时代”作战模块,为主要防线上的防御部队提供了火力支援。“时代”战斗模块由自动搜索、识别和监视系统构成,可为车组成员拟制火力毁伤计划。B-19步战车排编设若干装甲作战组,前出至联盟军队集群的防御前沿与假想敌交战,用以在固守关键防线、阵地和地区时增强防御作战的灵活性和稳定性。该型步战车装备57毫米自动加农炮、“短号”反坦克导弹发射装置和新型“宝剑”导弹系统,可摧毁敌人的火力点和轻型装甲车。

苏-35S歼击机和卡-52“鳄鱼”直升机为空降突击梯队提供了掩护和火力支援。为夺控降落场、保障主力部队空降,机动梯队的先头分队搭乘米-8MTV-5直升机,利用特种装置从20-25米高度完成无伞着陆。

卡-52的机组人员使用“旋风”激光制导反坦克导弹和30毫米自动机炮攻击假想敌目标,为先头分队着陆提供火力支援。空降兵特种任务旅还编设远距离侦察群,负责保障航空火力校正和预先查明降落场态势。

在防御行动阶段,首次在诸兵种合成分队中编入“天王星-9”和“涅列赫塔”侦察/火力支援机器人。“天王星-9”直接在防御分队的战斗队形中参与作战,使用“冲锋”反坦克导弹、PDM-A火焰喷射器、30毫米自动加农炮和PKTM机枪,摧毁了3000-5000米半径内的假想敌有生力量和装甲车。“涅列赫塔”机器人的战斗模块装有12.7毫米“绳索”机枪和AG-30M30毫米榴弹发射装置,可遂行侦察、火力校正、快速运送弹药和装备等任务,在防御行动中负责为先头分队提供侦察和火力支援。该型机器人还可嵌入不同用途的战斗模块,执行多样化作战任务。此外,联盟军队集群还使用了“天王星-6”排雷机器人,与工兵分队一道清理雷场。

为防止假想敌预备队的抵近滋扰,工程分队设置了1.5千米长的多排火力弹幕。其使用特点是沿三条防线同时引爆。燃烧弹和其他大量燃烧装置有效干扰了假想敌武器装备、通信和指挥系统的正常使用,并极大削弱了敌方士气。

需要指出的是,演习期间还首次测试了“耕作”侦察火力综合体(火箭布雷车)和TOS-1A“日炙”重型火焰喷射系统协同使用的新方法。“耕作”系统可一次齐射25联装122毫米火箭弹,在15千米半径内建立600 X 200平方米大小的雷场。在实兵行动阶段,“耕作”系统在假想敌预备队前进方向远程布设反坦克地雷和反步兵地雷,毁伤敌有生力量、迟滞敌机动展开。两个TOS-1A机动作战组(每组编成10套TOS-1A系统)使用非制导火箭弹发动猛攻,对前进之敌造成最大火力毁伤。

与此同时,西部军区导弹兵团的4套“伊斯坎德尔-M”战役战术导弹系统,从距离穆利诺靶场50千米处的发射阵地,使用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对假想敌的指挥所和其他极其重要目标发动密集导弹袭击。

在西部军区第20诸兵种合成集团军炮兵分队的支援下,联盟军队集群使用多管火箭炮系统,对假想敌的极其重要目标发动了密集火力打击。

西部军区的炮兵分队使用“飓风”和“龙卷风”多管火箭炮系统,2S4“郁金香”240毫米自行迫击炮,以及2S7M“量角规”203毫米自行火炮,摧毁了假想敌的指挥所和弹药库。“前哨”和“海雕-10”无人机分队负责为炮兵火力校正和毁伤效果评估提高保障。

陆军航空兵旅出动24架米-8直升机为机动突击梯队的主力部队(隶属空降突击旅)提供着陆保障。米-24和米-28N攻击直升机负责提供火力掩护。“萨尔玛特-2”轻型特种车辆与米-8直升机人员同时着陆。该车配备12.7毫米机枪和AGS-17榴弹发射装置,可由直升机通过外部吊运或舱内装载运输,具有高机动性,能够保障机动突击部队快速占领指定区域。

同样在穆利诺靶场,俄军驻乌里扬诺夫斯克独立空降突击兵团的分队与白俄罗斯的坦克分队,首次在统一行动方案框架下,协同完成火力突击任务。为增加空降分队在射击地线的力量,俄军空降突击营的装甲作战组携最新型BMD-4M空降战车进行空投,白俄罗斯军队的装甲作战组则携T-72B坦克完成空投。

值得注意的是,BMD-4M采用现代武器系统,装有1门100毫米2A70型线膛炮和1门30毫米2A72型机关炮,其火力范围可覆盖假想敌第一梯队的指挥所和预备队,能够为空降行动提供稳定保障。

为阻止假想敌预备队展开并支援己方进攻部队,战役战术空降兵在军事运输航空兵的协同下,首次完成1个整建制BMD-4M空降营(隶属俄军驻图拉州空降兵团)的空投。印军20名空降兵编入俄军作战队形,使用自己的伞降设备参与了空降作战行动。行动期间,俄军共出动21架伊尔-76MD运输机遂行空降保障任务,在800-1100米高度同时向2个着陆场空投兵力。苏-35S负责提供空降掩护。总共有300多名俄罗斯空降兵、20名印度空降兵和30多辆最新型的BMD-4M空降战车被投送至作战区域。

俄白联盟军队集群在转入反攻行动阶段,为打击新判明的假想敌目标,使用RPO-PDM火焰喷射器进行密集火焰喷射。反坦克分队则使用“风暴-S”反坦克导弹系统消灭了假想敌位于冲击出发线的装甲目标。“风暴-S”配备无线电指令制导系统,装有射程400-5000米的“茧”130毫米超声速导弹。

演习期间组建了统一防空系统,负责对S-300、S-400防空导弹系统,“铠甲-S”弹炮合一防空系统,电子战系统及米格-31、苏-35等装备实施统一指挥,有效击退假想敌密集导弹-航空兵突袭,掩护己方地面兵力集群。

在反击假想敌进攻行动中,“铠甲-S”和“通古斯卡-M1”弹炮合一防空系统沿3条防线消灭2500米半径范围内的敌方火力支援直升机。配备“柳树”现代化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的防空分队也参与了防空作战行动。

在俄军摩步师、坦克旅,以及亚美尼亚和白俄罗斯分队转入进攻行动阶段,首次试验性组建了机动战术群。其基础由坦克分队和摩步分队(加强了“明暗界线”坦克支援战车和防空兵器)构成。此外,俄军还首次使用配备了制导武器、目标指示和监视系统的“溜蹄马”“前哨”无人机,为进攻部队提供支援。

为保障机动战术群和正在转入进攻的己方部队,联盟军队集群专门组建了由扫雷坦克、工程设备和TOS-1A“日炙”重型火焰喷射系统构成的机动保障分队。

此后,为夺取火力优势并消灭假想敌剩余的极其重要目标和预备队,俄白联盟军队集群使用强击航空兵、战役战术航空兵和远程航空兵,实施了密集航空突袭。空中行动共动用60多架飞机,包括若干苏-27MR侦察机、12架苏-25SM3强击机、16架苏-30歼击机、6架苏-35S歼击机、16架苏-34前线歼轰机、6架苏-24前线轰炸机以及6架图-22M3远程轰炸机。每架图-22M3在苏-35S的护航下,从1000-2000米高度投放8枚1500千克航空炸弹,彻底摧毁了假想敌的指挥所和其他重要目标。

在空袭行动中:苏-24MR侦察机负责预先侦察,获取空情态势信息;苏-35S歼击机负责接续开展高机动空中交战,夺取制空权;苏-25SM3强击机使用48枚航空杀伤爆破弹消灭敌方防空系统(在新型光电导航系统的辅助下,非制导航空炸弹的投放精度接近高精武器);4支苏-34歼轰机分队使用24枚500千克航空杀伤爆破弹,消灭了假想敌的极其重要目标和装甲纵队;苏-35S歼击机负责提供掩护。

航空兵采取双机编队或分队编组模式,位600-1200米高度区间遂行作战任务。俄军参演飞机隶属于驻利佩茨克州、沃罗涅日州、卡卢加州、萨拉托夫州和坦波夫州的军用机场。

在演习主要阶段,西部军区1个摩步营还组织了通过水障(奥卡河)科目训练。摩步兵在占领有利地段并获得舟桥保障后,在航空兵和炮兵的协同下,前出至敌方侧翼实施封控作战。舟桥保障行动的特点是,在河流流速2.5米/秒的条件下,快速组装一座长500米、承重超过120吨的浮桥。在烟幕的掩护下,西部军区的工程兵首次使用PTS-2两栖运输车、BAT-2战斗工程车、渡河架桥设备和牵引汽艇,建造了一座双轨浮桥,确保T-72B3坦克和2S1“石竹”自行榴弹炮快速通过水障。同时,工程分队还首次使用KFM新型工程气垫艇,可对计划通行地段和水障进行全天候工程侦察。该型气垫艇的主要特点是可在水上和陆上两栖机动,内置水声综合设备和便携式工程侦察设备,可对水障及其周边通道、河岸、冰面进行勘察。

仍需指出的是,西部军区还抽调物资技术保障分队和医疗保障分队,组建了修理修复组和后送组,负责对战场上受损的武器装备和伤员进行维修和后送处置。核生化三防分队则为后送行动提供了气雾幕保障。首先疏散车组成员,之后是战车。轻度损伤的装备由维修专家直接在战场进行修理,20分钟内即可恢复使用。为了将受损武器装备和伤员运送至装备收集区和野战医疗机构,联盟军队集群使用了特种运输设备、医疗设备,以及牵引运输车、起重机、医疗运输车、装甲救护车等作战车辆和特种车辆。

最后,演习以俄白联盟军队集群彻底击溃假想敌侵略作为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