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丢掉潜艇订单对法国打击有多大 美媒:再当不了领导者

军迷圈

关注

作者署名:笑天

据美国媒体《福布斯》网站报道,法国对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之间的新安全伙伴关系感到愤怒,这使人们意识到从法国这样的国家大规模购买武器的地缘政治风险。国有公司在西方相对少见,但对法国来说,海军造船业和国家几乎无法区分。

西方经济体仍在思考如何管理大型全球性的出口企业。对大多数西方国家政府而言,军火商们通常都是不安分的合作伙伴,这些军工企业和政府之间有一条清晰的界线。但在法国可不是这样,该国在与军工企业联合方面比大多数西方国家走得更远,这使得人们难以区分法国政府和军火商之间的关系。

鉴于法国政府对海军造船产业有着浓厚的兴趣,法国对美英澳AUKUS伙伴关系的强烈不满也反映出该国对军工产业的介入程度。从法国潜艇制造商法国海军集团公司的国有产权比例就可以看出,澳大利亚斥资660亿美元购买12艘“梭鱼”级潜艇的交易取消后,法国政府将受到多么大的打击。截至2020年,法国政府直接拥有海军集团公司62.25%的股份,并通过泰雷兹集团的投资间接控制海军集团公司另外35%的股份,而泰雷兹集团的部分股份也是由法国政府拥有的。

对法国来说,武器出口是国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国国防承包商也是全球军火市场上的重要参与者,为法国独立自主的国家安全战略提供支持。而武器出口也为法国获得了国际声望和巨额的利润。而且到目前为止,这种出口运作非常良好。2020年,法国出口了56亿美元的国防装备,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

但对美英澳AUKUS同盟的强烈反应表明,法国现在正处于十字路口。法国政府不能再继续同时扮演政府和国防承包商这两个角色。正如一些犯毒国家利用国家权力促进毒品交易一样,法国军火公司的利益与法国国家利益是紧密结合的,有时甚至无法将两者区分开。

在法国政府的支持下,法国军火商也可以自由的进行商业冒险,这些军工企业在竞标外国订单时可以利用法国政府提供的情报和外交工具。因此从本质上讲,法国的军火出口交易往往会引起争议。比如2010年末,法国赢得了一笔历史性的合同,向俄罗斯出售多达四艘“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但在2015年的克里米亚事件后,法国放弃了这笔交易。“西北风”级最终卖了埃及。

对许多法国大型军工企业来说,法国政府本质上是一份免费的保险单、领导者和战略顾问。而且在获得这些福利的同时,法国军火商还能够从事各种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不不必担心会产生什么后果。在法国政府的支持下,法国军火商就可以用其他外国公司难以提供的技术补偿、信息共享或知识产权问题转让等手段赢得武器订单。

外国企业很难与法国这种紧密结合的“全政府”的国防出口模式竞争。由于法国政府强有力的协调行动,在法国武器战胜竞争对手赢得出口合同后,就往往会有传言称法国是靠暗中介入经济间谍活动,或进行了商业贿赂而获得的订单。

法国因失去澳大利亚潜艇订单而做出的强烈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一家大型军工企业的最大项目出口失败可能会动摇法国的战略基石。这对法国的威望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原本法国可以凭借澳大利亚潜艇订单获得丰厚的利润,同时还可以在技术和地缘政治方面取得胜利。而且这样的胜利还是在没有进行贿赂或其他不正当行为的情况下获得的,法国理所当然的为赢得了一场“干净”的竞争而感到自豪。然而经过所有的努力,法国最后还是输掉了这笔交易。这是一颗难以下咽的苦果。没有哪个政府愿意承认其地缘政治的失败,和其重要武器装备技术上的不足。

法国失去潜艇订单的时间再糟糕不过了。就在法国总统大选前七个月,美英澳同盟突然出现了。法国的强烈反应很可能也反映出了马克龙总统的愤怒。除了潜艇交易失败带来的额外政治问题外,更让马克龙恼火的可能是因为,AUKUS挫败了法国领导并推进的欧洲防务一体化进程。

AUKUS的成立也打击了法国对战略自主权的核心。在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对抗中,法国一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凌驾于纷争之上”的国家,但这个愿望面临着真正的风险。从本质上讲,AUKUS提出了一个悲观的警告,即法国没有时间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不结盟”国家集团的西方领导者。

法国最初被排除在AUKUS之外,该联盟可能会成为“太平洋版北约”的基础,这也使法国的安全局势变得复杂化。在几年后,法国庞大的专属经济区以及一系列战略位置优越但控制不严的海外领土可能会受到侵犯。到那时,法国将不再是一个“不结盟”国家的领导者。它要么被迫选择一方,要么孤军奋战,受到威胁。

此外法国情报机构的能力也受到怀疑。长期以来法国在经济情报能力方面的巨额投资一直支持法国艰难的战略独立道路。但由于没有发现澳大利亚战略方针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法国的情报部门看起来远没有两周前那么强大。随着法国竞争对手越来越强大,法国对战略误判原因的分析将是一项很打击士气和耗费时间的艰苦工作

现在法国已经将国家的声誉置于危险之中,它将面临着漫长的回归之路和诸多自我反省。随着潜艇订单风波的过去,法国也将缓和与美澳的关系,并安排大使重返美国。不过法国需要重新评估他们对军工企业的态度。而其他国家在目睹了这场外交纷争之后,也要进行一些思考,特别要考虑从法国军工企业大规模采购武器是否安全。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