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军事

俄军攻克马里乌波尔耗时近两月 这座城市为何久攻不下

军迷圈官微

关注

来源:地球知识局

最近一段时间,乌克兰东部重镇马里乌波尔的名字在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里可谓频频刷屏——4月16日,俄罗斯国防部声称,已经完全消灭了盘踞在马里乌波尔市区内的乌军。

而随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就表示,若俄罗斯消灭了马里乌波尔的乌克兰守军,那么俄乌两国之间的和平谈判大门就会被关上,双方均针锋相对互不退让,更是给这座在战前显得名不见经传的城市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既是线下热火现实战,也是线上舆论造势战

(图:马里乌波尔市议会)▼

事实上,自2月24日俄乌双方爆发直接军事冲突以来,这座位于顿涅茨克州的城市始终没有被俄军完全攻下,即便到了将近两个月后的今天也是如此,俄乌两国在马里乌波尔的争夺上均下了大力气。

马里乌波尔离俄罗斯是非常近的

但俄军已经在这个点上用掉了太多的时间和成本▼

那么,马里乌波尔为何如此重要,引得两国如此重视?而这座城市又为何如此“难啃”,以至于公认的蓝星第二大军事力量花了这么久的时间,都不能将其完全攻克呢?

马里乌波尔,亚速海明珠

在俄乌两国之间的冲突升级为直接的军事行动之前,马里乌波尔在很多吃瓜群众眼里并不是一个受重视的城市,其受关注度远比不上顿涅茨克、哈尔科夫和卢甘斯克等传统意义上的双方拉锯区,但这并不意味着马里乌波尔这座城市不够重要。

是万家灯火,是安居乐业,是废墟遍地,是炮火连天

(图:wiki&壹图网)▼

马里乌波尔市,位于乌克兰顿涅茨克州,是一个坐落于亚速海海岸上的港口城市,其前身是一个建立在卡尔缪斯河出海口附近的哥萨克人营地。在沙皇俄国向欧洲方向的扩张过程中,此处优良的地理条件受到了沙皇政府的青睐,遂于1778年被正式升格为城市。

马里乌波尔所在▼

由于马里乌波尔临近富饶的顿巴斯煤矿带,同时又兼具良好的航运资源,其工业化进程很早就开始了。在沙皇俄国时期,沙皇政府迁了相当多的俄罗斯族人过来参与这里的建设,并在此地修建了大量的基础工业化设备。

顿巴斯资源带需要一个出海口对接亚速海

马里乌波尔是一个不错的选项▼

而等到十月革命后,新生的苏维埃政府全盘笑纳了这些前朝遗产,继续在此处下大力气经营,先是修建了今天让俄罗斯头疼不已的亚速钢铁厂伊里奇冶金厂

这两个工厂是乌克兰重工业的龙头企业

时代变了,人也换了,设备的更新换代却有点滞后

不过现在这个时期,生产能力已不再重要

(图:shuttersstock)▼

随后,苏联又投资兴建了环亚速海国立科技大学和作为顿涅茨克州立大学分校的马里乌波尔州立大学,配套的公路铁路也没有落下,连接顿涅茨克市和克里米亚半岛的铁路还专门分出了一条支线,专通马里乌波尔。

在苏联时期全方位城市化建设的推动下,马里乌波尔最终成为了乌克兰东部的冶金、机械和贸易重镇,而这座城市的重要性也从曾经的改名经历中可见一斑。

在苏联时期,习惯用一些重要领导人的名字冠给境内的城市,而马里乌波尔也赶上了这波浪潮,于1948年至1989年期间改名“日丹诺”,后者是二战期间苏联政府里的宣传口负责人,一度被认为是斯大林的接班人,而他就出生在这座城市。

可惜1948年就走了,比他还走的早

或许有接班的资格,但奈何没接班的命

(右边的是日丹诺图:Wiki)▼

苏联解体后,马里乌波尔的重工业生产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大量青年劳动力要么去了俄罗斯,要么去了欧盟国家,这也导致马里乌波尔的人口不断下降。

据统计,在马里乌波尔最繁荣时的1991年,全市总人口达到了52万人,而苏联解体后这一数字不断下滑,在2021年的人口统计中这里的总人口就只剩下约43万人了。

那都是枪响之前的“正常状态数据”

明年再统计下,人口估计要断崖式下降

(2022年3月 图: shutterstock )▼

尽管这里已经不复苏联时期的荣光,但马里乌波尔特殊的地理位置就决定了它必然是兵家必争之地。

从地图上看,马里乌波尔位于顿涅茨克州的西南角,正好卡在了俄罗斯控制的克里米亚半岛和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之间,距离俄罗斯西部重镇顿河畔罗斯托夫不远。

如果俄罗斯方面控制了这里,那么由顿巴斯地区到克里米亚半岛的陆上通道将会被彻底打开,进可威胁扎波罗热州全境,退也可守住亚速海一线;而如果乌克兰方面控制了马里乌波尔,那么他们就有机会破坏俄军的后勤线,进而威胁顿巴斯地区的两个“共和国”。

虽然其重要性与基辅、哈尔科夫不能比

但无疑是乌克兰在亚速海北岸最重要的战略节点▼

此外,马里乌波尔港还是乌克兰海军的一个重要基地。在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占领后,亚速海实际上已经陷入了俄罗斯的三面包围之中,若马里乌波尔这个乌东最后的出海口都被攻克,那么在亚速海变成俄罗斯内湖的同时,乌方将只剩下乌克兰西部的黑海出海口,这对于乌克兰这个相当依赖海运贸易的国家自然是难以接受的。

像别尔江斯克这种,2月份就被占了

马里乌波尔的重要性又凸显了一些

(图:shutterstock)▼

正因为坐拥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马里乌波尔才成为了俄乌双方争夺的焦点。

而除去地缘因素的考量外,驻扎在这里的乌克兰武装主要有极右翼民兵组织——亚速营

私人财团资助出的极右翼民族主义组织

曾自曝成员包括新纳粹主义分子

前些年一直遭受西方国家的罪行指控

(图:壹图网&shutterstock)▼

马里乌波尔,为何这么难打

在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发生后,顿巴斯地区被亲俄的乌东民兵武装所占据,但马里乌波尔一直被乌克兰方面牢牢地控制在手里,在8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扮演着两军对峙的前线要塞。

顿巴斯战争之后,马里乌波尔就成了乌军坚守之地

亚速营在此开始发展,一直亲俄势力无法攻破的区域

(图:壹图网)▼

考虑到未来俄乌一旦爆发冲突,乌东地区将立刻成为战场,乌克兰方面围绕着乌东民兵武装控制区一线做了大量准备,包括囤积物资、部署兵力,以及将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工事重新进行军事化改造,诸如亚速钢铁厂和伊里奇冶金厂这种在冷战期间就以备战为目的而改建过的建筑自然成了乌军眼里的宝贝。

扛过了二战,却扛不住分家后的“兄弟决战”

(图:shutterstock)▼

虽然名义上挂着钢铁厂和冶金厂的牌子,但这几座修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大型工厂本质上都是军民两用的,平时生产钢铁,战时可造坦克,而这种具备军事性质的建筑是很容易在战争中遭遇大规模轰炸袭击的。

为此,苏联在冷战期间对亚速钢铁厂和伊里奇冶金厂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目的是尽可能加强这几家军工厂应对战略轰炸和城市攻坚时的防御力,并能够快速恢复战时生产能力。

虽然已经“易主”了,但还是带着曾经的痕迹

(图:壹图网)▼

在这种思路的指导下,几家军工厂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以亚速钢铁厂为例,主厂区的占地面积足足有11平方公里,绵延数公里的仓库、厂房、高炉和烟囱可以为军队提供掩护,坚固的地下工事可以保护大量人员、设备和战略物资,甚至有人将其称为“末日堡垒”般的存在。

规模庞大的钢铁工业区

此外,亚速钢铁厂伊里奇冶金厂本身就是马里乌波尔的城市重心,位置占据城市中心,面积更是占了三分之一的城区,可以说在战争中,马里乌波尔≈两家大厂,两家大厂≈马里乌波尔,如此优质的工业要塞自然是乌克兰政府的重点改造目标。

亚速钢铁厂伊里奇冶金厂

加上战争初期俄罗斯对重武器的使用颇为谨慎,乌克兰方面凭借这两大要塞以及隐藏于遍地残骸中的反坦克武器,大大迟滞了俄军装甲部队的脚步,如果指望单兵推进,无疑会成为占据地利的乌克兰狙击手的活靶子。

总之,乌克兰在这里已经营8年之久,常规打法无论怎么打,俄军都要顶着巨大的损失才能拿下这座城市。

从2月24日围困至今,人员伤亡数量较大

武器装备损失较多,但还没有完全拿下这座城

(图:壹图网)▼

马里乌波尔,何时是个头

事实上,自从俄军于3月2日对马里乌波尔形成合围以来,乌军的防区就在不断缩小,3月末,俄军就已经基本控制了马里乌波尔的市中心地带,并将乌克兰军队分割在了三个包围圈里,但乌军凭借着坚固的工事仍能不断进行反击,俄军对此办法不多,只能一点点地进行推进。

3月29号大致状况

(图:www.understandingwar.org)▼

4月12日,驻守在伊里奇冶金厂的乌克兰海军陆战队36旅投降,随着后续作战的展开,目前俄军已经占领了除亚速钢铁厂外的所有马里乌波尔地区,同时亚速钢铁厂与港口之间的联络也已经被切断,钢铁厂目前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陆地孤岛。

投降之前,主力步兵已经伤亡惨重了

长期围困,弹尽粮绝,举起手来▼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俄乌双方围绕着亚速钢铁厂的争夺还将进行一段时间。

一方面,驻守在亚速钢铁厂的乌克兰军队主要以亚速营的核心成员为主,这群被俄罗斯方面称之为纳粹分子、被西方媒体称之为极端民族主义分子、被乌克兰政府称为保家卫国的英雄的团体,其对俄作战意愿极为强烈,恐怕难以出现之前36旅整建制投降的情况,估计仍然会凭借坚固的工事进行防守。

一方围堵一方坚守,还是靠远程轰炸消耗防御值▼

另一方面,目前俄乌在顿巴斯地区的大决战已经有了打响的迹象,双方都在大规模地调遣军队前往决战战场,俄罗斯方面恐怕不会花大力气来吃力不讨好地进攻亚速钢铁厂,而乌克兰方面也极难再分出一支兵力来对马里乌波尔进行支援。

小卡德罗夫下午发布的视频中

俄军和车臣部队还在继续用小飞机轰炸

(图:telegram)▼

在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状态下,亚速钢铁厂反倒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或者说,它的命运将由接下来的顿巴斯大决战所决定。

加载中...